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5)上(H)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5)上(H)

    猝不及防被绊了下,薛薛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狼狈地往前倒去。
    她甚至连惊呼都来不及喊出口就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同时将双手伸出,试图减缓一些冲击力。
    连续的动作在眨眼间完成,属于本能的反应。
    然而预期中的疼痛并未到来。
    她跌入男人的怀抱中。
    带着潮气的外套冰凉,于薛薛而言却是难得的温暖。
    惊魂未定的她下意识就攥紧了穆戎的袖口。
    “没事吧?”
    “……嗯。”在穆戎的搀扶下,薛薛艰难地站起来。“没事。”
    眼睛在适应黑暗后,倒是勉强能看清楚周遭的环境了。
    他们现在在山林里。
    这是薛薛的第一个想法。
    可还没能深思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穆戎接下来的举动便让薛薛的理智先一步断线。
    “……穆戎?”
    “嗯?”
    “你……你在做什么啊。”
    穆戎的动作顿了两秒,抬头。
    “我给你检查一下。”他的语气很认真,彷佛在陈述什么科研报告一样正儿八经的。“如果受伤,我们现在就先回去医院挂号。”
    薛薛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
    “呃……应该不用吧……我……嗯啊……”
    又娇又媚的呻吟在当下无疑是突兀的。
    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薛薛立刻用牙齿咬住下唇,只庆幸这里雾气够重,就算有车头灯透出来的光线,仍旧朦胧如打上一层马赛克一样。
    让她可以稍微不那么尴尬。
    不过薛薛很快就发现自己安心的太早。
    半蹲下来的男人彷佛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意外插曲,仍旧专心地摆弄她的脚踝。
    从帆布鞋中露出来的脚踝小巧精致,细腻的肌肤包裹住突出的骨头,如同乳白色的釉料一样,散发出滢滢润润的光泽。
    喉结轻轻一滚。
    薛薛第一次意识到,被人摸脚原来是件如此难熬的事情。
    男人的指腹有些粗糙,摩擦过肌肤时带起一阵细微痒意。
    闭上眼睛仰起头,薛薛干脆将整个上半身都靠在车门边。
    因为这个动作,她并未注意到男人脸上的表情已经发生变化。
    雾霭盖上,掩去光亮。
    男人的眸色彷佛与周遭环境融合成一体,在不见底的深渊中,隐隐窜出的那一丝情绪便格外地清晰。
    是欲望。
    由爱催生出的欲望。
    还有渴望。
    想亲手亵渎、亲手摧折的渴望。
    于纯粹的黑暗中,五感呈数倍放大。
    薛薛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了预感,为此她浑身都在颤栗,并非源于目不视物的恐惧,还有更深层的,哪怕极力想掩盖也掩盖不了的亢奋。
    这大抵就是人性。
    总有些言不由衷。
    前提是建立在,薛薛相信穆戎不会伤害自己。
    如此一来,所有的刺激都将变成享受。
    在这一分这一秒这一瞬间,只要有彼此,就能成为永恒。
    穆戎的吻如期落下。
    先是轻缓的,像小动物啄着食物那样星星点点地散开,接着越来越往上,男人似乎不满足于浅尝即止的挑逗,动作开始变得咸湿起来。
    舌面滑过,留下蜿蜒的水痕。
    薛薛穿了件小洋装。
    束腰内收,伞状下摆。
    如今倒方便了男人的进犯。
    “嗯……”
    忍不住了。
    甜腻的嘤咛在渺无人烟的树林里荡出模糊的回声。
    当男人的大手掀开裙襬那一刻,薛薛只觉得腿软,好像瞬间没了骨头,失掉支撑,只能把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铝合金门板上。
    “穆戎……”发现男人意图将整个脑袋挤进自己的双腿间,薛薛有些惊惶。“不要……”
    幕天席地下,最私密的地方敞开,哪怕洋装还穿在身上也形同赤裸。
    可穆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单手扣住女人意图推拒的双腕,穆戎的唇沿着敏感的大腿内侧,扫过刚冒出来的颗颗鸡皮疙瘩,没有犹豫地往已经泛起潮气的桃花源探。
    然后,隔着内裤,完全贴合上去。
    剎那,大脑彷佛过电一样,意识脱离,只余成片空白。
    快感来得太快太猛烈,呼啸而过,席卷全部感官,带来如狂风骤雨般澎湃汹涌的情潮。
    穆戎也感觉到了薛薛的情动。
    源源不绝的蜜露流了出来,淌在布料上,渗进干燥的唇面。
    好比沙漠的旅人遇上绿洲,又如久旱的土地喜逢甘霖,穆戎迫不急待地将碍事的布料拨开,直接用舌尖顶进不住翕动的花缝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