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6)上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6)上

    充满讥讽意味的言词让薛明珠的脸色看起来更苍白了,在阳光下呈现出近乎透明的质感。
    虽然不是让人惊艳的美女,却也是个身姿袅袅的清秀佳人。尤其是薛明珠很懂得自身优势,眼睑一垂,卷翘浓密的睫毛眨呀眨的,模样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姐姐,对不起。”她可怜兮兮的向薛薛道歉。“我错了。”
    这时,恰好有个同栋公寓的上班族经过,看了她们一眼。
    薛薛大概知道薛明珠打得什么主意了。
    心念电转间,她选择让薛明珠自由发挥。
    于是薛薛维持着高冷的姿态,淡声问:“你哪里错了?”
    闻言,薛明珠一怔。
    她显然没料到薛薛会完全不按牌理出牌。
    怎么能直接问自己哪里错了呢?应该……再次意识到眼前的女人与记忆中的薛春安似乎出现了巨大偏差,脑子一时紊乱到像有无数只蜜蜂嗡嗡嗡地在飞的薛明珠脱口而出:“我不应该……”
    “嗯?”
    对上薛薛似笑非笑的眼神,薛明珠如大梦初醒。
    为了将到嘴边的话吞回去,她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好疼!
    眼角通红,溢出了点点泪花。
    “我知道姐姐也不想嫁给路哥。”薛明珠语速飞快地道:“我也不想姐姐嫁给路哥啊……路哥是我的未婚夫呀……可是你们都已经上床了,还被那么多人知道,爸爸妈妈也把喜帖上的名字改成你的了……我又能怎么办呢……呜……”
    痛意果然使人头脑清醒。
    薛明珠这一番分明颠倒黑白,在某种程度上却也算还原了现实的本事薛薛还是很佩服的。
    如果不是自己作为当事人,她都想拍手鼓掌了。
    且薛明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情绪突然上来控制不住,竟真的抬起双手摀住脸,哽咽着流起泪来。
    这时又有几个年轻人经过,应该是准备去上学的高中生,身上都穿着制服,好奇的目光忍不住在薛薛和薛明珠之间徘徊。
    任谁看,这都像是单方面的欺凌。
    哪怕薛薛没有动手,两人的气质也决定了强势与弱势的一方。
    何况薛明珠哭得可谓真心实意,双肩抖动,呜呜咽咽,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感到如此委屈。
    这就是被偏爱的人,哪怕一点点小地方不如意,都能尽情宣泄出来。
    因为知道有人会心疼,有人会妥协。
    “哭够了吗?”
    高中生与上班族不同,或许是想看好戏,也或许是出于某种正义感让他们觉得自己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停下脚步,开始对着薛薛和薛明珠指指点点。
    声音不大,也能听得清楚。
    薛薛忽然就没了耐性。
    想到自己已经把照片寄给路祈盛,虽然对方估计还没上去收件,不过也不用她再浪费时间与薛明珠虚以委蛇。
    活像个跳梁小丑。
    薛明珠爱给人家看,就给人家看吧。
    敛下眼睑,薛薛周身的空气好像在剎那间冷却下来。
    本来还在和小伙伴嘀咕的高个子男生见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扯了一旁人的手臂,示意他们安静下来。
    薛薛的相貌出色,樱唇琼鼻柳叶眉,尤其是那一对波光潋滟的杏目,眼球白,眼仁黑,似珍珠色泽温润,又如黑宝石质地清透,在艳阳下光彩灼灼。
    不自觉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她往前走两步,在薛明珠面前站定。
    同时伸出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半强迫着她抬起头来。
    泪光滢滢,梨花带雨。
    不得不说,的确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
    可惜薛薛从来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你该和我道歉的,不是这个。”薛薛的声音淡漠,却透出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来的肃杀氛围。“薛明珠,事情过去了快叁个月,你真的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薛明珠惊惶地转动眼珠子。
    她开始意识到,事情往她预料之外的方向在发展。
    人类对于危险和恶意总有种直觉,看着近在眼前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薛明珠不自觉地颤抖如风中粟糠,摇摇欲坠。
    她想让薛薛闭嘴,可声音彷佛被无形的大嘴给吞噬掉了一样,任凭她再努力地张开双唇,也无法吐出只言词组来。
    就像那时候的薛春安。
    她多想辩解啊,薛明珠却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薛明珠来体会这样的滋味了。
    薛薛想着,身体涌现一股畅然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