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3)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33)

    魏美丽给她解释了一通药理。
    薛薛毕竟没有系统性的学过相关知识,只能从逻辑来简化。
    大致上就是说,透过多种药物的混合治疗,可以减弱毒素在体内的活性,虽然做不到根除,却能有效减缓渗透的速度。
    这也是为什么穆戎虽然看着比一般成年男性苍白清瘦,却不到让人觉得瘦弱,甚至还能保有一定肌肉量的原因。
    至于安抚穆戎情绪的方子,则是采用传统中药调配。
    “是在那串佛珠里吗?”
    魏美丽点了点头。
    “可是这样的做法,难道没有副作用?”
    薛薛道出了内心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本来正得意洋洋地叙述着自己如何帮助穆戎的魏美丽闻言,一双浅褐色瞳孔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下来。
    于是薛薛知道了答案。
    “什么副作用?”她追问。
    魏美丽瞪了薛薛一眼。
    好半晌后,才不甘不愿地道:“目前没有副作用。”
    薛薛眉头一皱,并不相信。
    还没等她质疑,魏美丽已经接着道:“可是混合疗法的效果越来越差了,可能是产生了抗性,也可能是积累太久已经无法用这样的方法继续压抑毒性。”
    薛薛恍然大悟。
    这样就说得通了。
    以穆戎的成长经历,他对周遭环境与人物应该是充满警惕的,然而才第一次见面,他就和自己提了交易,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就算男人已经仔细调查过薛春安的背景,也不应该做下如此冲动的决定。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而自己,已经是穆戎目前所能找到的最优解。
    那上辈子呢?
    上辈子穆戎没有与薛春安产生交集,却也活到将穆辉彻底击垮,并收拢怀城各方势力的时候。
    他最后肯定也采用了这个方法,不论心里愿不愿意,活下去,总是一个人最强烈的本能。
    尤其像穆戎这样的男人。
    那上辈子,是谁取代了自己的位置,成为穆戎的床伴?
    薛薛心里有微妙的不适感。
    她将这归功于通过肉体交流产生的占有欲而不愿深思,同时,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从魏美丽的诊所出来后,薛薛立刻在心里呼唤系统。
    她甚少这样做。
    一旦来到新的世界,薛薛就会自动屏蔽系统,到后来甚至连进度提醒都取消了,为的就是能更好的融入委托者的身分,替她们好好生活,实现心愿。
    然而有了顾虑,正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薛薛,难得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系统:“在呢,亲。”
    薛薛:“……上辈子待在穆戎身边的女人是谁?”
    系统:“穆戎?稍等。”
    系统:“气运之子的人生轨迹无法查询哦。”
    薛薛:“……是无法查询还是权限不够?”顿了顿,不待系统回答,她已经想到了法子。“是伊梨,对吧?”
    系统突然跳出来一连串乱码。
    薛薛于是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心情复杂的重新屏蔽掉系统,正打算找个地方安静的沉淀思绪,并思考未来该如何做时,竟意外遇到路祈盛。
    “春安?”
    听到声音,薛薛茫然的视线与路祈盛对上。
    她还想怎么那么巧就刚好碰上对方了,抬眸一看才发现,自己原来就站在路祈盛公司的楼下。
    路祈盛带薛薛到之前去过的私人茶馆。
    “你还好吗?”
    一坐下,薛薛就听路祈盛这么问。
    她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看着对方。
    “我看起来像不好的样子吗?”
    殊不知路祈盛认真地盯着她,特别真诚的“嗯”了一声。
    薛薛顿时无语。
    她端起茶盏,浅浅抿一口。
    温热的茶水转过舌尖,滑过喉咙,清香盈满口腔,又接着暖了脾胃。
    舒服地瞇起眼睛,阳光镀在她白玉般细腻无暇的面孔上,滢滢润润,美得像摆在橱窗里的陶瓷娃娃。
    路祈盛一时有些失神。
    这时候的薛薛,看起来格外温柔。
    哪怕知道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表面呈现出来的那样漂亮无害,可他忽然就有了倾诉的欲望,尤其是在对上薛薛黑亮亮清凌凌的杏目后。
    “我这阵子……想了很多。”
    薛薛斟茶的动作一顿。
    葱段一样细长白嫩的手指搭在壶柄上,吸引了路祈盛的目光。
    “我觉得……我好像不认识明珠了。”
    薛明珠自杀这件事,无疑给路祈盛带来巨大的阴影。
    过去的路祈盛虽然作为世家子弟,却并无世家子弟惯有的那些恶习和劣根性,相反的,他为人端正,待人谦和,只是骨子里依然有出生良好背景的人惯有的傲气,那是他立身处世的根本,也是他藏于温和表面下的固执。
    同时,路祈盛也是个好恶分明,贯彻始终的男人。
    所以他觉得照顾薛明珠是责任,就会一辈子承担起这份责任。
    同理,他觉得薛春安不安好心,就不会轻易改变对她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