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7)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7)

    薛薛以为会被带到诫室。
    那是她与穆戎相遇的地方。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朱栩最后将她带到了七馆最顶层的房间。
    与薛薛第一次和穆戎做爱后醒来的地方有着十分相似的格局和截然不同的设计,整体以灰色调为主,没有昂贵的家具,奢侈的工艺品和用金钱堆砌出的富丽堂皇,看起来就是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地方。
    充满生活的气息。
    “我以为你们老板已经在等我了。”薛薛踏进房间后,转头就见朱栩还站在原地。“你不进来吗?”
    她疑惑地问。
    男人摇摇头。
    “老板的房间向来不允许外人踏足。”他解释道:“七馆整栋都是老板的私人住宅,但只有这一间是起居室。”
    薛薛了然。
    “那我……”
    她本来想说自己到外面等就好。
    “是老板让我将你带上来的。”朱栩赶紧摆手。“因为伊梨小姐刚过来……”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男人急着收声,动作大到差点儿咬上自己的舌头。
    然而来不及了,薛薛已经听到那熟悉的名字。
    “伊梨?”
    眉头一挑,薛薛盯着朱栩。
    朱栩最怕对方露出这样的眼神来。
    他在和女人打交道方面向来不擅长,连撒一点善意的谎言都会觉得愧疚不安,为此还被朱烽不只一次打趣过,直言朱栩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老古董。
    面对惊慌失措的男人,薛薛决定暂时放他一马。
    “算了。”她耸耸肩。“我一会儿自己问穆戎就好。”
    薛薛进到穆戎的房间。
    朱栩离开后,门也被关了起来。
    熟悉的淡淡檀香萦绕鼻间,让她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
    这是穆戎生活的地方。
    留着他身上令人备感安心的气息。
    薛薛环视过整体环境后,目光落在其中一隅。
    被拉起的窗帘挡住户外大半光线,室内因此显得昏暗,薛薛却没有开灯的打算,而是径自走到窗户旁摆着的一张木桌边。
    桌面干净干净,只有一本用蓝色皮革仔细包装着的日记放在上头。
    指腹轻轻抚过布满岁月痕迹的封面,薛薛内心好奇,却没有想翻开来看的欲望。
    然而在她转身的时候,手臂却不小心挥到了本子。
    从里面掉落出来一张照片。
    薛薛蹲下,将它捡起来后才发现,照片拍摄的是自己在车上睡着的样子。
    应该就是去大丘山那天。
    自己竟然睡到口水都流出来了。
    薛薛好笑地想,同时将照片翻过来。
    “我从来不奢望救赎。”
    “直到我遇见救赎。”
    “原来那不是光,而是生命之火。”
    穆戎推开房间门后,愣住了。
    窗帘被拉开。
    阳光明媚,哪怕冬季未过,也依旧热烈地拥抱着大地。
    而他等待许久的那一个人就坐在桌前。
    柔和的光影使薛薛姣好的侧脸镀上一层毛戎戎的金边,睫毛轻颤,眼睑低垂,一对漂亮的杏目正专注地凝视着手中照片,有温柔笑意从她微微扬起的嘴角渗出来,像夏天的蜂蜜柠檬汁,也像冬天的红豆甜汤圆,是只要看到,就能让人感觉幸福的存在。
    穆戎怔怔地瞧着,彷佛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美好画面。
    无数次的拯救他于黑暗和痛苦中的画面如今骤然出现在眼前,只让人怀疑这究竟是臆想出来的幻境,还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薛薛似有所感,回眸。
    这一幕,穆戎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
    从生到死,哪怕陷入轮回,过往眨眼间化作云烟消散,当薛薛望向自己那一刻,灵魂为之震颤的感觉也会隽永地刻在自己的身体里,成为无法被割舍的本能。
    “你瘦了。”
    这是薛薛和穆戎说的第一句话。
    她保持坐在桌前的姿势,只是看着穆戎迈步朝自己走来。
    男人的眉目依旧英俊,脸颊却瘦了大半下去,衬得颧骨格外突出,线条更显凌厉,整个人有种锋芒毕露的俊美,和过往的冷漠疏离不同,具有十足的侵略性。
    尤其是那对烟灰色的眸子。
    像狼。
    在外面狩猎、拚搏、争斗,最后带着胜利回到巢穴之中,卸下一身疲惫。
    他缓缓在薛薛面前蹲下。
    四目相对间,两人的视线彷佛缠在一起的锁链,铐住彼此的未来。
    薛薛捧起他的脸。
    “结束了吗?”她问。“全部。”
    穆戎低低应了一声。
    于是薛薛笑了。
    她俯身印下一个吻在男人的额头上。
    “辛苦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