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11)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11)

    和薛安邦、杨萧潇吃完一顿大餐回来,薛薛摸着鼓胀的腹部,满足地叹了口气。
    现在她是真的能理解,薛雅言为什么会那么后悔了。
    她是在父母的爱与包容中长大的女孩,又有青梅竹马的江小恬和肖尧陪伴在身侧,如果不是自己执迷不悟将满手好牌打得稀烂,应该会有大好人生才是。
    至少,不会落了个众叛亲离,不得善终的下场。
    打开房间门,薛薛本来打算先洗澡,然而眼角余光瞥见正在充电的手机后,她突然改变了想法。
    拔掉插头,按下电源键,一气呵成的动作中带着连本人都没察觉到的紧张。
    薛雅言这次出门一路上都是关机状态,不然也不至于联系不到人,薛薛来了后倒记得要开机,不过本来就所剩无几的电量在打给风扬后便宣告用罄。那时薛薛因为两人的事心情乱糟糟的,回家又接连要面对杨萧潇和薛安邦,等一连串事情处理完才想起手机没电了。
    后来一家子出去吃饭,她索性就把手机留在家里充电。
    已经满格了。
    有点强迫症的薛薛见状舒心地吁出一口气来。
    随着屏幕亮起,一连串的讯息跳了出来。
    跟着手机一并震动了下的还有薛薛的心。
    她好像有点头绪了。
    结果,薛薛把这个月和薛雅言有联系的号码发来的信息全部都扫过一遍。
    耐心地一页页往上滑,将所有历史纪录看完后两眼昏花的薛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才注意到原来已经十二点了。
    “呼!”
    干脆地把手机丢到一边,她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铺着毛毯的地板上。
    事出必有因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不过收获颇丰。
    尽管已经从薛雅言的视角看到她经历的一生,然而在读取记忆时,不重要或不相干的记忆会像雾化一样,变得模糊且不真切。
    所以薛薛也理所当然地忽略掉一些事。
    现在,倒是解开部分的谜团。
    薛雅言是被利用了。
    她从来都不傻,却总是在感情的事儿上犯胡涂。
    不懂掩饰,也不屑掩饰。
    所以有人看出来了,薛雅言喜欢风扬。
    高二、高叁这两年薛雅言和江小恬、风扬其实是有那么点渐行渐远的意味,尤其是高叁,大家都在为各自的成绩冲刺,又分别在两栋楼上课,能见面的时间也不多。
    然而已经有几次,薛雅言远远地看见风扬和江小恬走在一起。
    那么般配的两人,在年级上也早有流言蜚语传出来。
    只是这个年纪暧昧本来就不是多大的事儿,何况两人的成绩有目共睹,参加竞试也夺得好成绩为学校争了光,所以校方对此便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不管的。
    薛雅言也曾探过江小恬的口风,不过江小恬都否认了。
    正因为如此,在高考后突然被告知她与风扬在一起了,薛雅言才会如此难受。
    彷佛所有信任都喂了狗。
    这种事说来说去总是说不清的。
    江小恬有江小恬的理由,甚至出发点是为了薛雅言好,然而她似乎不曾想过,究竟怎么做才是真的对薛雅言好。
    或许,她也认为薛雅言难以沟通,所以第一时间便选择了欺骗和隐瞒,而不是痛快地坦承。
    殊不知对心思敏感的薛雅言而言,这样受到的打击和伤害才是更大的。
    只是没料到,还有人趁乱横插了一脚。
    那上辈子呢?
    薛雅言会从一步错到步步错,除了她自己钻牛角尖,执迷不悟,会不会也有其他人在背后推动,而不只是肖尧的纵容?
    思绪纷杂,薛薛想的脑壳疼。
    到这时她才记起,自己还没洗澡。
    麻溜地翻身,薛薛手脚利落地把衣物整理好后,边哼着歌边走去浴室,也因此,她错过了随后响起的电话。
    “你和小恬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薛薛装傻。“我们有怎样吗?”
    见女儿摆明不想多说,杨萧潇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真觉得妈什么都看不出来吗?”她的语气很温和。“我也是有经历过青春期的好吗?”
    闻言,薛薛放下筷子。
    她咬着唇,目光闪烁。
    “还是不想说?”
    薛薛摇摇头,又点点头。
    “好吧,妈不逼你,只是作为过来人还是想提点你一句。”望着低眉垂眼的女儿,杨萧潇语重心长地道:“知己难得,何况小恬那孩子也是我和你爸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品怎样,我们很清楚,对你如何,你应该更清楚才是。”
    薛薛依旧闷不吭声。
    杨萧潇叹了口气。
    “真有什么心结,要趁早解,不然闷着闷着,容易把好不容易攒起来的情分给闷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