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8)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8)

    肖尧突然就移不开眼了,只是怔怔地盯着她。
    薛薛再次抓准机会,欺身吻上去。
    肖尧的唇是柔软的,肖尧身上的味道是干净的,在没见到真人以前,关于薛雅言的要求,薛薛其实是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衡量的。
    如今见对方甚合心意,既然如此……他的幸福由自己来给也未尝不可。
    想着,在同一个地方,薛薛再次咬了一下。
    第一次是试探,第二次是标记。
    所以这回,她是使了力气的。
    唇色浅浅,上头冒出一颗血滴子缀着,又红又艳。
    肖尧到这时才堪堪反应过来。
    “薛雅言!”
    他眉眼间染上清晰的怒气。
    既气自己榆木脑袋,对薛薛的偷袭毫无招架之力,再一次上了她的当,又气薛薛嘻皮笑脸不知反省,拿亲热当儿戏,说亲就亲,丝毫没有保护自己的自觉。
    男人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阴沉。
    这样的肖尧也很好看。
    清俊的相貌,温柔也给人一种如月光般清冷浅淡的感觉,然而现在,加了表情的变化后,看起来更真实也更鲜活了。
    不再遥不可及,充满距离。
    尤其是在瞬间爆发出来的荷尔蒙,勾得薛薛蠢蠢欲动。
    “帮帮我吧,肖尧哥哥。”她望着肖尧,声音绵软。“我知道错了,可是,我不想再错下去。”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冷却下来。
    肖尧的怒气更像是投入冰桶中的火星子,一下就灭了个干净。
    他看着薛薛,眼中情绪复杂。
    哪怕已经隐隐猜到对方的想法,还是多此一举地问了句:“怎么帮?”
    成了。
    狡黠之色闪过,薛薛还是维持一样的姿态。
    “我觉得,小恬之前说得其实很有道理。”她边说边觑着肖尧的反应。“也许我并不是非风扬不可,只是因为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一时钻牛角尖了而已。”
    闻言,肖尧没有接话,只是用眼神示意薛薛继续。
    “我本来觉得那是小恬拿来敷衍我的理由,可是刚刚醒来后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或许还是有点儿道理的。”
    “所以我想……”
    “你想怎样?”
    薛薛话没说完,停在一个引人遐思的地方,忍了忍,最后肖尧还是没忍住,主动开口问了。
    “我想……”眼珠子转了圈,薛薛故意拖长拍子。“也许,自己能找个人恋爱试试。”
    肖尧浑身一僵。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然而薛薛的眼神明确传达出一个事实。
    她是认真的。
    “你……”肖尧费了一番功夫才成功将言语组织出口。“言言,恋爱不是儿戏,你有想过这样草率的找一个人来恋爱……后果或许不如预期不说,甚至可能变得更糟糕吗?”
    哪怕极力压抑着情绪,薛薛也能从肖尧声线的起伏中听出来,男人对自己的提议有多不赞同。
    这是很正常的,她本来也没想一下子就说服肖尧。
    “不然你告诉我应该要怎么办?”眼睛微微张大,用力咬了下唇瓣后又放开,薛薛有些自暴自弃地道:“你告诉我更好的方法啊!如果,如果真的有更好的方法,你告诉我啊!”
    肖尧哪里可能想到更好的方法。
    关于恋爱这事儿,他完全没经验,一窍不通,也不曾将心力放在上面过。
    “言言……”
    “你别想呼咙我,我都知道。”薛薛一脸倔强。“帮与不帮就一句话的事儿,肖尧哥哥,你是男人,能不能不要这么磨磨叽叽的?”
    闻言,肖尧额角青筋一跳。
    “这不是儿戏……”
    “一句话。”薛薛才不想听那些狗屁不通的大道理。“答不答应帮我?”
    肖尧知道,这时候的回答很重要。
    他看着薛薛。
    嘴唇动了。
    “雅言,我们准备好了。”
    “准备好什么?”话一落下,薛薛脑子里突然闪过不少片段。“唉!等等!”
    出租车师傅大脚一踩,紧急煞车。
    薛薛被吓了跳,险些儿没尖叫出来。
    待会意过来是自己突然大喊让对方误会了后她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我是在和我朋友通电话,一时间情绪太激动了,真的不好意思。”
    闻言,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在的小孩怎么都一惊一乍的……”
    再叁道歉后,薛薛捂着嘴,小声地朝电话里的人道:“你先等等,不要冲动搞出事情来,我现在回去……什么?”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
    “薛雅言,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再打来了吗?”刚过变声期而显得格外低沉的男声透着满满不耐。“我再告诉你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小恬……”
    “小恬出事了!”
    打断风扬的话,薛薛又急又快地报出一串地址。
    “我刚下飞机,现在堵在车阵中,你赶紧先过去。”
    闻言,对面安静了一瞬。
    “风扬?”薛薛一度以为电话断讯了。“你有没有在听?喂?”
    “薛雅言。”薛薛听到对面传来低声交谈,猜测风扬现在应该也是在车上,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听到对方满含要挟意味的言词。“你这次最好没有骗我,我之前警告过你了,如果再有一次,休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