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2)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2)

    薛薛不知道单凭自己的几句话能不能稍微开解到穆戎,不过在男人主动提出要去旅游后,她想,多少还是有点用的。
    有时,跳脱框架就从转换环境开始。
    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除了和言可莉他们一起到隔壁市玩过,薛薛基本上都待在怀城。
    她也想趁这个机会出去看一看。
    所以在答应穆戎的当天薛薛就和薛辞提起了这件事。
    “穆家……”
    “穆戎都安排好啦,有朱栩和朱烽顶着,再说我们也不是要跑多远,就在国内开车自驾旅游,真有什么事还是联系得上。”
    听她这样说,薛辞就知道薛薛心意已决。
    “那好吧。”薛辞想了想。“记得设一下紧急联络人,有什么状况就打给我。”
    “嗯。”
    “还有爸妈那里……我就说你和朋友出去了?”
    薛薛点头。
    大概是感觉到薛薛和薛辞的感情相对融洽许多,林溪云和薛孟武很多时候都是透过薛辞来了解薛薛的想法,毕竟心结这种东西沉痾了数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开的。
    为此,薛辞常常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尤其是给薛薛和穆戎打掩护的时候。
    同住一个屋檐下,他就没这么小心生活过。
    不过心累归心累,被薛薛接纳的满足让薛辞这阵子连在工作上都表现出了十足的干劲来。
    连向来严苛的薛孟武都夸了几句。
    “但我觉得你还是要和爸妈早点说清楚才好,穆戎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对象啊,这样遮遮掩掩的总不是方法。”
    薛辞苦口婆心地劝。
    对此,薛薛的态度始终含糊。
    其实她早已经带穆戎见过薛茂和王小兰了。
    看到郎才女貌的两人站在一起是如此登对又般配,夫妻俩只觉得惊喜。
    本来他们就一直担心路祈盛的事会对薛薛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又碍于身分问题难以开口,如今见薛薛找到了真心相爱的对象,只替她感到高兴。
    何况穆戎生得俊,一身气势收敛后,沉稳斯文,风度翩翩的样子看起来就十分可靠,一下便拢络了两老的心。
    原本还担心穆戎会不自在,如今见薛茂没一会儿便和他推心置腹起来的样子,让在一旁看着的薛薛特别无奈,几乎要以为自己才是跟着男人来见公婆的小媳妇儿。
    不过,对此她是非常喜闻乐见的。
    薛薛爱穆戎,希望能填补穆戎人生的空缺。
    罗雪芬和穆一典的所作所为让父母这个词在穆戎心里变得比陌生人叁个字还不如,可薛薛仍旧希望能替他找回一点属于亲情的温暖。
    薛茂和王小兰就很适合这样的角色。
    比起薛孟武和林溪云。
    “薛薛,你有在听吗?”
    被薛辞的声音拉回思绪,薛薛轻轻应了声。
    “等回来再说吧。”
    闻言,薛辞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也知道薛薛没有立刻拒绝就已经算取得莫大的进展了。
    有些事,急不得。
    “那你们放轻松好好玩儿,家里的事情不用担心。”
    “好。”见薛辞贴心地转移话题,薛薛朝他笑了笑。“谢谢你啊,哥。”
    这一声“哥”比什么话都要管用,对薛辞来说,能听到薛薛这样喊他,哪怕要自己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
    尽管心里的遗憾经久不散,始终都在,薛辞也知道能像现在这样和薛薛面对面心平气和地交谈,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在正式出发前,薛薛和穆戎交往一事便曝光了。
    起因是薛薛按照约定带着穆戎和言可莉一起去吃饭。
    晚上十点,送她回家后,男人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去的,结果薛薛脑中灵光一现,在听到引擎发动的声音后又猛地转身朝穆戎的车跑去。
    见薛薛折返,以为她是有东西忘了拿,穆戎把车窗摇下。
    没想到薛薛竟用双手撑住窗槛,在男人探出头来那一刻,俯身印了一个吻在他的脸颊上。
    柔软的触感似娇嫩的花瓣。
    一触即分离,却让人回味再叁。
    “晚安吻。”她说,眼睛亮晶晶的。“祝我亲爱的穆戎有个好梦。”
    那大概是有生以来头一次,穆戎清楚意识到什么叫不受控制的情感。
    像拉开冰可乐罐的瞬间冲上来的绵密气泡,咕嘟咕嘟地覆满心脏。
    连心跳的声音都因此放大了无数倍,塞住耳膜,充斥在脑海,叫嚣着占有,渴望着亲密接触。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他会毫不犹豫地将人拉进怀里好好亲个够。
    然而……
    蓦地被男人伸出窗户的手扣住后脑杓,薛薛愣了下。
    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穆戎的唇已经贴了上来。
    这是一个不带情欲,却足够热烈的吻。
    舌头勾动,翻搅,在檀口中肆意征伐,舔舐的时候却又小心翼翼,尽显温柔多情。
    随着手臂的青筋暴起,大掌更用力地将薛薛往自己的方向压,可从始至终穆戎都牢牢记着护住她的头,以免磕到上方的胶条。
    拉近,分离。
    重复了数次后,穆戎五指一松,薛薛终于得到喘息的空间。
    双目含水,鼻尖通红,整张脸泛起漂亮粉色的薛薛连嘴唇都被男人吸吮到肿了起来。
    “你……”
    “你们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