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8)上(H)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8)上(H)

    后腰撞上不锈钢台的侧面,虽然及时支撑住身体,还是疼得薛薛险些掉泪。
    不过她并没有时间去感受痛意的蔓延。
    男人的手指插进披散下来的乌发里,宽大的手掌包裹住她的后脑勺,以半捧半托的姿势将薛薛整个人往前带。
    空间在瞬间变得逼仄,高大的身躯把她困在自己身前的一方小小天地中,像叼回猎物的猛兽,迫不及待地在对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薛薛根本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绷住身体,任由男人粗暴地啃咬她的唇。
    牙关始终固守,不愿放外来的侵略者轻易深入。
    或许是意识到薛薛的抗拒,穆戎忽然松开她。
    两人的视线对上。
    灰色的瞳孔中漾出细微的涟漪,薛薛不知道是灯光造成的错觉还是自己缺氧下的臆想。她只是盯着穆戎的眼睛,恍惚间感觉里面彷佛生出一轮漩涡来,随时准备将自己卷入无尽深渊中。
    伴随粗重的喘息。
    穆戎并未停顿太久就又再次亲上来。
    这次,他用了和刚才的强硬截然不同的温柔,细细地舔舐,轻轻地啃咬,像恶龙对待被自己圈养起来的珍贵宝物,透出了郑重和怜惜。
    男人在兽性大发的时候,很多行为和言语都是不可信的。
    薛薛心里明白。
    然而……
    她主动勾住了穆戎的脖子。
    这是一个讯号。
    薛薛释放出来,穆戎接收到了。
    檀口张开,男人再无半分犹豫地深深吻住她。
    “嗯……”
    舌头抵进,卷住柔软,刮过腔壁,放肆吸吮。
    在潮湿温热的环境中,情欲的火苗已经燃起。
    同时,穆戎的手也没闲着。
    撩起棉衣下缘,长着一层薄茧的指腹先在女人敏感的腰窝上头打转儿,刺激的薛薛双腿发软,整个人无力地挂在他身上,柔若无骨似菟丝花般。
    “唔……”
    随着穆戎的手往上移,薛薛的身体也颤抖得更厉害了。
    一番摸索后,内衣的扣子被解开。
    失去束缚,饱满丰盈的双乳像白兔一样跳了出来,在空中不安地晃动着,带出奶白的乳波阵阵。
    这时,两人相贴的唇终于分开,牵出一丝暧昧的银线。
    眼含秋水,媚态横生。
    双颊泛起淡淡的玫粉,衬得女人微微上扬的脖颈素白纤细,细润的质地让人不禁想要留点什么在上头。
    心里想着,男人立刻就行动了。
    一颗颗鲜艳的草莓被种下。
    “不行……留痕迹……”虽然推搡的动作绵软,欲拒还迎般地,薛薛仍在试图挣扎。“会被看到的……穆戎……唔!”
    男人咬了她的锁骨一下。
    是真的有用上力气的。
    眼里浮现水雾,薛薛气得落下一记粉拳在男人的肩膀。
    穆戎却不以为意,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留下的印记,那是他的齿痕,以并不平直的线条烙在肌肤上,像是无声的宣告所有权。
    于是,他满意地笑了。
    弧度自然,线条流畅,深邃的轮廓变得软和,眼角眉梢间甚至带上几分孩子气,不再如沉沉暮霭,灰暗阴郁的叫人难以看穿。
    薛薛一下子怔住。
    穆戎这时候的表情太有杀伤力,或许连薛薛自己都没察觉,所谓的底线和原则在遇上男人的时候,总是一退再退直到退无可退。哪怕他们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也无碍在无形间想要亲近彼此的想法融入本能之中。
    喜欢就是这样微妙的事儿。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咬着。”
    男人把她的衣服下襬拉起。
    薛薛下意识照做。
    穆戎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真乖。”
    男人埋首在雪白的乳峰间。
    平常藏在衣物中,丰满又弹性十足的软肉泛着淡淡奶香,萦绕在穆戎的鼻间,抚平他灵魂深处的躁动不安。
    想要更多。
    于是贪婪的又嗅了一口。
    “嗯……痒……”
    带着潮气的热流喷打在敏感的肌肤上,连细小的绒毛都被惊动。
    薛薛难耐的扭着细腰,与男人紧密相贴的下身在不断的摩擦中被带动起情绪,春潮随之涌现。
    啜着奶尖的同时穆戎一双手也没闲着,粗暴地扯开薛薛的裤裙,隔着薄薄的底裤,带茧的指腹感觉到了一片湿意。
    动作一顿,男人笑了。
    “这么有感觉?”他问,也没想要得到薛薛的回答,自顾自地接着道:“妹妹都湿答答了,这是在发骚?”
    薛薛被穆戎摸得很舒服,意识也有些涣散。
    她先是下意识地轻哼两声,彷佛赞同了这个说法,又在见到穆戎不怀好意的邪笑后,慢半拍会意过来男人刚才说了什么。
    剎那,热度窜起,自后颈灼烧上耳根,漫出一片瑰艳的红。
    “你……”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会是从穆戎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没想好该如何反应,男人的胯部忽然往前顶了两下。
    这是个性暗示意味极强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