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8)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8)

    从薛辞那里,薛薛了解到薛明珠自杀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路祈盛。
    不过薛辞语焉不详,描述含糊,大概对于事情经过薛明珠也讲不清楚,或者,不愿讲清楚。
    想到那天见面,自己离开前特地叮嘱过对方的话,薛薛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春安?”发现薛薛没有在听自己说话,薛辞拧眉。“你……”
    薛薛抬眸。
    薛辞一怔。
    对方熟悉的脸孔上,那对与自己和母亲都极为相似的黑色瞳仁里,带着令他感到十分陌生的情绪。
    彷佛在无形间已经是咫尺天涯,相隔千山万水。
    有什么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薛薛盯着薛辞,自然没错过他眼中一闪而逝的复杂,那是毫无来由,单纯出于本能的悼念。
    人似乎总容易犯同样的错误,拥有的时候不懂珍惜,等失去了才来追悔莫及。
    可时间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错过与过错而停下匆匆脚步。
    薛薛并没有在医院久留。
    薛明珠刚刚睡过去而已,薛辞本来要把她叫醒,却被薛薛阻止了。
    “还是算了吧。”她声音温和,笑意却不及眼底。“薛明珠也不见得会想见到我。”
    这话已经足够直白。
    薛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思来想去,也就是因为路祈盛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才惹来这些麻烦。想到这里,薛辞本来对路祈盛的欣赏也有些变味儿了。
    对于薛辞的脑内活动,薛薛猜不到也不感兴趣,只是这些深层的意识还是从男人表情的变化中透露出一点端倪。
    若以薛孟武和林溪云做标竿,其实薛辞对薛春安不说有多好,至少还拿她是个亲人看。
    虽然两人偏爱薛明珠的“毛病”在薛辞身上也同样见得到,不过男人的大脑至少是独立运转的,行为也有迹可循,不像薛春安名义上的父母,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做出来又是另外一套。
    分明没有对薛春安尽到教养的责任和义务,却用父母的身分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让薛春安必须感恩戴德。
    凭什么呢?
    “哥。”
    薛薛突然开口叫自己,让薛辞有些怔忪。
    熟悉的眉眼,相似的五官,是眼前的年轻女人与自己血脉相连最好的证据。
    她才应该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奈何因为命运该了个大玩笑,从此与另外一个女孩调换了人生。
    虽然在十八年后真相被发现,于是一切看似重回正轨,然而与家人间共同的经历、记忆还有感情,却不是用几张书面数据就能填补得回来的。
    或许对当事人与两家人来说并没有谁对谁错,大家都是受害者,可薛春安的确是受委屈了,谁也不能否认。
    尽管如此,她依然很好的长大成人。
    这大概是最让薛辞感到庆幸的。
    收到匿名邮件的当下,薛辞直觉以为是恶作剧,然而那张存于附件中,薛春安回眸张望的画面却让他惊愕的瞪大双眼,感情已经先于理智一步吩咐人下去调查。
    叁天后,摆在眼前的,是他不得不接受,也是怀北薛家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虽然对薛春安没有太深的感情,可在薛辞劝人回来时,固然有爷爷的意思在,其实,他内心也是带着一分期待和一丝亏欠的。
    只是他向来不擅长表达心思,而一个人能放在感情上的精力有限,在有限的精力里,薛辞又习惯了以薛明珠为优先,到后来,补偿流于表面和形式,就和薛孟武、林溪云做得没两样。
    这不是薛春安要的。
    自然也不可能是薛薛要的。
    “我不会嫁给路祈盛。”
    她说。
    “我没有欠任何人。”
    “也没有义务替薛明珠造得孽负责。”
    待薛辞反应过来,要追问薛薛这话是什么意思时,她人早走远了。
    薛明珠上辈子就是用这样含糊不清的语句误导了许多人,把薛春安塑造成一个居心叵测、别有用心的绿茶婊。
    哪怕薛春安其实什么也没做,而薛明珠什么都做了。
    既然如此,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相信薛辞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想着,薛薛拨出一通电话。
    “我看到一个男人从她的公寓里走出来。”
    “而且……看起来与她很亲密。”
    听到这里,薛薛脸上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内心却是波澜起伏,只因她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
    路祈盛居然见到穆辉了。
    薛明珠在念书的时候,因为大学距离家里有一段距离,林溪云便自掏腰包给她买了间平层公寓。不大,却胜在地段好,采光佳,绿化完善,交通也十分方便。
    所以后来薛春安在京市收到一套价值差不多的房子,并不全然如薛辞当初说得那样,是因为薛孟武关心她才托关系给她置办的。
    不过是怕养女有的亲生女儿没有,被人知道后会丢了面子。
    这点连薛辞都不知道。
    薛薛倒是一下就想明白了。
    除了感叹薛孟武的心思缜密,也觉得齿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