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9)上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9)上

    风扬撂下狠话后就挂了。
    耳边传来一阵嘟嘟声。
    薛薛颇是无语地摁熄手机屏幕。
    可想而知,在风扬眼中,薛雅言的形象有多么糟糕了。
    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其实在高一那年,风扬和薛雅言的感情看起来是比和江小恬更好的,可薛薛在经过前些世界的历练后一眼就看出来了,风扬把薛雅言当朋友,所以可以勾肩搭背,畅所欲言,却是将江小恬当作心尖上的人儿,小心翼翼,不敢唐突。
    后来高二因为两人准备数学竞试的关系,薛雅言便和他们疏远了些。
    可想而知,风扬和江小恬的关系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起了变化的。
    虽然在薛雅言质问江小恬的时候,对方支吾其词,不过薛薛能肯定,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在此之前,从记忆里江小恬的表现来看,她对风扬并无同侪外的情感,哪怕他们早已认识。
    初中那段过往,是在风扬心里撒下爱情的种子,于江小恬而言却无太大意义。
    “嗯……”
    还有风扬的态度也不太对劲。
    按理,高考结束,江小恬这时候才坦白自己与风扬在交往的事,薛雅言是从这时候开始钻牛角尖,行事越发地偏激起来,然而在这之前,薛雅言还是很正常的。
    风扬也是到和江小恬分分合合后,得知一切都是因为薛雅言从中作乱,背后搞鬼,这才磨光了两人间的所有情分。
    毕竟在此之前,风扬重情重义,对曾被他视为好友又是江小恬青梅竹马的薛雅言,还是多有忍让的。
    可风扬方才的语气,却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抗拒。
    “不应该啊……”将额头靠在车窗上,望着一幕幕掠过眼前的城市街景,薛薛喃喃道:“除非他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剎那,薛薛脑海中灵光一现。
    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性浮现。
    薛薛:“系统?”
    系统:“在呢,亲。”
    薛薛此时没心情抬杠,单刀直入地问:“风扬是重生的?”
    系统:“还是老话一句,气运之子的人生轨迹……”
    薛薛:“无法查询,我知道。”
    系统:“是的。”
    薛薛:“那我就默认是这样吧。”
    系统:“……”
    薛薛没理会突然跳出来的一串乱码。
    她本来以为,这会是一个轻松的世界,然而若风扬真的是重生的……
    “那也无妨。”
    横竖,她的任务还是会完美达成。
    想着,薛薛闭上眼睛。
    这时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中瞥了薛薛一眼。
    “人长得水灵水灵的,咋感觉脑子不太好使呢……唉,真是可惜了。”
    薛薛赶到的时候,风扬已经把那些小混混都给收拾干净了。
    从出生以来便被风家当作接班人来栽培的风扬,从小就接受专业的武术训练,一般的街头流氓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基本上是不可能从他手中占得便宜的。
    何况薛雅言拜托校外小姊妹找的,都是附近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年轻人,主要是为了吓吓江小恬,而不是真的希望发生什么事。
    然而,薛薛很难接受这点。
    许多意外便是因此而发生。
    在薛雅言看来无伤大雅的警告,一个弄不好,就可能毁掉江小恬的人生。
    像是上辈子。
    她悄悄握紧拳头。
    被风扬半搂在怀里的江小恬恰好在这时看过来。
    显然,她误会了薛薛的意思。
    “言言……”
    本来正在安抚江小恬情绪的风扬听到顺势抬眸一望。
    剎那,薛薛打了个冷颤。
    哪怕她不是薛雅言,依然会为这个眼神感到心惊。
    冷的螫人,冻的刺骨,彷佛利箭一样从那双黝黑、深不见底的双目中射出,若能化成实质,想必薛雅言此时已经体会到万箭穿心的痛楚。
    她强忍想要避开对方视线的冲动,迎着那好像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幸好,江小恬接下来的举动让风扬很快将视线收了回去。
    薛薛心下暂时安定。
    “言言。”挣脱开风扬的怀抱后,江小恬跑到薛薛面前。“你怎么来了?是收到风扬的消息吗?”
    闻言,跟在她身后朝薛薛走来的风扬冷笑一声。
    江小恬扭头瞪了风扬一眼。
    风扬这才收敛起脸上明晃晃的嘲讽,尽管如此,他对薛薛表现出来的敌意依然十分强烈,让江小恬是既难过又备感无奈。
    她总想着,慢慢来,总能找到一个可以让两人好好相处,两全其美的方法。
    原本只薛雅言一人就够头疼的,然而不知何故,前一阵子风扬对薛雅言的敌意顿生,薛雅言察觉不对后立刻就跑来质问自己,得知此事的江小恬在不知所措之余,又为薛雅言的不信任感到伤心。
    也因为这样,她忽然就不想和薛雅言坦白了。
    还未厘清风扬态度陡变的原因,贸然告诉薛雅言自己与风扬在交往一事无疑只会造成灾难。
    可她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