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8)下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8)下

    “春安,这是我的错。”
    路祈盛说话,薛薛便将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男人嘴上说着是他的错,可眼神透露出来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真有趣。
    薛薛等着他继续。
    “我刚刚和伯父讨论过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想,我应该负起责任。”
    最后几个字,路祈盛说得格外艰辛。
    可想而知,这或许不是他的本意,又或者,他理智上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情感上却不能接受。
    多矛盾的男人。
    薛薛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你确定?”她走到路祈盛面前,微微扬起头。“确定要对我负责?确定……这句话是真心的?”
    路祈盛藏着痛苦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他是真心的吗?
    他的确愿意负起责任,可这个责任,必须要他拿后半辈子的人生去承担吗?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路祈盛并没有想拿婚姻作筹码。
    是薛明珠的眼泪改变了他的心意。
    “姐姐她很不容易的,我鸠占鹊巢了那么多年,本来……本来姐姐应该和你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都是因为我……”
    “胡说。”林溪云语带哽咽,一把将薛明珠搂进怀里。“我们调查过了,孩子抱错这件事纯粹是疏失,是意外,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上天给我们的缘分,让你成为我们的孩子。”
    林溪云这番话可以说是把心窝子都掏出来了。
    反观在一旁作为薛明珠亲生父母的薛茂和王小兰见了这副母女情深的画面,只能相顾无言,摇头苦笑。
    不是感觉不到,薛明珠心里是抗拒他们的,可感觉归感觉,实际见到体会到后又是另一回事。
    对比起来,从小陪着他们的薛春安就像贴心的小棉袄,从来不用人操心。
    偏偏命运竟是对两个家庭开了如此大的玩笑。
    “老薛……”
    薛茂摇头,在怀北薛家,他们向来是插不上话的,所以两人平常也甚少登门,薛春安倒是经常回去探望,而薛明珠也就这次邀请他们过来,说是要给薛春安接风洗尘。
    两个孩子处得好,做父母的自然欣慰。
    只是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路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被林溪云安抚住的薛明珠,睁着因为哭得太用力而有些浮肿的眼睛,望着路祈盛。“我相信,我相信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她眸子里的光黯淡下来,弯弯的眼尾晕出大片红,看得路祈盛心疼。
    想说话,却被薛明珠伸出来的手指给抵住了唇。
    “就照爸爸说的吧,你和姐姐结婚。”
    路祈盛的瞳孔几不可见地放大后又收缩到了极致。
    “不……”
    “一切不过是回到正轨而已,路哥,祈盛。”薛明珠试图说服他,也说服自己。“姐姐是个好女人,你……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长睫轻颤,水雾弥漫。
    我见犹怜的姿态,卑微又痛苦的哀求。
    路祈盛与她对视片刻后,无奈地闭上眼睛。
    “好。”
    他自认不是个优柔寡断的男人,做出决定,那就没有再反悔的道理。
    然而没想到,薛薛竟会这样问。
    路祈盛在回过神来后,眼里多了探究。
    薛薛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任由路祈盛打量。
    短暂的沉默过去,男人哑着嗓子道:“我会负责,对你,对婚姻都是。”
    言下之意就是,两人结婚以后,哪怕路祈盛不爱薛春安,也会洁身自好,不在外拈花惹草,给予她作为妻子最大的尊重。
    不过这已经偷换概念了。
    而且上辈子薛春安婚后遭遇长达叁年的冷暴力,薛薛到现在都还记着呢。
    手指摩娑下巴,她“嗤”了一声。
    女人眼里的不屑、不以为意伴随着明晃晃的嘲讽甩在路祈盛脸上。
    他难堪的别过脸。
    “好了。”两人正僵持的当下,已经冷静下来的薛孟武面无表情地盯着薛薛。“祈盛愿意负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你不要不识好歹。”
    最后一句话,警告意味浓厚。
    薛薛眨了眨眼。
    彷佛是掐准时间,她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从兜里掏出手机轻晃两下,薛薛转身背对众人。
    “喂?对,嗯,本人。”她说话的音量并未刻意压低。“已经快要到了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谢谢。”
    摁熄屏幕,薛薛摸摸口袋,确定该带的东西都带在身上了后,随意地一挥手。
    “我预约了看诊,现在要去医院,你们慢慢商量,不用等我回来了。”
    话落,也不管大家反应如何,长发一甩,踩着轻松惬意的脚步便要离开。
    装饰得金碧辉煌的客厅鸦雀无声。
    目眦尽裂,赫然而怒,待得女人纤细的身影快要消失在视野中,薛孟武再难止住直直往上冒的滔天火气,也顾不上丢不丢脸了,暴跳如雷地喝斥:“薛春安,你今天走出去,就不要再回来了!”
    薛薛脚步一顿。
    薛孟武的胸膛剧烈起伏,再也不见往常的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尽管如此,他仍有自信会赢得和女儿间的这场“战争”。
    回到富贵窝的薛春安,怎么可能再舍得过平常日子?
    薛孟武这样想着,正打算缓一缓,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时,薛薛回头瞥了他一眼。
    那一眼里有太多情绪,斑斓若艳阳穿透枝叶间撒下的树影幢幢,最后却收敛成一丝微光,落入泥地,化作尘埃,再不见踪迹。
    “您随意。”她说。“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