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1)上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41)上

    正在滑手机的薛薛闻言停顿下来。
    她摁熄屏幕后,抬头。
    没有看薛辞,只是盯着前方。
    这个消息是薛辞在叁天前通知薛薛的。
    因为她寄给路祈盛的调查报告,怀北薛家掀起了一场小型风暴,激烈却短暂,最后如汤泼瑞雪,风卷残云一般,以薛明珠的离开告终。
    尽管每个人的心里都明白,事情不会那么轻易的结束。
    就像现在,薛薛知道薛辞的话还未说完一样。
    与其说是结束,不如说是画下暂时的休止符,不过是一个阶段的告终与另一个阶段的开始。
    “我……没想到明珠会做出这种事。”踩下剎车,停在红灯前,薛辞微微垂下眼睑。“应该说,没有人能想到明珠会做出这种事。”
    薛薛没有接话。
    午时的阳光总是刺眼的,大面积洒落下来,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缀上灿灿金光。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最适合回家的日子。
    就是不知道薛孟武和林溪云会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迎接自己。
    再次起步前,薛辞的眼角余光扫过薛薛。
    那张与他与林溪云都有几分相似却又更为精致漂亮的侧脸沐浴在暖色调的光线中,勾勒出清晰的眉眼线条,分明是柔和的,却又透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淡漠来。
    蓦地,薛辞心下一紧。
    虽然他是薛春安血脉相连的手足,可大概,自己在她心里可能只比陌生人还要好一点或……糟糕一点?
    认知到这个事实的瞬间,薛辞觉得整个人都空了下来,尤其是胸腔里装着心脏的地方,好像破了个洞似的,呼噜呼噜漏着风。
    哪怕气温再高气候再炎热都温暖不了现在的他。
    还有过去的薛春安。
    兄妹俩一路无话。
    薛薛觉得有点奇怪。
    她能感觉到薛辞的欲言又止,原本以为对方是要为薛明珠开脱而感到厌烦不想搭理,然而随着时间过去,薛辞只顾专心地开着车,薛薛便发现自己可能会错意了。
    薛辞有话要和她说,却难以启齿。
    如果不是关于薛明珠的,那还有谁会让他犹豫不决,瞻前顾后?
    就在车子驶进别墅区的警备大门后,薛薛终于得到答案。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怪我们。”
    薛辞的手放到中控板上,将正播放的音乐关掉。
    薛薛垂眸,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知道接下来才是重点。
    “你没有错,春安。”
    “错的是我们,不是你。”薛辞的声音轻缓,语气却是沉重非常。“我……”
    “道歉就免了吧。”薛薛打断他。“如果是替他们道歉,就更不必要了。”
    “他们”是谁,不用明说,两人都心知肚明。
    在薛辞将车开进车库,转掉钥匙熄火后,薛薛终于转过头看着他。
    “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一样的话并没有任何意义,就像很多人嘴上说着爱,身体却毫不犹豫的出轨一样。”薛薛淡声道:“如果言行不一,说得再情真意切都只是谎话而已。”
    “顶多是比较好听的谎话。”
    “对吧?”她问薛辞。“哥?”
    薛辞哑口无言。
    他知道薛薛说得没错。
    虽然每个人的个性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然而世界上确实有一部分人用与行动完全相反的言词来掩饰心虚,久而久之就融入日常生活中,变成了本能的反应。
    伤害,再道歉。
    道歉完,继续伤害。
    循环因此不停重复。
    薛辞头一次清楚意识到,自己帮薛明珠说话就像往薛春安血淋淋的伤口上洒盐,一次又一次,伤口非但不会好,反而不断恶化,到最后,要不任由它完全溃烂,要不狠下心将它从自己身上割除,可无论前者还后者,都已经造成不可抹灭的伤害。
    薛薛看着薛辞的脸色不停变化,直到归于沉寂,只余一片灰白。
    她想这次薛辞是真的懂了。
    懂他一直以来的自以为是有多么虚伪。
    然而他永远不懂的是,他真正该道歉的那个女孩已经不在了。
    不是所有错都有办法弥补,也不是所有人都来得及挽回。
    “你说得没错,春安。”
    漫长的彷佛没有尽头的一分钟过去了,薛辞摇下车窗。
    冷气散去,热风扑面而来。
    “有些事,你应该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