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5)中(H)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5)中(H)

    高潮了。
    薛薛的眼角溢出了生理性的泪花。
    睫毛不住颤动,重获自由的双手下意识插进男人的黑发中,下身微微抬起,像是在无声迎合。
    蠕动的穴嘴啪咑啪咑地流出贪婪的津液,面对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访,在最初的排斥过后很快就缴械投降,改而谄媚地用湿软的媚肉咬住男人的舌头与手指。
    一吸一啜,跟吸盘一样。
    穆戎的呼吸变得粗重。
    眼神阴郁,眸色幽深,彷佛无边黑洞。
    鼻间尽是女人身上的气味,干净的沐浴露香,夹杂一丝极浅极淡却极刺激神经的腥膻味儿。
    “呜……不……嗯……太爽了……呀……”
    舌头上面细小的颗粒给甬道带来巨大的刺激。
    薛薛的双腿在打颤,不自觉就将男人的头夹得更紧了。
    她同样也在渴望。
    更深,更亲密的结合。
    四周安静非常,也正因为如此,两人发出的动静被衬得更加响亮。
    薛薛忽然庆幸这里足够暗。
    至少她还能给自己留一点自欺欺人的余地。
    似乎是发现女人的恍神,穆戎忽然向后撤出。
    还不待她反应过来,灵活的舌尖已经顶开阴唇,直接卷起被仔细保护起来的小小茱蒂。
    “呃!”
    最敏感的地方,最强烈的快意。
    在那一瞬间,好像触摸到了天空。
    那是幻觉,薛薛知道。
    可是渡到自己嘴里的水……
    女人的眼尾晕出绯红,像揉碎了樱花瓣又浸泡过玫瑰汁后透出的颜色,嫩中透艳,艳中带粉,与水光粼粼的杏目交相辉映,在清纯中绽放出极致的欲色来。
    一只手已经悄悄绕到薛薛的后颈上。
    掌心微微使力,两人的身体便几乎没有任何缝隙的隔着布料相贴在一起。
    柔软的胸脯都变了形。
    奶头被摩擦,奶肉被挤压,阳刚与阴柔碰撞间,擦出了难言的极乐滋味。
    “呜……”
    薛薛被禁锢在车门与穆戎之间无处可逃,只能被动承受着男人强势的亲吻,任由长舌粗鲁地在自己的口腔中搅动。
    她觉得自己就要无法呼吸了。
    穆戎的动作就如他的人一样,极具侵略性。
    薛薛觉得能从对方嘴里尝到自己身体里的味道。
    暧昧的,潮湿又炽热,像一把盐撒在噗哧噗哧冒着火花的烤盘上,烫的人手脚不住蜷缩。
    “嗯……”
    膝盖取代唇舌顶进两腿间。
    坚硬的骨骼与柔软的器官带来的刺激南辕北辙。
    花瓣被蹂躏,薛薛小声呜咽。
    “不要……”她扭腰闪躲,徒劳无功地想要逃离这既甜蜜又痛苦的折磨。“疼……呀……”
    “疼?”穆戎终于说话了,低哑的嗓音在厚重的夜色中格外具有煽动力。“疼还流那么多水?我看是骚吧。”
    穆戎边说,边将薛薛继续往自己身前压。
    她能清楚感觉到,鼓起的巨物正抵住自己的下腹,肆无忌惮,张牙虎爪,哪怕还未出闸已经做足气势,露出峥嵘的头角。
    好不容易稍微止住的流水又重新涌动起来。
    穆戎也察觉了。
    喉结滚动间发出的轻笑性感至极,如羽毛落进耳里,挠过细软的绒毛。
    过电般的快意似烟花咻地飞上夜幕再轰地一声响彻薛薛的脑海,伴随飞星流火弥散开来,占领全身感官。
    然后,薛薛的手被抓着放到男人的裤档上。
    “帮我。”
    他说,分明是请求,语气却更像命令。
    薛薛这回没再推拒。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使人浑身发热,连脑子都受到了影响,就像站在四十度高温的戈壁沙漠中,晕呼呼地找不到方向。
    猫着眼儿的女人,模样难得的乖巧软糯。
    殊不知如此作态反而更加激起穆戎极力压抑地,在心里蠢蠢欲动的施虐欲。
    薛薛的指尖在颤抖。
    不知是冷出来的还是燥出来的。
    一次、两次,直到第叁次,终于成功将拉链拉下。
    黑色的子弹内裤完全掩不住庞然大物的本体,布料被撑起一道明显的弧度,顶部抬首上翘,说是耀武扬威也不为过。
    在薛薛的注视下,肉物忽地一跳。
    马眼溢出了点点白浊。
    还不待薛薛感到脸红心跳,蓦地,男人将她整个人翻转过去。
    意识到位置改变已经来不及。
    丰满的臀肉像桃子一样被男人的大手从中间向两侧扒开,挤过上方干燥的菊洞后,找准湿淋淋的花穴,一举挺进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