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7)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7)下

    一哭二闹叁上吊。
    薛薛怎么也没想到,像薛明珠这样自私自利的女人竟然舍得拿伤害自己来当武器。
    在上辈子,这件事并没有发生。
    毕竟上辈子的薛春安很快就认命了,她在浑浑噩噩中嫁给路祈盛,又因为路祈盛对她成见已深,轻易不回家,给了薛春安大把的时间和空间可以好好思考。
    于是薛春安慢慢摸清,薛明珠打得是什么如意算盘。
    可惜事情已成定局,她孤立无援,能做得也只有从身边的人开始,一点一点图谋。
    包括路祈盛的爱在内。
    可这辈子事情的走向截然不同。
    薛薛毅然决然地离家,因为态度坚定,薛茂和王小兰依旧对自己亲手养大的女儿有基本的信任,没有轻易听信薛明珠的谗言,出面劝诫。
    同理还有薛辞。
    至于薛孟武和林溪云,两人自顾自地和路家有条不紊得将联姻的计划安排妥当,可只要薛薛一天不回来,婚事就一天不能成。
    夜长梦多。
    时间拖得越久,变量越多。
    薛明珠心里着急,无奈薛薛油盐不进,完全不理她。
    她只能转而从薛孟武和林溪云那里下手。
    没想到的是,薛孟武和林溪云竟有志一同地认为,薛薛不过是为了争取更多一点筹码在做垂死挣扎。
    “她怎么可能放弃薛家的富贵?”
    “明珠,妈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你说,过惯了这样的生活后,还舍得下吗?”
    薛明珠一怔。
    自然是不能。
    否则薛明珠当初也不用想方设法地留下,甚至为了继续在怀北薛家有一席之地,腆着脸去“讨好”和“迎合”薛春安。
    不正是因为当惯了大手大脚的千金小姐,过惯了在家有人伺候出门有豪车接送的日子,习惯了吃穿用度无一不精无一不巧的生活,哪怕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也在盼着能与自己享受天伦之乐,薛明珠依然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养父母这边。
    可这是薛明珠,不是薛春安。
    薛春安她……
    望着林溪云自信又带着点鄙夷的神色,薛明珠心中一哽。
    她隐约觉得薛薛不会就这样妥协,尤其是从被“捉奸在床”后,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是过去从未有过的。
    薛明珠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可薛薛一天不回薛家,一天没有嫁给路祈盛,她就感到焦虑烦躁,无法静心。
    这是做了坏事的人会有的心虚。
    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事情照着自己预想的发展下去,否则就会疑神疑鬼,草木皆兵,怀疑是不是自己干得亏心事曝光了,接着便心神不安,坐卧不宁,惶惶度日。
    然后,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很容易一头脑热就做出更糟糕的决定。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自我实现。
    在穆辉刚和她吵了一架,接着路祈盛又找上门来质问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后。
    好巧不巧,两个男人还撞上了。
    虽然薛明珠脑子动得快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可路祈盛如果有那么容易被忽悠,也就不会是路老爷子最看好的孙子了。
    “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祈盛哥,你相信我,相信我好不好?”
    这段日子,薛明珠精神处在高度紧绷的状态,整个人非常敏感。
    薛家乌烟瘴气,穆辉步步进逼,就连在外头,虽然大家明面上没说什么,可薛春安即将代替自己嫁入路家的事早已不是秘密,一夕间,薛明珠好像又回到自己身分刚曝光那会儿,与圈子产生无形的隔阂,显得格格不入。
    于是,路祈盛的质问便成为那一根导火索。
    困局难解,薛明珠心志不够坚韧,便只想得到以此来化解当前危机。
    “爸和妈先回去了。”
    知道薛薛要过来,薛辞提早一步到医院楼下的绿化带等她。
    薛薛就是知道薛孟武和林溪云不在才当机立断,直接打车到医院。
    “嗯。”和薛辞从侧面的楼道绕进去,薛薛问:“薛明珠现在状况如何?”
    “基本无碍,伤口不深,就是发现的有点晚,失血过多,不过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医生说再住院两叁天观察下,没事应该就能出院。”
    “这样啊。”
    薛薛回了叁个字应付。
    两人一时无话。
    薛辞忖度着,现在或许是把事情问清楚的最佳时机。
    “春安……”
    “薛明珠为什么会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