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9)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9)

    “请问大概要等多久才有结果?”
    “嗯……因为每种药物残留在人体内的时间长短不一,以目前的检测来说,验血液与尿液是最快的,至于头发,因为您希望可以加快速度,并不建议。”
    “好,那我两种都要做。”
    医生有些错愕。
    “两种都要吗?”
    “是的。”虽然轻声细语,可薛薛的语气十分坚定。“两种都要。”
    从医院出来后,薛薛打了通电话给私家侦探。
    这是她在网上搜出来的,评价很好的一间店。
    不过在得知薛薛想要调查的对象后,对方却向她推荐了另外一个人。
    术业有专攻,同样是征信,领域和服务对象也有差别。
    “他对圈子很了解,手段也好。”
    “不过不是什么案子都接,通常要让他感兴趣才行,你可以问问。”
    接过名片后,薛薛没有浪费时间,当机立断约号码的主人出来见面。
    待她打车到咖啡屋时,男人已经坐在位置上等候。
    打着平头,蓄着山羊胡,咖啡色的皮夹克破旧泛黄,虽然个头不高,在人群中很容易被忽略掉,然而一与对方的眼神接触,薛薛立刻就知道这是个有两把刷子的。
    真人不露相。
    “你好。”眼中闪过一丝惊艳,男人主动伸出手打招呼。“我叫高山。”
    “薛薛。”回握后,她偏过头,颇好奇的问:“高山仰止的高山吗?”
    大概是没人这么问过,男人愣了下后,哈哈大笑。
    “是的,就是那个高山。”
    简短的自我介绍完,两人坐下来谈。
    薛薛并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我想请你调查一个人,跟踪一个人,而这两个人,应该是有点关系的。”
    她说得含蓄,只因为现在手上并没有证据。
    其实上辈子,在薛明珠和穆辉的关系曝光以前,薛春安就隐隐有预感了。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怀疑当初自己与路祈盛发生关系,有薛明珠的手笔在里面。
    说来也好笑,穆辉放在一般男性中的确称得上出众,尤其那张与生母有八分相似的容貌,否则当年穆老爷子也不会一意孤行,放着家中娇妻稚儿不顾,执意在外成立一个小家了。
    不过若跟圈子里的青年才俊比起来,好比路祈盛,那却是完全不够看的。
    也不知道穆辉到底给薛明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薛明珠的眼睛和脑子都不好使了。
    宁愿为他放弃路祈盛,伤害薛春安,甚至不惜大费周章替对方铺路,哪怕毫无胜算可言,也如飞蛾扑火,在所不惜。
    感情的个中甘苦与得失,或许只有作为当事人才能明白一二。
    可若以此为伤害他人的借口,那么,薛薛觉得这不过就是自私自利的体现而已。
    高山听她这样说,心里已经有数。
    “调查谁?跟踪谁?”
    没有多余的探问,薛薛很满意。
    “调查穆辉,跟踪薛明珠。”
    男人的喉结一滚,薛薛并未注意到。
    事实上,失态也就是瞬间的事而已,没有在他的表情中透露出端倪。
    “穆辉……穆家的那个私生子?”手指无意识揉着耳垂,是高山在思考的时候惯常会出现的小动作。“薛明珠,怀北薛家的养女?”
    薛明珠的事不是什么秘密。
    倒是穆辉被保护得很好,就连圈子里都少有人知道,被穆老爷子摆到明面上让穆戎对付的私生子全是障眼法,只是为了转移穆戎的注意力,好确保穆辉的安全。
    可惜穆辉不明白父亲苦心,只觉得自己受尽委屈,连穆家大门都进不去,才会勾搭上薛明珠,妄图利用薛家和路家的人情来搏一个上位的机会。
    他差点儿成功了。
    穆戎当年接手家主之位有逼宫的意思,穆老爷子虽然年老,可手头人脉不容小觑,加之穆辉选择切入的时间点巧妙,正是穆戎腹背受敌的时候,既要面对内忧,还要解决外患,同时遭逢心腹背叛,犹如被卸掉爪牙的猛兽,身陷囹圄,进退为谷,只差致命的一击就能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然而穆辉没那本事,且低估了穆戎的心智,后来一切真相大白,当初穆戎遭逢危机不假,可更多的是将计就计而非束手就擒。
    两人根本就不能比较。
    可因为穆辉和薛明珠的一己之私,怀北薛家和怀南路家却被一起拖下水,成为穆戎的报复对象。
    这辈子薛薛必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事发生。
    “我答应你。”
    “嗯?”
    对方的爽快是薛薛没料到的,照介绍人的说法,她本来以为定是要费上一番口舌才能说服高山帮忙,没想到……
    “关于收费标准和双方的权利义务我会再请助理和你联络。”
    “好。”
    和对方加完好友,还有其他事要办的薛薛没有久留就先一步离开。
    是以她并不知道,当她的身影一消失在转角,本来姿态闲适的高山就跟换上另一幅面孔似的,神情凝重的拨了一通电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