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8)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8)

    话题跳转太快,穆戎的脑回路一时没能跟上。
    “什么?”
    茫然浮现,根根分明的睫毛随着他眨眼的动作而轻颤。
    这时候的穆戎与在薛春安的记忆里那个强大、可怕的形象完全沾不上边,甚至,薛薛觉得对方写满疑惑的脸更像是个出社会没多久的大学生。
    前提是那股迫人的气势安安分分地收敛着,没有发散出来。
    “你很信任魏医生?”
    换个说法,穆戎倒是马上理解了。
    他点头。
    “魏医生是我母亲的学生。”
    薛薛眼中划过一丝诧异。
    “学生?”
    “嗯,魏医生是个天才,十四岁就进医学院了。”
    “天才啊……所以你母亲也是医生?”
    “嗯。”
    一个救不了自己性命的医生。
    薛薛若有所思。
    “这样呀……”
    穆戎觉得女人在思考的样子很可爱。
    哪怕她板着张脸,可双颊却不自觉随着呼吸的节奏一鼓一鼓的,像只正在生气的小河豚。
    让人想戳一戳。
    心里这样想,穆戎的手就跟着动作了。
    “你做什么?”
    突然被指甲扎了下,思绪中断,薛薛瞪着男人。
    对方显得很是镇定,半点也没有被抓了个现行的心虚。
    “只是看你什么时候要起来。”
    这个理由倒是充分。
    薛薛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壁钟,时针正滴滴答答地往罗马数字iv靠近。
    的确该离开了。
    薛薛于是望向穆戎。
    神奇的是,穆戎一下就读懂了她的眼神。
    耳后根悄悄泛红。
    观察到男人的反应,薛薛眼睛一眯。
    手臂伸出,环上男人的脖子后,她靠近对方的肩颈,像小猫嗅食一样,闻着对方身上干净的气息,和着一股清浅的,令人心神不自觉沉静下来的檀香。
    就是这股檀香,压抑住穆戎血液里的嗜杀因子。
    薛薛有种强烈的预感。
    不过眼下,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
    “我中午没吃饱。”她说。“现在饿了。”
    “……我带你去吃东西。”穆戎的表情颇无奈。“你先起来?”
    有商有量的语气,可惜薛薛不买账。
    “你抱我我才起来,不然……”小屁股又故意蹭了两下,这回使足了劲儿的,刺激的穆戎好不容易褪下去的火气又隐隐有重燃的趋势。“我们就继续耗着吧,反正我现在是无业游民,有的是时间呢。”
    看到穆戎背着薛薛出来,朱栩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他眼珠子转了两圈,又接着用力揉了两下。
    然后终于确定,自己的眼睛好得很。
    穆戎在人前就完全不是方才与薛薛独处时候的模样了。
    虽然受体内的毒性折磨,男人身材较之寻常男性更为削瘦,然而穆戎本身骨架高大,身姿笔挺,西装随便一套,架势就出来了。
    尤其是他冷着脸的时候,墨灰色的瞳仁不带一丝情绪,衬得那张俊美的脸孔彷佛立于严寒之地的冰雕。
    如果忽略他背上的女人,模特一样的男人,矜贵冷硬的气质,倒不失广告大片的基调。
    “让你久等啦。”薛薛朝朱栩挥挥手。“辛苦了。”
    朱栩不知道自己该回点什么才合适。
    在穆戎的眼风扫过来之际,求生欲让他立刻低下头。
    薛薛正觉得没劲,穆戎已经加快脚步通过朱栩。
    同时,道出了一间以甜品闻名的私人招待会所。
    “到品香阁。”
    蔷薇馆与品香阁恰好位在怀城大丘山的一北一南。
    相比起蔷薇馆,品香阁是真正权贵的聚集地。
    没有刻意营造的神秘与高级,外表与一般朱门大院无异,却是内行人才知门道的隐蔽聚所。
    由于品香阁的主人嗜甜,这里网罗了世界各地的甜品师傅,深受名媛贵妇喜爱,然而品香阁平日作为私人招待会所并不开放,只有在一些特殊日子才对外营业。
    与其他访客不同,穆戎的座车直接驶进了主宅院,并在正院的大草坪前停下。
    “你肚子饿了吧?让朱栩先带你到前院,我和老爷子打声招呼。”
    穆戎和品香阁的主人有渊源,薛薛从只言词组间了解到这个事实。
    不过她的身分暂且不适合探究,从穆戎并不打算带她和对方见面这点就知道。
    “好。”薛薛笑了笑,聪明的没有多问,只是道:“我等你过来。”
    穆戎的眼神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柔和。
    在薛薛说到要“等”他的时候。
    “你先吃吧,我很快就过去。”
    薛薛跟着朱栩往前厅走。
    青石板路望不尽,两侧回廊春寂寂,重栾交峙间,小桥流水穿梭在典雅的园林造景中,禅意与古意交相辉映,衬出盎然生机,别有一番意趣在其中。
    “二楼有老板专属的包间,我直接带您上去。”
    走了大约十分钟,一幕绿竹围篱隔出主宅与前院,薛薛听到嘈杂人声,随口应道:“好呀。”
    没想到的是,才拐过个弯,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春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