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1)(ωоо1⒏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11)(ωоо1⒏

    言下之意就是拒绝了王小兰的提议。
    方才,趁着办理手续的空档,薛薛已经和薛春安在怀城的高中同桌联系上,对方现在为了工作方便在外面租了间套房自己住,还有空房间,薛薛打算过去叨扰几天。
    至于怀北薛家,她暂时不打算回去了。
    王小兰闻言也没逼她,只是又叮嘱了几句。
    薛薛一一应声,最后听出女人的犹豫,淡淡道:“妈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王小兰那边安静了一瞬。
    “今天的事……”
    “不是我做的。”薛薛直接给出答案。“就算喝醉了,我也不会主动和薛明珠的未婚夫发生关系。”
    她说。
    王小兰似乎松了口气。
    “果然是误会……唉。酒精这种东西,真的能不沾还是别沾的好。”
    听着对面的叨念,薛薛保持沉默。
    似乎,王小兰仍认为这一桩“事故”出自薛春安和路祈盛的酒后乱性。
    只不过不是由薛春安“故意”造成,纯粹是场意外。
    女人一颗悬起的心总算安稳下来。
    毕竟薛明珠话里话外,尤其是在薛薛离开后,都透着事情并不单纯的意思。
    也让路祈盛和薛孟武夫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倒是王小兰对从小养大的孩子还有点儿信心,看薛薛今天的表现就猜她十有八九是不知情的。
    对于这场混乱,薛薛没有太多感觉,毕竟随便拎个人出来怕是都不会联想到这场好戏出自穆辉的计划,由薛明珠亲手执行,为的只是路祈盛的愧疚。
    一个如此荒谬的理由。
    如果没有穆辉,薛春安也不会猜到这个可能性。
    将不论家世背景还是容貌姿仪皆属上乘的未婚夫拱手让人,反而对一个利欲熏心的私生子死心塌地,在一般人眼里,估计也是匪夷所思。
    可薛明珠还真就这样做了。
    爱得轰轰烈烈,痴心不改,按理那也是她自个儿的事旁人管不着,偏偏想拖着无辜的人下水,其心可诛。
    想到这里,薛薛也没了应付王小兰的心思。
    顺着对方的话哄上几句,便借口讯号不好将电话挂了。
    薛薛觉得自己心气不顺,有点儿急了。
    按理走过这么多世界,历经悲欢离合,兜兜转转把人生的酸甜苦辣咸都体会了遍,不说料事如神,好歹也能做到处变不惊,随遇而安才是。
    可不知缘何,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始终觉得烦躁。
    胸口有一股郁气难消。
    本以为是受薛春安残留在身体里的情绪影响,现在静下来仔细品味后,才发现原因是出在自己身上。
    思绪难厘清,再接到电话的时候,口气便差了很多。
    “喂?”
    “小安?”薛春安的高中同桌,薛薛未来的室友言可莉听出她话中的不耐烦,顿了顿。“没事吧?”
    “嗯。”
    薛薛没有把气撒到别人身上的习惯,而且本来就是她自己的问题。
    做了个深呼吸,把起伏的心情暂时压抑下来后,她问:“怎么了吗?”
    “哦,是这样,我们部门临时组织聚会,不好不去。”言可莉大概正在吃东西,窸窸窣窣,语气含糊。“备用钥匙放在左边数来第二个盆栽的土里,稍微拨一下应该就看得到了。”
    “好。”
    言可莉接着又交待了房东要求要注意的地方,等要挂电话前,她担心地问:“小安,你真的没事吧?”
    “嗯。”薛薛走进卖场,拉了一台手推车出来。“真没事,你不要担心。”
    “欸,那好吧。”对面传来准备开会的催促声,言可莉的语气变得又急又快。“如果有事等我回去陪你聊哈。”
    话落也不待薛薛回应,径自挂了。
    对方一直是这样的性子,直来直往,古道热肠,虽然和薛春安已经很久没见面,就偶尔在社群上聊聊天,节日时候互相发个红包祝福,然而当薛薛遇上困难,不抱希望地给她打了电话后,言可莉却二话不说的同意借宿。
    想到这里,薛薛笑了。
    有好人,有坏人,有一念之差做了恶事的胡涂人,也有不问缘由以助人为乐的善心人。
    还不算太糟,她想。
    “是怀北薛家认回来的亲生女儿没错。”
    “因为在京市读书,又很少参加社交聚会,所以并没有太多人见过。”
    “至于她和薛明珠的感情,之前应该是很不错的,数据显示薛明珠放假经常跑去京市找薛春安,直到这次回来……”
    朱烽偷偷觑了眼正阖着双目,状似在小憩的男人一眼。
    “怎么不说了?”
    察觉他的停顿,男人懒洋洋地掀开眼皮。
    灰沉沉的眼眸映着模糊灯影,朱烽悚然一惊。
    他赶紧收敛心神,用不带感情的语气继续念出下面递上来的资料。
    “薛春安和路祈盛酒后乱性,被薛明珠亲眼撞破,其他不相干的人很快被带离开,留下当时在场的人分别是薛孟武、林溪云、薛辞、薛茂和王小兰。”
    “虽然还没证实,但照路家那里传出的消息,联姻对象应该会从薛明珠换成薛春安。”
    “至于薛春安在当天就离开了薛家,先后去医院、银行、大卖场,最后返回住处,经过确认,她目前暂时借宿在高中同桌言可莉租的小套房中,日常生活……”
    男人手微微一摆,朱烽会意,立刻闭上嘴,低眉垂眼地站到一旁。
    是以他并未发现,男人一贯波澜不起,彷佛死水一样沉寂的瞳仁里,浮起了暗幽幽的火光。
    追·更:po18sf。cᴏm(wo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