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9)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9)

    “天气那么热,你还穿高领的啊?”
    “唔。”
    薛薛含糊地应了一声。
    言可莉倒没在意,只是进到家里后忍不住发出夸张的惊叹。
    她差点儿要以为自己走错房子了。
    虽然格局和摆放的家具都还是一样的,然而在换上新的桌布、地毯还有窗帘后,整个空间却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彷佛走进了样品屋,瞬间就提高不少档次。
    “原来你传那些图片过来是认真的啊。”言可莉显得很开心,眉眼弯弯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呢。”
    “嗯,当然是认真的啊。”见言可莉一如既往的神经大条,薛薛松了口气。“要换季了,就想说也该换个心情。”
    顿了顿,她问:“喜欢吗?”
    “当然!”言可莉诧异地回头看薛薛一眼,同时把行李箱拖到角落放下,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卧槽,你不会全部请人重新装修了吧?”
    薛薛趿拉着拖鞋慢悠悠地跟在她后面。
    “没有到重新装修的地步,只是……稍微做了点调整。”
    哪怕已经过去好几天,那场欢爱留下的痕迹与气味也早已散得干干净净,在薛薛踏入厨房后,蓦地涌上的记忆依然历历如绘,鲜明的让她不自觉红了脸。
    应该要多装一台空调的,薛薛想。
    “亲爱的。”
    言可莉猝不及防地扭过头,然后,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你脸颊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红?不会发烧了吧?”
    见言可莉表情担心,伸手就要来摸自己的额头,薛薛赶紧摆手后退一步。
    “没有,没事。”末了,还嫌不够肯定似的,又接了一句:“我好得很呢,真的。”
    饶是言可莉再后知后觉,这时也发现了不对。
    她瞇起眼睛,将薛薛从头顶到脚仔细“扫瞄”过一遍后,狐疑的眼神落在那张漂亮的,如出水芙蓉般娇艳又明媚的脸蛋上。
    她发现薛薛变了。
    和长相、身材都无关,而是气质的不同。
    如果没有认真端详,并不见得能发现这点细微又强烈的变化。
    言可莉一直知道自己的高中同桌兼现任室友是个大美人,在她对打扮不怎么上心的时候都能一眼看出来,更遑论现在的薛薛乌发披散,画着淡妆涂着口红,穿着高领削肩洋装。
    哪怕脚下踩着突兀的拖鞋,也无损于她身上那股让人目光不自觉就聚焦的魅力。
    像一株被人精心照料的玫瑰,在吸足土壤的养分后,迎着灿烂的阳光将枝叶与花苞完全舒展开来,绽放最浓艳的色彩。
    彷佛发现什么惊天大料的狗仔,言可莉双目放光。
    “你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闻言,薛薛无辜的看着她。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见言可莉摆明了不信,故弄玄虚的沉吟片刻后薛薛才道:“好吧,是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什么!”
    激动到都破音了。
    无时无刻都精力充沛的言可莉总能在不知不觉间就让人忘却烦恼,感受日常生活中一天过一天的平凡幸福。
    可惜……
    “我要回家了。”
    薛薛拿纸巾给言可莉擦脸。
    在宣布自己要回家后,言可莉整个人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接着,她突然说要给薛薛庆祝。
    于是两人就到附近的一间烧烤摊坐下,叫了两手啤酒,点了满桌串烧,惊人的份量还引得隔壁桌的客人看了好几眼。
    “我们才两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
    薛薛本来要制止的,却被言可莉豪气的大手一挥给挡下来。
    “甭担心,姐这笔单子成交后能抽成不少。”言可莉先是骄傲的挺起胸脯,又接着感伤地道:“咱们这是散伙饭了自然得吃好一点,这样未来才会更好!”
    见她连“姐”都用上了,薛薛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一顿饭吃下来两个多小时,言可莉说得多,大部分都是在回忆高中时候的往事,薛薛则安静地聆听,偶尔应和一两句。
    “我那时候感觉你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真的,不是马后炮!”言可莉说着忽然抓起薛薛的手晃呀晃的。“好喜欢你呀,想着如果家里有和你一样的姊妹该有多好……多有面子……又漂亮,又善良,学习又好……”
    言可莉明显喝多了。
    她的脸红扑扑的,既是被热气熏出来的,也是受激动情绪影响的。
    “没想到……嗝!你真的是千金小姐……嗝!”
    “好了,什么千金不千金的。”哭笑不得的薛薛将言可莉手中的酒瓶抽出来,以免被误伤。“薛春安就是薛春安,不会因为换了个身分就不是薛春安了。”
    说着,她从包里掏出纸巾。
    “你鼻涕都流出来啦。”
    言可莉大概真的醉了,听薛薛这样说也只是嘿嘿笑。
    “春安……”
    手一顿,见言可莉眨巴着眼睛盯住自己,薛薛低低应了声。
    “就算搬回家里了,有时间还是要一起出来吃饭哦。”言可莉乖乖地抬起下巴让薛薛给自己擦脸,同时口齿不清地道:“不要像之前那样,毕业了就一个人跑到京市,都不来找我玩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