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6)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6)

    朱烽、伊梨、穆辉、穆子仰、穆一典。
    将这五个人的名字全写在摊开的白纸上,用一个个圆圈匡列起来后,薛薛将身体向后仰倒靠上椅背。
    高山最后仍未全部坦承。
    薛薛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太失望。
    只是……
    她捡起被自己扔到一旁的钢笔,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桌面,脑子里重新回忆起这次与高山的见面,试图从里面再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在薛薛说出自己男朋友的名字叫穆戎后,高山显得十分震惊。
    能让已经习惯喜怒不形于色,用懒散的态度来掩饰自己真实想法的人表现出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出乎意料。
    对薛薛透露的信息。
    尽管高山很快就回过神来,两人依旧相对无言,沉默良久。
    在红茶喝到快要见底之际,薛薛拿起桌上的水壶,将凉白开倒入剩下大半冰块的玻璃杯里。
    “我那时候请你帮忙调查薛明珠和穆辉。”她开口。“你应该将这个消息告诉穆戎了吧?”
    薛薛一开始并未往这个方向想。
    对于穆戎为什么会突然将自己“请”到他的“秘密基地”。
    穆辉的行动肯定在穆戎的监视中,薛明珠是穆辉的女朋友,估计也列在穆戎的观察名单上,然而那时候盖住两人关系的纸还没被捅破,对怀北薛家,以穆戎当下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应该是分不出太多心思来应付的。
    何况他还有潜伏在内部的敌人要肃清。
    没有理由穆戎会把注意力放到薛春安身上。
    异母弟弟女朋友相隔十几年才被认回豪门的姐姐,光是看前面冠的定语就知道不是多值得费心的人物。
    上辈子也的确如此。
    薛春安和穆戎始终没有过多交集。
    然而这辈子穆戎却一下子就锁定她。
    为什么?
    在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累积的变量尚不足以改变原来命运走向的时候。
    是做了什么,才让穆戎将目光投注到她身上?
    薛薛能想到的关键人物只有高山。
    不论是对方的身分还是职业性质,都能完美符合她的推测。
    薛薛找到高山请他帮忙调查穆辉和薛明珠,转头高山就将这消息卖给了穆戎,不论是利益交换,还是他本身就是穆戎养的“探子”。
    这是唯一行得通的解释。
    “高山先生,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违背职业道德了吧?”见高山依旧保持沉思者的姿态,薛薛无奈地笑了。“虽然后来我和穆戎交往,不过一码归一码,你泄漏我的消息,给我带来未知的危险……”
    她伸手从玻璃杯中拿出一颗融化到一半的冰块放到高山面前。
    高山目光一动。
    “现在我要求一点补偿应该不为过?”薛薛抽出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双手。“总不至于,高山先生是个见风使舵,唯利是图的小人吧?”
    朱栩一直暗中跟着薛薛,自然知道她去见了高山。
    前脚薛薛刚离开咖啡厅搭上出租车,后脚朱栩就进到咖啡厅里,坐到薛薛原来待着的位置上。
    生得人高马大的男人一来就遮住了大半光线。
    面前投落大面积的阴影,高山抬头。
    “哟。”他把玩着手中打火机。“没想到穆先生居然也找了女人啊。”
    语气充满感慨。
    朱栩却没和他废话。
    “薛薛小姐问了你什么?”
    闻言,高山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朱栩。
    朱栩面色凝重。
    见对方的表情如此严肃,高山也渐渐收敛起玩世不恭的态度。
    他将打火机放下。
    “穆家最近很不太平。”
    对薛薛大半夜突然来敲自己书房的门,薛辞感到十分惊讶。
    待听她说完来意后,又有种“果然如此”的感叹。
    自家好不容易移植回来的大白菜还没种几天就又被拱走了,作为兄长,薛辞心中滋味可以说复杂得很。
    不过见薛薛眉头紧锁,薛辞也知道现在不是谈心的时候。
    “进来说吧。”他打开书房的门,让薛薛随意找个地方坐下后,给她倒了一杯水。“你的嘴唇都裂了,先喝完水再说。”
    见薛辞坚持,薛薛无奈。
    她咕嘟咕嘟地将温水喝个精光。
    “现在可以说了吧?”
    放下马克杯的薛薛迫不及待地问。
    薛辞点头,走到自己的大办公桌前将文件收拾好后,人坐到了薛薛的对面。
    “我不见得能给你有用的信息,春安。”薛辞诚实地道:“穆家的情况复杂,与我们单纯做生意的不同,你……”
    “我知道。”薛薛打断他。“你只要把自己知道的告诉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