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9)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9)下

    面对薛薛的提问,穆戎再次给出肯定的答案。
    “嗯,她是和穆子仰一起过来的。”
    “可是穆子仰……”
    “穆子仰怎么了吗?他是我侄子,我之前和你提过的。”久久没有得到下文让穆戎也摸不准薛薛在想什么,只能解释道:“穆一典的私生活混乱,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断过,穆子仰和他父亲也不过是在穆一典贪婪天性下的牺牲品而已。”
    因为这一句话,薛薛终于能确定,之前的自己大概率是想岔了。
    她觉得脸热。
    “我还以为……”
    见薛薛嘴唇嗫嚅着却没有发出声音,穆戎微微偏过头。
    “以为什么?”
    “……以为,穆子仰就是那个内鬼。”
    薛薛的音量放得很轻,若不是两人此时离得近,穆戎怕是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然而当听清楚后,男人却是沉默了一瞬。
    薛薛等着对方笑自己异想天开。
    没想到……
    “是他没错。”
    慢半拍才反应过来的薛薛错愕地张大眼睛。
    “可你不是说……”她眉头皱起。“等等,我现在有点乱。”
    见薛薛一脸懊恼,分明是苦大仇深的表情却充满古灵精怪的可爱,让牢牢压在穆戎心上的担子好像忽然间卸掉了重量般变得轻盈起来。
    原本难以启齿的也不再犹豫着该如何开口。
    “是穆子仰被穆一典利用了。”
    “他以为自己父母的死不是意外,而是我母亲下的手。”穆戎顿了顿。“毕竟她也不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闻言,薛薛一怔,抬眸。
    穆戎却没有看她,视线落在棉被上。
    “我之所以破例把穆子仰留在身边,就是觉得他和我很像。”
    “那种……挛生兄弟一样的像。”
    于是薛薛明白了。
    虽然年龄差不大,可穆子仰自幼丧父丧母,被养在罗雪芬身边和穆戎一起长大,如果照穆戎所说的,那看着穆子仰,对穆戎来说大概就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样。
    可终究是不同的。
    父母于穆戎而言说是仇人尚不为过,而穆子仰,他对父母的记忆虽然模糊、短暂,想象出来的画面却全部是美好。
    所以才会被穆一典加以利用。
    而穆戎给予穆子仰庇护,与其说是因为亲情,倒不如说是就像在庇护自己一样。
    少年时期的穆戎没有等到对他伸出援手的人,所以在有了能力以后,穆戎干脆充当起那个庇护穆子仰的人。
    某种程度上,也算圆了曾经遗憾。
    “那……是他伤了你吗?”
    穆戎摇头。
    “恰好相反,是他救了我。”
    “因为这样我才又给他一次机会,不然……我是不可能留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人在身边的。”
    有一就有二,穆戎不会在关乎性命的原则问题上心软。
    “所以……你在知道穆子仰就是内鬼后,拿朱烽当挡箭牌,让穆一典以为你已经落入他们的陷阱之中,开始行动。”薛薛试着厘清思路。“接着,你将计就计将他们引进来,然后发现自己被骗了的穆子仰反水,在关键时刻救了你一命,你也顺势将他们一网打尽,是吗?。”
    穆戎安静地注视着薛薛。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薛薛嗔道:“难道我猜错了?”
    “没有。”穆戎笑着摇头。“完全没错。”
    薛薛是故意把事情往简单了说,就像穆戎为了不让她担心,总是将过程中的惊心动魄用叁言两语带过一样。
    男人当下面临的难题与险境定然不是用只言词组就能描述出来的,然而现在,这些都成为了过去。
    薛薛不愿再提,穆戎也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已经被打落谷底无法翻身,再也掀不起风浪来的人物上。
    不过她很快想到另一件事。
    “那穆子仰和伊梨今天来做什么?”
    闻言,穆戎眸色一暗。
    “他们要离开了。”
    “我愿意原谅穆子仰的前提是他得离开国内,跟着朱决负责处理穆家在国外的那些产业。”
    “他之前过得太好,也被保护得太好了。”穆戎的语气冰冷。“识人不清,被挑拨离间险些酿成大祸,我能原谅他,可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原谅他。”
    “刚好我准备趁这时候将穆家做切割,国外的那一支有很多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产业,穆子仰过去跟在朱决身边也能见见世面,知道这世界不是以他为中心在运转,只凭借身分就能横着走。”
    莫名的,薛薛从穆戎的话中听出一股狠劲来。
    不过她也觉得穆戎做出这样的决定才是明智的。
    与其一辈子庇护穆子仰,让对方活成不知天高地厚的纨裤,还不如尽早放手,让他学会这社会的生存法则,继而摸索出能靠自己活下去的能力。
    穆戎已经仁至义尽了。
    薛薛想。
    “所以伊梨也会跟着去了?”
    “当然。”穆戎似乎觉得奇怪。“他们既是情人也是伴侣,伊梨自然会陪着穆子仰。”
    “唔,这样呀。”
    见薛薛目光闪烁,后知后觉的穆戎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他拧眉,不解。
    “薛薛,你为什么那么在意伊梨?”
    薛薛能说什么?
    因为你上辈子和伊梨发生关系了所以我怕这辈子你也会跟伊梨有一腿?
    真这样讲,莫说穆戎了,连薛薛都会觉得自己脑子不清醒。
    原本决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气势早在发现事情与自己料想的有所出入后就消失殆尽了。
    可惜穆戎不是薛薛肚子里的蛔虫。
    他只是单纯的好奇,并想深入了解。
    “薛薛?”
    穆戎催促她。
    进退两难间,薛薛干脆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