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0)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50)

    男人望着她,一对黑眸如深海幽然。
    “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这是一个让薛薛措手不及的问题。
    她呆滞片刻,继而敛下眼睑。
    路祈盛没有开口催促,目光却透出一股执拗。
    这个问题对男人而言显然很重要。
    于是,她选择诚实回答。
    “有。”
    薛薛直视路祈盛的眼睛。
    “我有喜欢的人了。”
    她说。
    杏目明亮,星星点点的笑意伴随暖光流淌出来,那是沐浴在幸福中,提到心爱之人时才会有的真情流露。
    路祈盛怔忪地盯着薛薛,好半晌后才摇头苦笑道:“原来是我来的太晚?不,你和他应该是在那件事之后才认识的吧?”
    薛薛没有否认。
    路祈盛于是明白,不是来得太晚,而是自己太后知后觉,不论对薛明珠还是薛春安,乃至于此时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薛薛。
    没有谁一定会留在原地等待。
    何况,他们也没有走到这一步的机会。
    错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我知道了。”他道,声音干涩:“我会和伯父伯母说清楚的,你放心好了。”
    男人深邃的瞳仁里装着薛薛的倒影,从轮廓到五官,从眉眼到唇鼻,他以巡礼般矜重严谨的态度,用自己的双目,仔仔细细地扫过薛薛的脸庞。彷佛想记住什么,又好像刻意要遗忘什么,不过不论是何种复杂而微妙的情感,两人心照不宣。
    不需要说再见。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我知道了。”穆戎疲倦地闭上眼睛。“剩下的再麻烦你处理了。”
    话落,电话挂断。
    将背脊整个向后靠在椅背上,穆戎下巴微微扬起,盯着如窗外天空一样灰蒙蒙的车顶,眸光晦暗,情绪难明。
    其实早在结果还没出来前,直觉就已经给出答案,否则他不会把这件事交给高山去做。不过穆戎心里总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事实与自己预料的不同。
    然而一个女人的出现,轻易打破他的自欺欺人。
    哪怕真相迟早会揭开,不过时间早晚,可当尘埃落定那一刻,穆戎依旧难得地感到,或许可以称之为心痛的情绪。
    毕竟是自己难得交付信任的人。
    结果还是……
    “老板。”朱栩从后照镜中见到穆戎的疲态,沉默片刻后道:“朱烽那里……”
    话没能说完。
    咚、咚、咚。
    有人在敲窗户。
    穆戎目光一扫,见薛薛甜美的笑颜映在玻璃窗上,他一愣。
    “对不起,我应该下车等你的。”
    如果不是突然接到高山的电话……
    “嗯?没关系呀。”薛薛不以为意,她伞收得急,衣服有些被雨泼湿了。“你下车等我和在车上等我不都是一样的吗?”
    薛薛边说边将外套给脱下,幸亏车内暖气开得足,就算只留上衣也不觉得冷。
    后照镜里,她与朱栩的目光对上。
    “好久不见啦。”
    柳眉弯弯,薛薛和朱栩打了招呼。
    朱栩点一下头,正想开口,却察觉周身气压蓦地低了好几度。
    他立刻会意过来,目不斜视,正襟危坐,双手紧握方向盘做出专心开车的样子来。
    薛薛并未注意到这一瞬间的暗流涌动。
    她的注意力落到身旁的穆戎上。
    从薛薛上车以后,穆戎的眼神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无声的凝视安静又温柔,感觉像和煦春风悠悠吹过发梢,轻轻地摩娑脸颊,绕过肩腰,最后化作一簇簇盛开的藤枝缠上心头。
    让人无处可逃,心甘情愿成为爱情的俘虏。
    可薛薛还是注意到,从男人平和的情绪中渗出了一丝不寻常的躁动。
    “怎么了吗?”偏过头,薛薛伸手轻轻碰了碰穆戎的下眼睑。“你看起来很累。”
    一句话,便让穆戎牢固的心房塌陷了一角。
    他望着薛薛。
    女人的长发草草束起,别有种慵懒妩媚的风情,卷翘的发尾给她添上一丝俏皮活泼的气质。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充满胶原蛋白的皮肤光滑细嫩,墨绿色的圆领毛衣露出一小截精致锁骨,将她白皙的脖颈衬得更外纤细,好像只用一只手就能完全掌握住。
    人们会用很多词来描绘美好,然而对穆戎来说,这世界上的美好太少,却能浓缩成两个字。
    薛薛。
    “嗯?”
    见薛薛表情疑惑,穆戎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心里想着,嘴上不自觉就嘟嚷了出来。
    耳后根泛起火烧火燎的热度。
    注意到穆戎的反应,薛薛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
    “害羞了?”
    没有回答,他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青涩稚嫩,带着点孩子气的别扭。
    心念一动,薛薛握住他的手。
    “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没关系。”她低声道:“你只要知道,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你一起面对。”
    没有人是无坚不摧的。
    觉得累了就休息,稍微懦弱一些也没关系。
    不要逞强,不要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