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4)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04)

    薛雅言其实已经隐隐感觉到了。
    可当事实被揭开,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眼前那一刻,她还是难以接受。
    那是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
    尚来不及感受喜悦,便先受到无异于晴天霹雳的打击。
    先是撞见风扬和江小恬两人在学校后门的榕树下接吻,再是江小恬亲口承认了这件事。
    “我和风扬在一起了。”女孩的表情是前所未见的认真。“我想过继续瞒着你,可最后还是觉得应该要告诉你,言言,我……”
    薛雅言忽然伸手狠狠地推了她一把。
    江小恬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后惊险地扶住一旁的桌子才没有跌倒在地。
    “你早就知道我喜欢风扬了吧?”薛雅言瞪着大大的眼睛,脸色胀红,目带水光,失控地朝她大吼道:“你知道我喜欢风扬,看着我傻傻的围着他转,觉得很可笑是吧?因为风扬喜欢的人是你,你很得意对吧?”
    “不是这样的!”江小恬本来打算保持沉默任由薛雅言发泄,然而听她越说越夸张,终于忍不住开口打断:“不是这样的,言言。”
    耷拉着眼皮,江小恬轻声道:“我和风扬,其实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
    “你骗人,我们初中的时候天天一起,怎么……”
    “是真的,初二的时候,我因为要参加英文演讲比赛,每天放学后都要留下来特训,你还记得吗?”
    薛雅言的确记得。
    她和江小恬从小就是冤家。
    不过是薛雅言单方面认定的。
    后来随着年纪渐长,其实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在很多事情上,薛雅言变得很依赖江小恬,对她来说,某种程度上,江小恬甚至比父母更能给她安全感。
    毕竟两人是同龄的,又从小一起长大。
    从初中开始,她们便一起走读。
    初二上学期,江小恬为了准备英文演讲,每天放学后要留下来集训两小时,那阵子,都是肖尧绕路过来带着薛雅言回家。
    “我和风扬,就是那时候认识的。”江小恬咬着唇,低声道:“虽然那时候我们就有交换联络方式,可后来号码被我弄丢了,我也没想过要再和他联系,谁知道……高中竟然又遇见了。”
    虽然极力压抑,薛雅言仍听得出来,江小恬那一丝藏于郑重语气下的欢喜和甜蜜。
    “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
    “是我的错,言言。”江小恬果断道歉,接着解释道:“一开始不提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后来,后来发现你喜欢他后,就更不知道该怎么提了……”
    江小恬痛苦地闭上眼睛。“风扬半年前已经和我告白过,可我用课业为理由拒绝他了。”
    “那你为什么又要答应他?如果拒绝了……”薛雅言脑子乱哄哄的,只是本能地发出质疑:“说到底,这些都只是借口吧?”
    “不是,不是借口,我本来真的没打算……只是……”
    “只是什么?”
    薛雅言忽地往前走一步,整个人的阴影都笼罩在江小恬的身上。
    江小恬明显不想再说。
    脸上的表情因为挣扎而显得扭曲,她闭口不言,只是用难过又哀求的眼神望着薛雅言。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想要伤害你。”
    “可你已经伤害我了啊。”薛雅言喃喃地道:“你让我觉得,高中这叁年里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
    顿时,江小恬哑口无言。
    她眸中的茫然渐渐化作坚定,正欲开口之际,却忽然听得薛雅言道:“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当你是姊妹啦。”
    江小恬猛地抬头。
    “言言?”
    “反正我从以前就不喜欢你,后来是妈妈要我学会长大,不可以再那么任性,我才同你玩的。”薛雅言扭过头不去看江小恬,好像这样就能将眼角的泪花藏起来。“我不会放弃风扬的,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情敌了!”
    说完,她也不管江小恬的反应如何,直接跑开。
    那天晚上,薛雅言并没有回家。
    薛安邦和杨萧潇急着找人,江小恬在听到薛雅言失踪的消息后,自责又懊悔。
    “都是我的错。”风扬过来时,江小恬已经哭到眼睛都肿了。“薛雅言就是个路痴,如果,如果她发生什么事……”
    “不会的。”风扬将她搂进怀里,细声安慰。“你别担心,我陪你一起找。”
    话落,手机铃声响起。
    江小恬忙不迭地接通。
    “哥!言言她……”
    “没事。”肖尧的嗓音透着疲惫,还有点儿,江小恬敏感地察觉,具体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的古怪。“雅言在我这里,你替我和伯父伯母报个平安。”
    “言言找到了?”来不及深思,听到薛雅言的消息,江小恬激动地拔高音调问。“好!她去找你了吗?”
    “嗯。”
    “那……我能不能和她说说话?虽然我知道她现在肯定不想和我谈,可……”
    “明天再说吧,她睡了,先让她好好休息。”
    “啊,好,好。”
    等电话挂断后,风扬问:“人找到了?没事吗?”
    “嗯,找到了,在我哥那儿,他说言言已经睡下了,让我明天再联络。”江小恬边说边穿上外套往外走。“你等我一下,一会儿我送你出去。”
    因为太过心急,步履匆匆的江小恬并未注意到身后风扬若有所思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