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0)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70)下

    “如果薛辞没有照你想的去调查呢?”
    “薛辞?”伊梨摇了摇头。“他不会的。”
    “嗯?”
    “他虽然十分疼爱薛明珠,却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出乎意料地,伊梨对薛辞的评价颇高。“虽然接触不深,但我知道他是那种只要心里起了怀疑,就会想方设法去查明真相的男人。”
    “……”
    “你很不以为然?”看着薛薛面带嘲讽,伊梨眨了眨眼,猜道:“因为你觉得薛辞不是这样?”
    对此,薛薛不想评价。
    尤其是以薛春安的身分。
    对于薛薛的沉默,伊梨没有继续发表看法,只是笑了笑。
    “他是一个好哥哥,至少对薛明珠而言是如此。”
    “可惜……薛明珠不懂珍惜。”
    的确。
    但凡薛明珠再为薛家人多考虑一些,照薛孟武、林溪云还有薛辞对她的感情,事情怎么也不会演变到现在这地步。
    如今穆辉落败,以对方的心性脾气,薛明珠想必不好过。
    毕竟这两人都是从小就享受着身边人地偏宠长大的,在浓情蜜意的时候自然相处融洽,然而一旦粉饰太平的那层窗纸被捅破后,面临现实无情的磋磨,考验才正要开始。
    “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同一句话,却透出更深的感叹。
    薛薛望着伊梨。
    “没想到你会和穆戎在一起。”她看着玻璃杯中像雪山山巅一样绵密细致的白色泡沫。“命运这东西果然很难说啊。”
    “我到现在还记得,和穆子仰交往后,他第一次带我回去见穆戎发生的事。”
    “那男人可真帅。”
    “我脑中就这么一个想法。”
    “可惜太冷了,不然,也许我会想着再攀高枝也说不定。”
    “毕竟穆子仰都被我拿下了嘛,和穆戎交往,那可比跟穆子仰在一起能捞到更多好处呢。”
    虽然是半开玩笑的语气,薛薛却能听出她是认真思考过的。
    “你会看不起我的想法吗?”
    突然,伊梨问道。
    薛薛诚实地摇了摇头。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是常理也是常情,只要不越过道德底线,终究是个人选择的自由。
    薛薛自己或许不会这样做,可她也不会因此就去指责、看不起这样做的人。
    伊梨定定地看着她,好半晌后,忽然笑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
    那个“你”指的是薛春安。
    伊梨是独生女,虽然勾不上豪门的边儿,在一般人眼里却也是衣食无虞,不用为生活发愁的小康之家了。
    然而那只是外人眼中看到的表象而已。
    为了偿还老一辈的债,从伊梨有记忆以来父母就常年在外奔波,多数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面对空荡荡的房子。
    所以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钱有多么重要。
    哪怕后来生活越过越好,父母打回来的钱也越来越多,伊梨内心依然空了一块,那是怎样也填不满的空虚,所以她接近薛明珠,打入怀城富家子弟的圈子,以此汲取可笑的安全感,哪怕落在别人眼里不过跳梁小丑也甘之如饴。
    唯有薛春安是不同的。
    尽管态度冷淡,可伊梨看得出来,对方的眼中没有不屑也没有不齿,只是心性如此,还有出于对薛明珠的维护。
    真好啊。
    那时候她就想,薛明珠的命大概就是比自己好,认回来的姐姐非但不妒恨她,反而对她多有迁就和照顾。
    人比人,有时候真的能气死人。
    她想。
    后来她遇到了穆止仰。
    被人无条件喜欢的感觉太好了,伊梨虽然不爱对方,却渐渐陷在那只有自己能独享的温柔里无法自拔,所以最后,她自私地做了一个决定。
    出卖穆子仰,再拯救穆子仰。
    与穆戎有七分相似,又不被穆一典和穆辉怀疑的穆子仰,最适合用来做转移对方注意力的棋子。
    而伊梨则自愿替代了薛薛的角色,跟在穆子仰身边当障眼法。
    “你有什么条件?”
    当穆戎问出这句话时,伊梨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
    她朝穆戎笑了笑。
    “我不敢和您谈条件,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
    穆戎听完她的要求后,没有犹豫地同意了。
    “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论怎样都不会怀疑我也不会伤害我,只知道一味付出的傻男人……我只想牢牢抓在手里。”
    从穆戎那里已经了解前因后果的薛薛一下子就听懂了。
    “可能没办法再回来怀城啦,很可惜,不过有舍有得嘛。”她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个随身碟放到薛薛面前。“这是偷偷录下来的,虽然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让你回到怀北薛家,不过……对不起。”
    伊梨的脸上扬起释然的微笑。
    “以后大概也不会再见面了。”
    “这样说可能有点矫情,但我是真的羡慕薛明珠有薛春安这样一个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