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2)H(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2)H(下)

    男女间的情事,漫长到好像没有结束的一刻。
    雪白胴体被烧出淡淡绯色,连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灼人热度。
    分明不是幕天席地下毫无人性的交媾,却让薛薛有种被一头刚苏醒过来的雄狮压在对方领地上肆意挞伐的荒唐错觉。
    当她发现,穆戎已经完全听不进外界的声音后。
    除了较常人稍微苍白些的脸色,从男人的身形与面貌很难看出对方身上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薛薛也曾怀疑过这个说法的真实性,只是照着上辈子薛春安少得可怜的记忆,判断确实是穆一典做得出来的事情,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拒绝穆戎。
    而且薛薛也不觉得穆戎有必要诓自己。
    后来之所以答应,主要是因为路祈盛的选择太让人失望。
    薛薛惯来是个会盘算的,在和两人都没有感情纠葛的状态下,由穆戎递过来的橄榄枝,无疑可以成为命运的一个转折点。
    不见得会更好,却有更大的机会和更多的可能,所以最后,薛薛同意了穆戎的提议。
    以身为药,替男人解毒。
    荒谬极了。
    不论是这件事本身,还是她最后的决定。
    毕竟在这之前,她和穆戎也只见过一次面。
    薛薛必须承认,自己太过冲动。
    尤其是现在,面对彷佛有着源源不绝的精力,将她翻来覆去的摆弄、折腾,只恨不得能将性器长此以往地埋进穴眼,与之缠缠绵绵到世界尽头的男人,薛薛怕自己一不小心阖眼就直接上西天了。
    偏偏男人无知无觉,像一台不知疲倦为何物的做爱机器。
    “唔。”
    形成面朝下的姿势后,薛薛的臀部高高翘起,白嫩的臀瓣被男人的大手捧在掌中肆意把玩,染上深浅不一的红痕,像刚被采撷下来的水蜜桃,晶润饱满,丰盈多汁。
    散发出熟烂的香气。
    “嗯……”
    性器隐没于幽深的股间。
    啧啧的水声不绝于耳。
    花户被鞭笞到红通通的,媚肉失了弹性,无法闭拢,只能软软地依附在穴口,随着男人抽插的动作卷入、外翻,乐此不疲的重复一样的过程。
    奶子也一样。
    方才被男人含在嘴里啜得又红又肿的乳尖如今已是乏人问津,被迫摩擦着并不细致的纹理,如有蚂蚁在啃咬的痒化作火辣辣的痛意,与下身几乎要麻痹神经的快感形成鲜明对比。
    薛薛累极了。
    身体好像要融化了似。
    精液和着淫液滴滴答答地流淌到床单上,留下一滩滩散发出淡淡腥膻味儿的水渍。
    在位于地底的隐蔽空间里,白昼与黑夜似乎已经没有区别。
    对薛薛而言,这不是性事,而是献祭。
    更是一场赌注。
    关乎人生与未来。
    还有……尊严和爱情。
    穆戎的意识渐渐恢复清明。
    脖颈突出的青筋已经消去,深邃的瞳仁不再坠着沉甸甸的色彩,而是如拨云见日的天空,透出经过洗炼后澄澈、湛亮的光泽。
    平生第一次,自毫无理智的状态清醒过来,是如此的神清气爽。
    然而很快,他就想起自己在被本能彻底掌控前,发生了什么事。
    浑身僵硬,穆戎缓慢又迟疑地撑起身体,看着双目紧闭,睫毛如蝶翼颤动,哪怕正在昏睡着也不由自主地绷紧身体,咬住牙关,像在与恐惧拼命对抗的女人。
    精液、吻痕、赤身裸体。
    火辣又鲜明的记忆如海啸般侵袭大脑,带走侥幸,留下放纵的证据。
    他几乎要以为,薛薛没了呼吸。
    剎那,穆戎的思绪一片空白。
    他颤抖着将手指放到薛薛的鼻子下,感受到微弱却真实存在的气息流动后,不知怎的,竟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对穆戎而言,所有经历与情绪都是陌生的。
    按理,他应该戒备,应该抗拒,就如过往二十来年的人生那样,未来也应该继续维持下去。
    然而……
    发现薛薛的嘴唇在翕动,男人不自觉俯下身,想要听清楚她在说什么。
    “不可以再来了……呜……小穴,小穴好酸……要坏掉了……嗯……”
    穆戎眨眼。
    “你是机器人吗……肉棒怎么都不会消下去啊……呜……太大太粗了……吃不下了……”
    穆戎眨眼的速度更快了。
    “如果不是看在你中毒的份上……老娘,老娘下次找机会就把你那儿切了!哼……看你有多厉害……”
    下腹一束,头皮发麻,穆戎终于确定,自己现在不是在作梦。
    首-发:yushuwu.biz(wo𝕆18 ν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