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5)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5)

    收到朱栩的回复后,薛薛立刻联系了高山。
    两人就约在上一次见面的咖啡厅。
    高山依旧理着平头,蓄着标志性的山羊胡,唯一不同是他身上的皮夹克换了一件,较浅的驼色让男人看起来又年轻了几分。
    “好久不见。”薛薛主动开口打招呼道:“之前的事麻烦你了。”
    高山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没什么好麻烦的。”他眨了眨眼。“你付钱让我做事就是我老板,我自然该让老板满意啊。”
    由这个年纪的男人来做大部分会觉得油腻不堪的动作却让高山完美表现出夹带促狭和揶揄的轻松姿态。
    薛薛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她抬手招来服务生,给高山点了杯摩卡,自己则叫了冰红茶。
    在等饮料制作的过程中,薛薛将手机拿出来。
    “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见薛薛似乎没有表明来意的打算,高山干脆自己问了:“又有什么人要调查吗?”
    闻言,薛薛也学着他眨了眨眼。
    可爱又俏皮,可惜高山不是那个懂得欣赏的男人。
    他眉头一皱。
    “唔……”见男人不怎么耐烦的模样,薛薛的视线往下移,盯着五彩缤纷的桌巾,欲言又止地道:“的确有人要请你调查,不过这个人嘛……我觉得你不会接下委托。”
    说着,她觑了高山一眼。
    演技精妙。
    带着恰到好处的犹豫,并从犹豫中透出来几分迟疑,落在高山眼中,彷佛是对自己人品和工作能力的挑衅。
    于是他来了点兴趣。
    “哦?”右手肘支撑在桌子上,高山整个人微微向前倾。“是谁?”
    薛薛没有回答。
    这反而让男人更心痒难耐了。
    “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不会接呢?”他用一种非常轻缓,如同诱哄般的语气蛊惑着薛薛。“告诉我吧?说不定我会同意呢?”
    闻言,薛薛的目光游移,闪躲着高山的视线。
    高山却不打算放过她。
    在服务生把饮料端上来后,男人用吸管搅动玻璃杯里的冰块,发出轻脆碰撞的声响。
    “薛小姐,我以为我们上次合作的应该还算愉快才是。”他用有些遗憾的语气说道:“现在看来……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觉得?”
    薛薛的睫毛颤了两下。
    她咬住吸管,吸了两口红茶后,抬眸。
    “是挺愉快的。”
    这点薛薛不否认。
    图文并茂,一招毙命,省了她许多麻烦。
    “既然这样,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才是。”无意识地揉着耳垂,高山目光一错也不错地盯住薛薛,并不唐突,只是充满好奇。“如果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应该也不会将我约出来?”
    见薛薛脸上紧张不安的神色逐渐淡去,他笑了。
    “与其这样试探,你还不如直接问我呢?还是你想用激将法,逼我先应下?”
    既然心思被看破,就没什么好装的了。
    “那你有被激到吗?”薛薛微微一偏头。“高先生?”
    高山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做他们这一行的,基本都有灵敏的嗅觉。
    对谎言和危险。
    尤其是像高山这种敢承接高风险高报酬案子的,不论在直觉还是观察力上都十分敏锐。
    会让薛薛这样给自己下套的,恐怕……
    薛薛耐心等着高山的回答。
    对方答应与否,于她都没有损失。
    就是如果高山拒绝了,得再想想其他办法……
    “好。”
    薛薛看向男人。
    对方双手一摊,满脸无奈,修剪地格外有个性的山羊胡好像都跟着抖了两下。
    “你很了解我,薛小姐。”分明是挖苦的语气,薛薛却从中听出几分亢奋来。“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要调查谁了吧?”
    他问,一对双目炯炯,彷佛燃烧着烈焰红火。
    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群人,无惧无畏,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渴求刺激与挑战。
    高山就是这样的男人。
    薛薛知道自己赌对了,利用从朱栩那里得来的情报。
    “当然。”眉目完全舒展开来,薛薛气定神闲地抬手将落在两颊边的发丝顺到耳后。“只希望高先生不要反悔。”
    “不过我相信高先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在高山迫不及待的眼神中,薛薛轻飘飘落下一句。
    “毕竟你可能不需要特别去调查就能告诉我答案了。”她意有所指。“就像之前,你将我的委托泄漏出去一样。”
    不对劲。
    薛薛说第一句话时,男人的脑子里迅速闪过了什么。
    待她第二句话落下,抓住灵感尾巴的高山就完全确定了。
    他浑身一僵。
    面前的女人不再戴着无害的面具,就像梅杜莎幻化出来的人像,无庸置疑的美丽,吐出来的每一个字却都带着剧毒的汁液。
    偏偏高山已经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要请你帮我查查看我男朋友在做什么。”对高山的情绪恍若未觉,薛薛笑瞇瞇地证实了他的预感。“对了,我男朋友的名字叫穆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