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5)下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5)下

    “我会对你负责。”“我不用你负责。”
    两人是同时开口的。
    肖尧望着她,眼里有薛雅言读不懂,也不想读懂的情绪。
    “言言……”
    “这是场意外,肖尧……哥哥。”薛雅言扯了下唇角。“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在薛雅言疑惑的目光中,肖尧一边仔细斟酌用词一边轻声道:“可照你说的,那个风扬已经和小恬在一起了,你们……”
    “并不合适”这几个字,肖尧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薛雅言的眼神。
    “连你也觉得我很坏对吧?”不待肖尧开口,薛雅言已经自顾自地说下去道:“他们都已经在一起了,我居然还想着要破坏他们的感情……”
    “言言……”
    “我其实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可是不能因为小恬先和他遇见了,就让我放弃吧?”她也不知道是要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肖尧听,语速又急又快的,彷佛后头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一样。“反正他们还没领证,没领证前就不是合法的关系,我和江小恬公平竞争,这没有什么的。”
    肖尧觉得,薛雅言这是在钻牛角尖了。
    然而,他这时不论说什么,显然薛雅言都是听不进去的。
    “肖尧哥哥……”
    薛雅言突然可怜兮兮地喊了他一声。
    “你会支持我的对吧?除了爸爸妈妈,我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人可以相信了。”
    这句话,触动了肖尧内心最柔软的一隅。
    曾经肖尧也有这样的感觉。
    在他还未来得及长大时,父母的骤然离世,让那时的肖尧有种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的错觉。
    后来,是江成昆和林彤给了他一个家,而江小恬和薛雅言的存在,让他不再孤单寂寞的同时也愿意试着打开心扉,再次接受这个社会的善意。
    “肖尧哥哥……”见肖尧不说话,薛雅言猛地往前扑进他怀里,抓着他的衣袖,泫然欲泣。“难道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怀里的少女,有双非常漂亮的眼睛。
    他至今都没忘记,当初薛雅言扎着双髻,穿着小洋装,好奇地望着自己,脆生生喊“哥哥”的模样。
    那是天使。
    是光,是希望。
    “我不可能不要你。”肖尧承诺:“我会永远陪着你。”
    虽然答案不够令人满意,也足以让薛雅言破涕为笑了。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她将脸埋进肖尧的胸膛,用手圈着他的腰。
    肖尧无奈又宠溺地将对方抱起来。
    薛雅言的想法是偏激而危险的,肖尧很清楚,然而,他总想着往后余生还很长,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慢慢地开导薛雅言。
    殊不知,人的执念是很可怕的。
    而他的这一陪,也间接赔掉了自己的未来。
    后续其实不用看,薛薛也大概能料到是什么情况了。
    风扬、薛雅言和江小恬分别考进同一所大学的不同科系,也开启了叁人接下来长达十年的爱恨纠葛。
    中间,风扬和江小恬因为薛雅言的关系分分合合,最久的一次,以风扬远赴国外深造告终。
    受到裂痕的感情是回不去的,然而那两年,大概是薛雅言和江小恬间势如水火的态势最为和缓的两年了,在肖尧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两人终于有了重归于好的可能。
    然而等风扬一回来,薛雅言就跟中了蛊一样。
    如飞蛾扑火,不管不顾。
    可她从始至终都没能真正介入两人的感情,不过是江小恬的退让和风扬的成全,才让薛雅言在这叁人行里有了名字。
    薛雅言或许也心知肚明,只不过她就是放不下。
    好像放下了就是认输了一样,宁愿在死胡同里撞得头破血流,将自己逼上绝路,将每个爱自己的人都伤害到心灰意冷,撒手不想再管了,才肯善罢罢休。
    可她忘了,时间是不等人的。
    裂口既然已经形成,就不可能完全愈合。
    薛安邦和杨萧潇,本来一直都保养得比同龄人要好,以和谐的夫妻关系为基础,家庭美满,事业有成,是邻里人人都称羡的模范夫妻档。
    然而因为薛雅言搞出的一连串事儿,刚过五十的薛安邦两鬓都白了,杨萧潇也是,常年愁容满面,让她脸上布满皱纹,远远看去彷佛七十岁的老妪一般。
    尤其是夫妻俩因为觉得自己教育失败,对不起江成昆和林彤,到后来两家也已经没在走动,也就逢年过节,意思意思打声招呼而已。
    本来他们也以为,女儿是年纪轻不懂事,再长大些就好了,可后来才发现,薛雅言在面对风扬和江小恬时,整个人是毫无理智的。
    两人说到嘴皮子都起泡了,面对打不醒也骂不听的女儿,甚至搬出要与她断绝亲子关系的狠话来,哪里想到,反而刺激了因为看见江小恬寄来的请帖而濒临崩溃的薛雅言,让她觉得,自己再一次被世界抛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