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8)中(H)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8)中(H)

    薛薛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
    穆戎将手伸出来,抓住她的。
    指腹上头留下淡淡的水印,是从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
    这个认知让薛薛胀红了脸,漂亮的颜色彷佛要从薄薄的面皮里渗出来,像颗娇艳欲滴,饱满多汁的蜜桃,鲜嫩的外表下透出一股熟烂的香气,让人见了就想咬上一口。
    穆戎是个行动派。
    想到,就做了。
    鼻尖被轻轻咬了下的薛薛,眼中浮现茫然。
    穆戎是属狗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喜欢东啃西咬,活像要在自己领地上撒尿标记的大狗狗?
    “感觉到了吗?”将薛薛的掌心按到自己的西裤上,穆戎用温柔到几乎要滴出水来的语气低声道:“我很有感觉了哦。”
    “……”
    “帮我拿出来好不好?”他继续哄着。“那么多天,它好想你了。”
    “……那你呢?”
    穆戎一怔。
    感受掌心触碰到的坚硬,薛薛一下子笑得慵懒又狡黠,与方才那傻呼呼的样子形成强烈反差。
    “我说你呢?”她揉着男人的性器,五指不经意收拢,小幅度画着圈儿。“小穆戎好想我,那穆戎也有很想我吗?”
    眼睛一眨,媚眼一抛,男人的骨头都要酥了。
    他觉得自己要收回以前对薛薛是小狐狸的评价。
    这哪里是什小狐狸,分明就是小妖精,靠吸食男人情感与爱欲为生的小妖精。
    偏偏就算知道薛薛是在捉弄自己,穆戎也无力抗拒。
    他想自己真要栽了。
    没有屈服于穆一典的算计,却跌倒在薛薛挖的坑里。
    “说呀。”为了对穆戎的安静表示不满,薛薛加重力度。“有没有想我?嗯?”
    呼吸变得急促又沉重。
    就在薛薛以为穆戎要跟自己杠上了之际,猝不及防地,男人亲上她的耳垂。
    干燥的唇瓣在柔软的嫩肉上慢条斯理地摩娑。
    心里渗得慌,薛薛下手更没轻重了。
    她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即将失控。
    “我不只想你。”男人的话落实了薛薛的猜测,然而,却又远远超出她所能想象到的。“我还喜欢你。”
    动作停下。
    穆戎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透过空气精准地将每一个字送进耳里。分明拆开来读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组合在一起后却像裹着电流的音符,一股脑儿地往薛薛心里钻,劈哩啪啦地炸出微小又绵密的泡沫。
    直到沉淀下来,依旧带着悠长的余韵。
    穆戎的手扳过薛薛的下巴。
    强势的不让人有丝毫闪躲的余地。
    “我喜欢你。”他又重复了次,低哑的嗓音蕴着情愫,并不浓烈,却与穆戎的人一样,有着极强的存在感。“薛薛,我喜欢你。”
    他说。
    恍惚间,薛薛觉得自己见到了在招待所地下室,初次见面时候的穆戎。
    那时候,他深灰色的瞳仁就像被层层乌云给压住的天空,光线黯淡,空气稀薄,哪怕她就站在眼前,也像与穆戎间隔着千重山水。
    可忽然地,他们的距离拉得极近极近,可以听清楚彼此的呼声吸与心跳频率,可以感觉到对方融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用情人间充满亲昵与暧昧的方式。
    和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穆戎之于薛薛,薛薛之于穆戎。
    原来不是一见钟情才会轰轰烈烈,也不是朝夕相处才会日久生情。
    只要刚好是你是我,就可以。
    完全契合的滋味太过美妙。
    从薛薛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男人的性器是如何将闭拢的窄缝一点点撑开到连细小的血管都清晰可见的程度。
    湿漉漉的粉,又娇又艳。
    硕大的顶部先没入。
    然后是粗长的柱身。
    小嘴被迫张大,可怜兮兮地翕动着,试图将尺寸明显不合的异物吞入。
    太过淫靡的画面,让薛薛忍不住偏过头。
    可穆戎不让。
    他刻意放慢速度,温热的掌心绕过后颈,用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力度捏住薛薛的脖子。
    “看着。”
    他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
    “看我怎么进去的。”
    看我怎么进去你的身体,干你,爱你,亲吻你,拥抱你,占有你,然后……将我的全部交给你。
    受空间局限,性器入得深,速度却难以拉上来,在最初的激情过去后,穆戎很快就觉得难以尽兴。
    他的眼角余光瞥见薛薛才刚收拾干净,还没来得及将火锅备料放上去的餐桌。
    于是男人心里有了想法。
    “唔……不够……”穆戎突然停下,来势汹汹的情欲无处宣泄。薛薛难耐地扭着细腰,按在男人肩膀上的小手也不安分地游移。“你快些……还要。”
    见薛薛杏面桃腮,眼里水光滢滢,一副就是欲求不满的样子,穆戎的眼神暗下,在女人的小腿勾上来之际,忽然就着这个姿势将薛薛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