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1)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1)下

    了解来龙去脉后,薛薛有种“果然如此”的感慨。
    陈年往事,影响却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散。
    如此一来,那些激烈的反应和反常的举动也都说得通了。
    只是,或许连林溪云本人都未意识到,她不只将自己代入薛明珠的角色,甚至还将薛春安代入妹妹的角色。
    那个被找回家后,辜负自己的妹妹。
    “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薛薛问,薛辞沉默几秒后,低声道:“妈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生下你没多久,直接和爸摊牌了。”
    的确符合林溪云的个性。
    爱憎分明,藏在百合花般清丽高洁的外表下,是如带刺玫瑰般的脾气。
    在最小的女儿还没被找回来以前,林溪云是最得父母疼宠的孩子,且或许因为移情作用,林家二老对林溪云的包容和溺爱让她一度差点走向岔路,直到后来嫁给薛孟武,女人的心才渐渐定下来。
    愿意为喜欢的人收敛,也愿意为喜欢的人改变。
    最初一两年吃了点苦头,却因为有丈夫护着而没有受伤。
    到生下薛辞后,林溪云已经是个完美符合豪门形象的贵妇人,从思考、言行到举手投足间的仪容姿态。
    同时,孩子的出生也让她的心变得柔软,明白父母拉拔自己长大的不易,有了孝心,懂得孝顺。
    所以哪怕对父母将曾经给自己独享的爱全部转移给妹妹而难受,在母亲拉过她的手叮嘱,要她多照顾对方时,林溪云依然二话不说答应下来。
    没想到后来会发生这样的事。
    “爸坚持那是意外,只有一次的意外。”
    “而小姨……小姨没说什么,至少在我们面前没说什么,像是默认了父亲的说法。”
    薛薛注意到薛辞的用词。
    “像是?”
    对于薛薛敏锐的观察力薛辞早已不意外,他苦笑道:“小姨后来被外公外婆接回去了,精神状况一直不太好,妈后来去见了她一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回来就吵着要和爸离婚。”
    当然,这婚最后是没有离成的。
    薛辞那时毕竟还小,除了印象深刻的部分,一些细节早就模糊了。
    只是那两年在薛辞的记忆中格外灰暗,家不像家,更像被团团乌云给笼罩住的一块地儿,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人有着最亲密的关系和最遥远的距离,压抑的氛围让人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小姨的存在就是一根刺,卡在妈的心里,就算拔掉了,伤口也无法完全愈合。”
    最后,薛辞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薛薛看着他。
    薛辞却避开了她的视线。
    “那阵子,明珠是家里唯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所以只有在面对明珠的时候,爸妈才会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那样自然的相处。”
    “后来小姨在外公外婆的安排下嫁到外地,爸也买了新房子,带全家搬过来,就是这里。”
    薛薛顺着薛辞的目光,望向薛家大门外一片修剪平整的草坪。
    “离开原来的环境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爸和妈绝口不提当年发生的意外,依然是大家称羡的模范夫妻。”
    薛辞顿了顿。
    “这样说可能有点马后炮的意思,不过如果没有明珠,我觉得他们可能没办法再相安无事二十几年,而是早就撕破脸了。”
    毕竟两人的性格同样刚强,只是一个显于外,一个隐于内。
    而薛辞这一番话也让薛薛明白,林溪云为何会对薛明珠格外偏爱。
    这个孩子的意义是不同的,不论有没有血缘羁绊,她的存在挽回了林溪云岌岌可危的婚姻和差点支离破碎的家庭都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没有抱错孩子的意外,自然,这份偏爱会落到薛春安的身上。
    说到底,命运将两个少女的人生错置,连带着将身边人的感情也错置了。
    可是薛春安怨的从来不是这些,诚然,薛明珠得到薛孟武和林溪云的疼爱,不过薛春安也在薛茂和王小兰的身边好好长大了,如果没有被认回怀北薛家,她的未来或许没有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也会见证不同的风景,开创属于自己的人生。
    可她错过了那样的机会,也不再有选择的余地。
    既然决定将自己认回去,为什么连多一点信任和陪伴都吝于给予呢?
    那和生而不养又有什么差别?
    “我不是想为明珠开脱,也不打算替爸妈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辩解,只是……”
    “走吧。”
    薛辞一愣。
    他看向薛薛。
    女人素净的小脸上一对柳叶眉弯弯,带着盈盈笑意,迎向阳光站立,整身线条柔和妩媚,气质婉约娴静,是难得在薛辞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
    没有针锋相对,不再阴阳怪气。
    他应该感到开心的。
    不论这些话薛薛听不听得进去,至少她的态度已经不若开始那样冷漠又戒备。
    可是……
    看着转身朝屋里走去的薛薛,薛辞莫名其妙有种鼻酸的感觉,与两人那回在医院见面的时候相似,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还不待他细思,薛薛的身影已经消失于视野之中。
    薛辞赶紧收敛心神,步履匆匆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