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4)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4)

    车子行驶在高速上。
    连接怀城各区,同时与相邻城市接轨的主干道,限速高,车流量大。
    薛薛不知道穆戎要带自己去哪里,上车的时候又问了男人一次,对方却只笑着说:“要保持神秘感才有惊喜。”
    惊喜啊……
    将头靠在车窗上,薛薛的目光散漫。
    怀城的夜景曾有几次被网友票选为最值得一看的盛世风光。
    谁能想到在半世纪前,这里不过是个杂草丛生,野林遍布,漫天风沙与土尘飞扬的荒地呢?如今高楼大厦林立,平面与高架道路交错,棋盘状的城市灯火辉煌,夜色琦旖,就不曾有暗下来的时候,彷佛人间永不熄灭的一条璀璨银河。
    “很美吧?”
    见薛薛怔怔地望着窗外,穆戎将车里的音响调小声了些。
    薛薛回神。
    “嗯。”她浅浅一笑,顺手把落在两颊边的发丝勾到耳后去。“我在怀城待了那么久,好像还没仔细看过这座城市的夜色。”
    人生匆匆,脚步也匆匆。
    能停下来好好欣赏沿途风景的人并不多。
    对身边习以为常的美好,在日复一日的日常生活中往往只会觉得是理所当然。
    “其实我也是。”
    “嗯?”
    “在怀城生活了二十几年,都没认真看过这座城市长什么样子。”
    “噗哧。”薛薛没想到穆戎会一本正经的解释,没忍住笑了出来。“你在开车呀,专心点才好,不像我是乘客,可以欣赏风景。”
    薛薛故意逗他。
    穆戎的唇角也跟着弯了弯。
    车内的氛围不再沉闷,一下就好了起来。
    这时音乐电台在播放老歌精选。
    轻缓的旋律以萨克斯风做主伴奏,男声沙哑,咬字含糊,落在耳中却别有一番韵味。
    薛薛想到在书上曾经看过法国知名作曲家形容萨氏管是:「时而庄严、平静,时而梦幻、忧伤,时而如林间微风般难以察觉,有时却又如同钟鸣过后,留于谜样般的撼动。」
    倒与这首歌的意境不谋而合了。
    闭上眼睛,薛薛感觉自己绷了大半个下午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
    “累了就先睡会儿吧。”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或许不过只有几秒,薛薛听到穆戎开口。
    人分明就在身侧,声音却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有点失真,有点扭曲。
    薛薛想说自己不累,然而一张嘴才发现从喉咙发出来的声音细碎又模糊,好像无意识的咕哝一般。
    封闭的车室内有淡淡的檀香萦绕,是熟悉又让人安心的气息。
    于是,在短暂的挣扎后,薛薛索性放弃了。
    她放任意识被黑布蒙上,连带着整个人都一同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沉沉睡去。
    有什么在推着自己。
    薛薛不满的嗯哼两声,下意识抬手往自己的肩膀拍了下。
    接着,她侧过身子。
    “真的这么累?”
    薛薛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虽然她不想管,可接着鼻子就被捏住,不习惯口呼吸的她差点儿没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给呛着。
    眼皮猛地掀开,薛薛用力瞪着还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指。
    如笔管般修长漂亮,骨节突出。
    腕间还带着一串在沉淀了岁月后更加光滑细致,彷佛漆上一层釉料般色泽温润,脂线密集的佛珠。
    是穆戎。
    男人松开手。
    “醒了?”
    薛薛揉着鼻尖,看着挡风玻璃上映出来的自己,睡眼惺忪,模样邋遢,头发乱糟糟的翘着,右边脸颊上还压出了一块明显的红印子,当即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轻轻应一声。
    刚被人吵醒的起床气也一下子散了个干净。
    穆戎不知道薛薛在想什么,只觉得她眼睛睁大的样子很可爱。
    像只一被拎起耳朵就胡乱扑腾的兔子。
    毛色雪白,形容无辜。
    “已经到了吗?”
    甚少以这样不修边幅的形象示人,对方还是穆戎,薛薛只恨不得能找个洞先把自己埋进去。
    “嗯,已经到了。”大概是察觉到薛薛的情绪,穆戎将声音放缓了些。“车子好像有点问题,我先下去看一下。”
    “好!”应得太快倒显得欲盖弥彰,别有用心,所以薛薛咳了两声,解释道:“到时候如果车子有问题回不去就麻烦了,毕竟这里……”
    薛薛扫了眼窗外,乌漆麻黑的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穆戎若有所思。
    “唔,的确是不太好。”
    薛薛没听出穆戎话中的深意,催促道:“你赶紧先下去吧,我,我整理一下。”
    明白自己再待下去薛薛怕是要更尴尬,穆戎也没再废话,只是提醒道:“这里有点儿暗,你下车的时候要小心点。”
    薛薛点头如捣蒜。
    不过她没想到,穆戎说得有点儿暗真是太轻巧了。
    拉着握把将车门推开后,薛薛只看到蒙蒙一片如雾一样在眼前弥漫开来的夜色,压根儿没能注意到自己脚下正好有颗拳头大的石子。
    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