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9)下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9)下

    “我和小恬已经在交往了。”
    “风扬!”
    薛雅言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们。
    血色像海水退潮一样自她的脸上褪去。
    和薛雅言已经接近一米七的身高不同,江小恬站在高大的风扬旁边看起来娇小玲珑,十分般配,尤其是今天两人恰好穿了同一品牌情侣款的球鞋,连衣服的颜色都显得那样相称。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薛雅言是局外人。
    唯独她自己还在自欺欺人。
    “骗人……”
    “骗人?骗人的是你自己吧。”强势地牵过江小恬的手,风扬将两人相扣的十指高高举起。“我不介意再告诉你一次,我和小恬已经在交往了。”
    “她是我女朋友,我是她男朋友。”俊美的青年一字一句清楚地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而你……不过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而已。”
    “不!”
    比起事实本身,对薛雅言而言,更伤人的是风扬的冷漠,还有江小恬的欺瞒。
    所以最后,虽然与上辈子的薛雅言面对了不同的情境,但就结果而言几乎是相同的。
    她跑去找肖尧,与对方发生一夜情。
    上辈子与这辈子的记忆交错出现,争先恐后地涌上来,让大脑彷佛一台因为接收了过多信息而当机的计算机,随着温度节节攀升,随时可能会爆炸。
    不自觉地,脏话脱口而出。
    江小恬以为那是针对自己而来的,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见状,风扬自然心疼。
    “薛雅言,你给我适可而止!”
    “风扬,不要那么凶。”江小恬扯了下风扬的衣袖。“言言她不是有意的,你别对她发火。”
    “小恬,你还替她说话?”风扬扭头看着失而复得的爱人。“你知不知道她……”
    “知不知道我怎样?”
    薛薛突然开口。
    顿时,两人彷佛被定住了一般。
    薛薛看着他们脸上如出一辙的表情,终究是忍不住笑了。
    这时候的风扬还只是个高中毕业,刚成年不久的青年,纵然有上辈子的记忆,却仍保留了年少时候的气性。
    所以他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
    “你笑个屁啊!”没理会江小恬在一旁拼命拉他,风扬径自对薛薛发出怒吼:“这事儿还不是你搞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笑啊!”
    此话一出,空气立刻安静了下来。
    薛薛并没有想到风扬这么不禁激。
    看来,对方要不是这几日才有了上辈子的记忆,意识正处于混乱当中,要不就是……
    “梦?”
    薛薛喃喃出声。
    “言言……”
    蓦地,激灵一打,她回过神来。
    江小恬的表情先是茫然,再是错愕,最后是不可置信。
    “风扬说的……是真的吗?”
    薛薛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
    事情不是她做的,是薛雅言做的,可现在自己顶着薛雅言的身分,否认并没有意义。
    更何况,风扬已经笃定了是她做的。
    上辈子那一笔笔的帐……
    “言言?”江小恬望着她。“你为什么不说话?风扬说的是真的吗?这件事真的是你做的吗?我不相信,只要你告诉我不是你做的,我就相信你。”
    江小恬到后来,与其说是在质问薛薛,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
    说服自己,不可能是薛雅言做的。
    薛雅言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按理,那时候她应该还不知道江小恬和风扬交往的事,就算有所察觉,在没证据的情况下,她真的会对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设下如此恶毒的圈套?
    旁的不论,单说时间便兜不上。
    就算是上辈子,薛雅言也在得知两人交往后就立刻负气出走跑去找肖尧了,那么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言言,你说话啊!”
    随着薛薛的沉默,江小恬好不容易恢复一点气色的脸再次变得一片苍白。
    那里面有太多情绪,复杂又沉重。
    恍惚间,薛薛脑海里闪过了许多画面。
    包括上辈子,在车祸发生那瞬间,江小恬望向薛雅言的眼神。
    “小恬,我和你说了,薛雅言她居心不良,根本就不值得你推心置腹,这件事就是她搞出来的,否则……”
    “就算是那样,我也要听她亲口说。”江小恬打断风扬的话,同时仍紧盯着薛薛不放。“言言,你为什么不说话?”
    抓不出前因后果的薛薛百口莫辩,最后只能无奈地闭上眼睛。
    “对不起。”她道:“我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