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9)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9)

    在面子和利益前,亲情对薛孟武来说似乎一文不值。
    身体一瞬间涌现强烈的倦怠感,薛薛做了个深呼吸。
    尚且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路祈盛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那间公寓,其实是薛明珠私人的小天地。
    她大学有一阵子玩儿得还挺疯,经常在里面开趴通宵,虽然没有牵扯到什么违法乱纪的行为,可很多都是踩着线的。
    直到路祈盛回来,薛明珠为了不崩人设,一番收拾后,又恢复成以前那个跟在路祈盛背后跑的可爱小青梅,甚至还主动把他往门卫面前领。和薛孟武差不多岁数的大爷对人美嘴甜,和自己女儿一般大的小姑娘没有抵抗力,不只一次地夸她好福气。
    有这么个一看就是人中龙凤的男朋友。
    说到底,薛明珠就是想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没想到最后也因为这样翻船了。
    基本上路祈盛过来,门卫都是直接放行居多。
    这次值班的刚好又是最眼熟他的大爷。
    见路祈盛过来,还好心多嘴了句:“小姑娘最近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常常回来住,你是男人,得多让着点啊。”
    路祈盛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更觉得错都在自己身上。
    哪怕薛薛曾要他稍安勿躁,静观其变,路祈盛也没听进去。
    于是,他上楼的时候对薛明珠有多愧疚多心疼,在见到薛明珠几乎整个人依偎在另一个陌生却莫名有几分眼熟的年轻男子怀里后,就有多震惊多不可置信。
    那大概是路祈盛人生,除了醒来后发现自己竟和薛春安躺在同一张床上外,最狼狈也最茫然的时刻。
    心脏彷佛裂开一条缝,从里面淌出温热的鲜血。
    然而与其说那是被爱人背叛的痛,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怀疑。
    尤其是在薛明珠看到他后,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惶与心虚让路祈盛明白,眼前的画面不是自己一时眼花,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连自欺欺人的余地都没有。
    虽然后来薛明珠解释说对方只是刚搬进来不久,见过几次面的邻居而已,然而路祈盛已经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她的话了。
    人生来都有种直觉,如同测谎仪的第六感。
    路祈盛不是个会被感情冲昏头的男人,然而上辈子他却甘愿成为薛明珠的俘虏,任对方予取予求。
    最主要的原因是路祈盛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有错在先,必须赎罪。
    因为他和薛春安上床,让薛明珠受伤害,因为他和薛春安结婚,让薛明珠受委屈,在这样的先决条件下,哪怕后来薛明珠和穆辉在一起,屡次为了穆辉求到自己面前,在对方泪眼迷蒙地看着他那一刻,路祈盛都会记起那天。
    让所有人的命运发生转折的那天。
    尽管后来他渐渐对薛春安心动,且意识到这样的情感可能比之前对薛明珠的喜爱更为浓烈后,路祈盛选择的不是坦然面对,而是畏缩逃避,一次又一次的。
    直到他发现真实的薛明珠跟那个活在自己记忆里天真娇憨的少女似乎不是同一个人,后知后觉的男人才开始回头检视与薛春安的七年婚姻,还有薛明珠和穆辉七年来贪婪无度的索求。
    只差一步就能探知到的真相令人胆战心惊。
    可不等路祈盛揭开谜底,一场意外便夺走了他与薛春安的生命。
    徒留满腔悔恨与扼腕。
    而这辈子,薛薛的到来改变了一切。
    路祈盛看着红着眼睛拼命解释的薛明珠,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那天在茶室,薛薛对自己说的话。
    “薛明珠并不无辜。”
    “难道你真觉得那只是一场意外?还是……我拙劣又不讨好的设计?用给你也给自己下药这样愚蠢的方式?”
    在心烦意乱,自我拉扯的状态下,路祈盛不自觉就问出来了。
    “那天到底怎么回事?我和薛春安真的……只是喝醉了吗?”
    薛明珠瞪大眼睛。
    她知道路祈盛怀疑了。
    事实上,她也想引路祈盛往有人下药的方向思考,然而绝对不是在现在。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路祈盛?”慌乱过后,薛明珠反而镇静下来。“你现在这样问我,难道不就是因为觉得事情是我做的吗?”
    她甚少连名带姓直呼路祈盛的名字。
    对上薛明珠心碎的眼神,路祈盛嘴唇嗫嚅了两下却没说话。
    没有否认,只是沉默。
    于是薛明珠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路祈盛,你竟然不相信我……”她低声呢喃。“我要怎样才能证明清白呢……呵……”
    后来路祈盛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今天的事,还有之前的事,以及到底该如何处理,才能在将伤害降到最低的同时,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没想到两个小时后,路祈盛就接到薛明珠自杀的电话。
    虽然未遂,也足够男人惊出一身冷汗。
    同时还有对自己冲动的懊悔。
    听路祈盛说完,薛薛优雅地端起茶盏,低头抿了一口,觉得嗓子不再干涩后,她才用很轻的,像同情又像悲悯,或许还带了点嘲讽的语气,点出最重要的问题。
    “所以你说了那么一大段,是想告诉我什么呢?”薛薛放下茶盏后蓦地俯身,在路祈盛尚且来不及反应之际,伸出手指,按在他的胸膛上。“你动摇了,路祈盛。”
    你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