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5)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65)

    这是薛薛年后第一次出门。
    连元宵都过完了。
    骤然见到刺眼阳光,薛薛习惯性地抬手挡了下。
    很快的,她就在视野中找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然而靠在车边的却并非熟悉的人。
    眼神带上警戒,薛薛停下脚步。
    戴着鸭舌帽的少年原本在玩手机,接着抬起头四处张望了会儿,在见到薛薛后便用力朝她挥了挥手。
    “嫂子!”
    薛薛被吓了跳。
    打电话来的人是朱栩,号码和声音都确定无误,然而没想到来接她的竟是一个素未谋面,看起来估计都还未成年的漂亮混血儿,让薛薛内心起疑的同时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应付。
    直到离得近了,看见她充满戒备的眼神,少年才想起自己因为太过兴奋,竟然还未做自我介绍。
    “嫂子你好。”
    见薛薛后退,他干脆不往前走了。
    就地将帽子摘下,一头蓬松柔软的金发像爆米花一样炸了开来,衬得那张稚嫩的脸蛋看起来更精致小巧了,简直像摆在橱窗里的娃娃一样不真实。
    这是十分具有欺骗性的长相。
    正因为如此,薛薛反而不敢掉以轻心。
    幸好旁边就是警备室,若真有什么问题……
    盯着少年的同时她也在心里不断盘算着自己该如何应对突发状况。
    直到对方开口。
    “自我介绍一下。”将帽子搭在胸口上,少年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我叫朱决,今年已经二十四岁啦。”
    闻言,薛薛错愕地瞪大眼睛。
    薛薛想过朱决可能已经成年,却没想到他竟然二十四岁了。
    “其实我虚岁满二十五啦,再过一个月就要过二十六岁的生日了,不过我喜欢算实岁,感觉更年轻一点,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半封闭的车室内。
    如果朱决不道出自己的真实年龄,薛薛怎么也猜不到他的年纪。
    而且更让人惊讶的是,朱决竟然是如此活泼的性子。
    与朱栩的成熟稳重形成强烈对比。
    自薛薛上车后,耳边的声音就没有断过,朱决滔滔不绝,彷佛有说不完的话。
    按理薛薛应该觉得聒噪的,可只要看着他那张将东方人与西方人五官上的优点完美融合在一起的俊美脸孔就觉得不过小事一桩。
    面对赏心悦目的美丽事物人们总是能多一点耐心。
    何况朱决不但声音好听,人也十分会说话。
    一口一个嫂子,嘴甜的让薛薛又羞又无奈。
    心下却是满满的欢喜,像得到了什么认可一样。
    “穆戎有和你提过我吗?”
    好不容易,趁朱决说累了喝口水的空档,薛薛终于能将心中最好奇的问题问出口。
    “有啊。”朱决把宝特瓶放进脚边的置物箱。“我最近一年都在国外处理事情,只能和朱烽他们视讯。”
    “后来有次朱栩说大哥好像找到真命天女了,我就开始缠着他要你的照片。”
    “本来大哥都不理我的,后来还是朱栩偷偷拿之前高山调查你的资料给我看,我才知道未来嫂子长什么模样。”
    他笑了笑。
    “然后这件事被大哥知道了。”
    “前阵子我回来,都还没好好呼吸怀城的新鲜空气呢,一下飞机就被抓到了会所地下室那个小房间里,嫂子应该知道吧?”朱决做出了个害怕的表情。“大哥就坐在那里,义正严辞地警告我说……”
    他卖关子似地停顿片刻,让薛薛忍不住催促。
    “他说什么了?”
    “嗯……他说……”朱决看了薛薛一眼。“你别想打你嫂子的主意,既然回国了就给我安分点!”
    薛薛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朱决是在模仿穆戎。
    维妙维肖。
    再然后,她后知后觉的红了脸。
    “他干嘛这样说啊……”
    薛薛小声地嘟嚷落进朱决耳里,后者松开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道:“可能是被老大发现我那点小癖好了吧。”
    薛薛不明所以。
    刚好遇上红灯,车子停下。
    朱决转头,猝不及防地凑向薛薛。
    “我喜欢和有妇之夫或有夫之妇一起玩儿。”他刻意将声音压低。“然而玩着玩着,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爱上我啦。”
    薛薛看着青年浓密纤长的睫毛在颤动。
    一对琉璃般剔透干净的眼珠子随着他眨眼的动作流转出漂亮光泽。
    “幸好我武力值高,不然一直被纠缠真的好烦呀。”
    “……”
    薛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个荒谬的答案。
    半真半假,跟开玩笑一样。
    她提醒朱决。
    “绿灯了。”
    “欸。”青年一脸可惜。“嫂子你对着我的脸都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应该有什么想法吗?”
    “当然不应该啊。”朱决答的理直气壮。“虽然嫂子长得完全是我梦中女神的模样,不过嘛,我是绝对不会挖大哥墙脚的!”
    踩下油门,车子起步。
    青年笑得一脸狡黠的模样清楚印在前挡风玻璃上。
    “您放心吧,长嫂如母,我绝对不会对您有任何非分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