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19)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19)

    最后,肖尧还是没有答应薛薛。
    分明上辈子,他如此纵容薛雅言,到这辈子却像平白增添许多顾虑一般。
    尽管薛薛能感觉得到,肖尧对自己应该是动心了的,然而不知为何就是不肯松口。
    虽然有些惊讶,薛薛却不烦恼。
    横竖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倒是后来,两人又上了一次床。
    起因是南江充满地域特色的夏季强降雨,伴随雷声轰隆,闪电不断,短短一小时便乌云压顶,降下瓢泼大雨。银白色细丝将整座城市笼罩起来,从窗外望出去,除了眼前物,便剩重重雨幕。
    薛薛是被惊醒的。
    心脏跳得剧烈,像是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一样。
    她用力喘气,同时平复心情。
    这是源于薛雅言的情绪。
    她闭上眼睛,试图对抗。
    然而在黑暗中,巨大的声响劈开脑海,灌入源源不绝的恐惧,在这样的情况下,光是要维持正常的呼吸节奏都变成一种奢侈。
    等薛薛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站在肖尧的房门前。
    茫然了片刻后,她迟疑地抬起手,轻轻敲了敲。
    肖尧很快就来开门。
    看到自己,他似乎毫不意外的样子。
    虽然当下脑子有点迟钝,进入肖尧的房间后,薛薛很快就明白过来。
    肖尧也知道薛雅言怕打雷。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瞬间,又有一些记忆涌了出来。
    薛薛默默消化着,同时打量起肖尧的房间。
    几乎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非常的干净、简洁。
    吸引薛薛注意力的是放在书桌右侧的两个大书架,摆满原文书和模型。
    她走近去看。
    飞船、碟状物、航天飞机……还有许多薛薛看不出来,但一看就十分精巧的小东西,每个后面都放了一张小卡片,写满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头疼的数学公式。
    “你还没睡啊?”
    她移开视线,目光落到肖尧身上。
    也就是到这时薛薛才注意到,男人的发梢还是湿的,一条白色毛巾就披在他的肩膀上。
    一看就是刚洗完澡的模样。
    不过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两点了。
    “嗯,准备要睡。”肖尧泰然自若地坐下。“刚和教授通完电话。”
    “现在?”薛薛挑了下眉头,诧异地道:“大半夜的教授还那么努力啊。”
    “不是。”肖尧解释:“他到国外出差了,有时差。”
    薛薛恍然大悟。
    她挠了挠脸颊,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
    空气中潮湿,泛着水气,屋外的大雨依旧不停地下,可薛薛再没听到扰人的雷声,反而是肖尧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变得格外清楚。
    温度在悄悄上升。
    或许是要缓解这既暧昧又尴尬的无声状态,肖尧在薛薛攥住自己衣服下襬,略显不知所措时,低声问道:“还怕吗?”
    薛薛眨了眨眼。
    “你从以前就特别怕雷声,每次打雷,隔着好几道门都能听见你的哭声呢。”
    这些事,莫说薛薛了,恐怕连薛雅言自己都没太大印象。
    她的确怕打雷,可受地理环境与气候使然,京市一年到头可能连一两声雷都听不见。
    而且她怕的是连续不停的轰轰雷鸣,如果打一声就停,忍忍就过去。
    “别打趣我了。”薛薛嗔道:“我们家隔音都加强过的,最好你是听得到。”
    闻言,肖尧低低笑了声。
    在光线昏暗的夜半时分,孤男寡女待在一处儿,让人要不浮想联翩都难。
    何况他们并非毫无关系,就在不久前的曾经,两人才在床上做过最亲密的事。
    或许是想到了同样的画面,透过那未关拢的窗户,好像有丝甜腻腻的味道飘了进来。
    嘴唇一动,肖尧明显是要说点什么,没想到话还没说出口,外头忽然一片刺目白光闪过,闪电先是扎破夜幕,接着,雷声大作,如同再次奏响的擂鼓,敲破平静,彷佛要震碎人的耳膜。
    薛薛发现,恐惧能带给人的影响,出乎意料地大。
    方才升起的遐思如坠入冰桶中的火星子,倏忽熄灭。
    摀住耳朵,闭上眼睛,她浑身颤抖着就要蹲下。
    “呜……”
    下一秒,薛薛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空悬的心重新落地。
    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她揪住男人的衣领,如同在门外的时候,接着踮起脚尖,直接吻上他的唇。
    那是急切想要得到安慰的表现。
    肖尧能感觉到她的不安和害怕,却不知道采取这样的方式究竟是对是错。
    有时候,接受和拒绝都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尤其当主人公本来便处在摇摆不定的状态时。
    顺从本能似乎就是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