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7)上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7)上

    睫毛颤动间,梦境与现实交错,光怪陆离的景象如同棱镜般割裂成片,蓦地,她用力睁开眼睛。
    薛薛脸色非常苍白。
    甚少有这样的情形发生,让她一时间有点难反应过来。
    薛雅言的悔意太深、太浓、太重,沉甸甸地情绪压在心头,像无形的藤蔓缠住四肢,接着便发狠地想要将人拽往无尽深渊。
    若非她拚尽全力睁眼……
    薛薛想,这次的任务恐怕还没开始就要宣告失败了。
    “好险呀。”
    她苦笑着喃喃低语了句。
    回过神来后,薛薛正准备好好打量下周遭环境,然而还没来得及有动作,便听见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言言,你醒了?”
    十分悦耳的声音是充满磁性的男中音。
    眨了眨眼,薛薛慢半拍地意识到对方这是在叫自己。
    “嗯……”
    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陌生的青年。
    平心而论,皮相的确相当俊美,精致却不生半分女气,只让人感觉像水墨画般淡雅如雾,意韵深远,尤其是一对斜飞入鬓的剑眉,衬得下方那双桃花目是炯炯有神,熠熠生辉,彷佛敛进了银河星光一般。
    好看的男人,总是令人欣赏。
    何况肖尧身上还带有一种纯粹、干净的特质,对薛薛而言,那是更为难得的。
    “你还好吧?”见她垂下眼睑,避开自己的目光,肖尧上前一步,迟疑地道:“昨日……”
    “我记得。”薛薛开口,声音轻轻细细的。“虽然很模糊的,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着,她抬眸望向肖尧。
    肖尧这才发现,自己无法看透眼前的女孩了。
    在今日以前,薛雅言都是个直肠子,敢爱敢恨,好恶分明,肖尧只一眼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也因为薛雅言这样的性格,才让人总是放心不下。
    唯恐她被人欺负、利用了。
    殊不知,这反而助长了她的恶念。
    前尘往事,恩怨是非,并不是谁对谁错简单四个字就能说得分明。
    不过……
    “我会负责的。”
    “我不用你负责。”
    一样在探究彼此心思的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上嘴。
    肖尧无奈地看着她。
    “言言……”
    “肖尧哥哥,你我都知道,这只是一场意外。”薛薛朝他笑了笑。“你情我愿的一场意外。”
    蓦地,肖尧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撞进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杏眼里时,有些久远的回忆涌上,然而伴随而来,更多的却是非常陌生的感觉。
    肖尧曾以为自己已经厘清了对薛雅言的情感,然而在这一刻,他又忽然不是那么确定了。
    心动往往伴随心慌。
    “我……能坐到你旁边吗?”
    见肖尧欲言又止了老半天,最后就憋出这么个问题来,薛薛唇角微微扬起。
    “当然可以呀。”她拍了拍床沿。“这是你自己的床,怎么不能坐啊?”
    因为薛薛的一句话,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肖尧本来预想的很多应对方式在这时好像都不管用了,原本他以为,照薛雅言昨天醉酒时的态度,醒来后不说大闹一场,肯定也是难以接受现实,为此,肖尧甚至都做好被打骂的准备了。
    哪里能料到……
    他颤了颤。
    在肖尧坐下那刻,薛薛的指尖已经抚上他的脸颊。
    像是在触碰心爱之物一样,动作轻缓,带着一股缱绻的温柔。
    在两人视线擦过的瞬间,肖尧终于确定,眼前的女孩变了。
    只一夜的时间……
    蓦地,男人用力抓住纤细的腕骨,翻身的同时长腿一跨,将薛薛整个人压制在床上。
    锐利的目光像是闪着寒光的刀尖,一寸寸逡巡过她的脸,从漂亮的眉眼,挺翘的鼻梁,红润的小嘴,最后又重新定格在那双灵动的黑眸上。
    “你到底是谁?”
    他问,声音压抑,隐隐透出要挟意味。
    在肖尧极具压迫感的视线中,她唇角一弯,状似无奈。
    “突然问我这个问题,肖尧哥哥你是失忆了不成?”薛薛毫不闪躲,坦荡地直视对方的眼睛。“要不你觉得我是谁?一个昨天才跟你上床的人,你立刻就忘了她是谁吗?”
    肖尧听得出,这是在用激将法。
    本能告诉他有不对劲的地方,然而,从薛薛的脸上却又找不出任何破绽。
    于是,肖尧试探性地又唤了一声。
    “言言……”
    没料到的是,这回薛薛的反应更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