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7)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7)

    两人谈完,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又走了一圈半,接近凌晨两点。
    薛辞突然问薛薛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
    薛薛摇了摇头。
    “我不饿。”
    薛辞表示理解。
    “那你早点睡。”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接了句:“现在睡美容觉的时间都已经过一半了。”
    闻言,薛薛给面子的勾起唇角。
    薛辞就站在办公桌后,目送她离开。
    将手放到握把上时,薛薛却没有立刻将门推开,而是停下脚步。
    哪怕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也能感觉到那一点迟疑。
    为此,薛辞感到疑惑。
    “怎么了吗?”
    见薛薛没有回答,他有点担心对方的状态。
    “要不……”
    “哥。”
    薛薛突然喊出声。
    薛辞一愣,准备迈出的左腿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停滞在空中,呈现出十分滑稽的姿态。
    然而薛辞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薛薛的下一句话。
    “虽然工作很重要,不过身体还是要顾好。”她的声音含糊,落在薛辞耳中却堪比天籁。“晚安。”
    回到房间的薛薛没有半点睡意。
    薛辞的确没有提供什么深入的线索,不过至少证实了薛薛的猜测。
    穆戎已经准备要收拾穆一典和穆辉。
    这件事在上辈子自然也有发生,可却比这辈子的时间往前推了不少。
    薛薛虽然惊讶却不意外。
    毕竟她的到来就如蝴蝶效应里那只搧动翅膀的蝴蝶一样。初始条件一旦发生微小的变化,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将是长期且巨大的。
    连薛辞都知道穆家当前的情况混乱,可想而知,若不是穆戎行动,就是穆一典和穆辉行动了。
    薛薛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闭起眼睛。
    然后,又猛地睁开。
    不对。
    她忽略了一个可能。
    混乱的发生不见得是单方面制造出来的。
    “穆先生查出自己的身边出了内鬼。”高山如此道。
    “我听人家说,内鬼是朱烽。”薛辞把自己知道的部分告诉薛薛。“穆戎身边信任的手下,皆为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由穆戎赐姓朱。”
    “朱?”
    “嗯,听说是跟着穆戎的救命恩人姓的。”
    救命恩人……薛薛一下子想到了穆戎口中的老爷子。
    没有注意到薛薛的恍神,薛辞接着道:“其中最得穆戎看重的,大概就是朱栩、朱烽还有朱决了。”
    “朱栩在明,以助理和保镳的身分贴身护卫,替穆戎处理台面上的各种琐事。朱烽则在暗,负责台面下那些见不得光的买卖和行动。最后是朱决,关于朱决的信息最少,没什么人见过,似乎是专门和国外作对接的,平常也不待在怀城。”
    薛薛听得认真。
    朱栩见过许多次了,朱烽和朱决则都没见过。
    不过她觉得薛辞的消息应该是正确的。
    毕竟也是从小在怀北长大的世家子弟,穆戎当年从穆一典手中夺得权力的过程堪称轰轰烈烈,不可能保密到什么也没泄漏出去。
    不过……薛薛很快想到不合理的地方。
    没理由薛辞知道的,高山还要隐瞒自己。
    所以薛薛怀疑,朱烽不过是个烟雾弹。
    真正的内鬼,不是朱烽。
    而是……
    “穆子仰。”薛薛喃喃道出了这个陌生的名字。
    上辈子陪在穆戎身边,成为对方解药的女人是伊梨。
    可薛薛始终想不通的一点是,这时的伊梨是穆子仰的女朋友,而照朱栩的描述,两人感情好得很不说,甚至已经得到穆戎的认可。如此一来,上辈子的结果就匪夷所思了,毕竟以薛薛的了解,穆戎不可能会去觊觎自己侄子的女人。
    除非……
    穆子仰背叛了穆戎。
    然后,伊梨同时背叛了穆子仰,并将枕边人的情报交给穆戎,以此换得陪在对方身边的机会。
    这样就都串起来了。
    困扰薛薛一整天的问题被解开,她却没有感到比较轻松,因为一个问题的答案背后,常常隐藏着另一个问题。
    而人生,就是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
    想着,薛薛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拔掉充电线,拿起自己的手机。
    出乎意料的是上面有好几通未接来电。
    是穆戎。
    薛薛现在心情复杂得很。
    半夜两点穆戎应该睡了吧?虽然这样想,她还是按下回拨键。
    嘟……嘟……嘟……
    响铃十几声后,就在薛薛准备把电话挂断之际,男人的声音钻进耳膜。
    带着懒倦,透着沙哑,十足的性感。
    薛薛觉得手指一麻,险些要握不住手机。
    “薛薛?”
    隔了几秒,薛薛才轻轻应了声。
    对面的穆戎也静默了好一会儿。
    “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