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2)H(中)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22)H(中)

    自认已经看透穆戎心理的薛薛打定注意不理会。
    然而她忘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如待宰羔羊般,全身笼罩在男人的掌控之下。
    只要他想,便能控制她的感官。
    是以,在看出薛薛的想法后,穆戎依旧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甚至低低笑了声。
    磁性、沙哑,在并不宽敞的内室回荡,钻进耳膜,引起共振。
    男人很清楚自己的魅力。
    薛薛想。
    指头探进闭拢的花瓣中,分开羞怯半阖着的阴唇,精准的捻上正瑟瑟发抖的阴蒂。圆润小巧,精致可爱,是最敏感也最脆弱的地方,禁不起半点刺激。
    “呜……”
    隐蔽的快意卷土重来,且较前次更为汹涌澎湃。
    穆戎还是第一次摸到女人的私处。
    柔软却带有弹性,像新鲜出炉的包子,也像剥了壳的蚌肉,隆起的弧度恰到好处,贴合着掌心,刚好够他一手掌握。
    薛薛不知道穆戎想做什么,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应该将双腿合上好给自己多争取一些时间,然而身体好似有了自我意识,不由自主地就往两侧松开,也给了穆戎更大的方便。
    “真诚实。”
    不经意的一句话,让薛薛羞红了脸。
    她闭上眼睛,恰好错过穆戎脸上兴致盎然的表情。
    虚握住娇嫩,感受源源不绝的热度从掌心下方传来。
    颤动的阴唇时不时舔咬着皮肤,当他微微施加压力,那处儿就会像受惊般抽搐两下,接着吐露更多香甜的花蜜,没一会儿就将他的手给打湿了。
    有趣的反应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穆戎“玩”得不亦乐乎,像一个对新玩具充满好奇心的小朋友。
    不过他很快就不满足于此。
    当薛薛发现男人蠢蠢欲动的坏心思时,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经过充分试探,男人拨开湿答答的大阴唇,用指尖在花穴外围浅浅戳刺。
    “不……”
    青涩的甬道虽然已经被汁水给浸泡到发软,可男人带着薄茧的手指与幼细的嫩肉比起来仍是粗糙许多,磨得薛薛十分难受。
    “这样不舒服吗?”
    听出薛薛的呢喃,穆戎好看的眉头皱起,眼中浮现疑惑。
    “可是怎么越来越湿了?”他边说边伸进第二根手指。“而且咬得好紧,好用力。”
    “嗯……别,别说了……呜……好胀……”
    在穆戎把第叁根手指也塞进去后,薛薛的眼角溢出了生理性的泪花。
    痛意是真实的,然而从痛意中升起的搔痒像有人拿着羽毛挠过尿眼,反而更让人难耐。
    穆戎大概也看出了薛薛的言不由衷,手上动作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变本加厉的用手指根部与掌心交界的骨头按压住阴蒂,开始研磨起来。
    “嗯呀……”
    两重快感夹击下,薛薛终于攀底高潮的巅峰。
    大股大股透明的液体流淌出来。
    亲眼目睹小穴贪婪的张合,穆戎脑海里岌岌可危的理智线顿时“啪”地一声断掉了。
    男人最后选择顺从本能,做一头被欲望俘虏的野兽。
    “好烫……”
    话才刚落下,硕大的顶部已经挤开嗷嗷待哺的穴嘴,一点点往里深入。
    被撑大的感觉是如此明显。
    分身埋入潮湿温热的密处,爽得男人深深吐出一口气。
    对薛薛而言就不是这么舒服了。
    彷佛被一把烧红的铁器捅开,疼得她差点儿背过气。
    层层阻力并没有逼退穆戎,反而激起他的好胜心,只用一手箝制住女人的腰身,同时将两瓣贝肉拉扯开来,直到颀长的柱身被一截截吞没。
    “呼……”
    男人眼底有不寻常的猩红色隐现。
    淫靡的画面刺激感官,在这个过程中,性器又生生胀大了圈,上头盘据的青筋从穴口的软肉一寸寸刮过内壁,带来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夹杂在痛楚中,更是清晰。
    “唔……”
    浅色的唇被咬破了个洞,渗出一颗鲜艳的血珠子。
    血珠子融进穆戎的视野中。
    浓郁到几乎要凝结成实质的灰色开始扭曲,如同一轮漩涡,由外及内,由深及浅,带出圈圈流光闪动。
    “好深……呀……”
    薛薛尚未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开始重复同样的动作。
    打桩一样,往后抽出,往前插入。
    最原始的活塞运动,没有任何技巧可言。
    可光是这样都能让人体会到欲仙欲死的快慰。
    在一次次猛力的冲撞中,窄小的甬道如破败的城门,只能任由粗大的分身长驱直入,如同进到无人之境,不费吹灰之力便占领了丰饶的腹地。
    本应坚守冈位的媚肉甚至违背主人的意愿,争先恐后地缠上滚烫的茎体,献媚讨好,曲意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