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8)上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8)上

    薛薛再次出现,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所有人都在等她。
    不相干的人被请了回去,留下的也就只有两家父母,还有作为当事人的路祈盛。
    就连薛辞都因为公事先一步离开。
    他固然疼爱薛明珠,可这份疼爱,是必须被摆在事业后的。
    不过还是比薛春安好点。
    或许是因为骨子里流着相似的血脉,薛春安和薛辞的性子在某些方面极为相似,所以就如磁极的同性相斥一般,薛辞是最早接受薛春安回到怀北薛家的人,却也最不在乎她的身分是陌生人还是家人的。
    所以薛老爷子当初才会将认回薛春安的事交给薛辞去办。
    因为老爷子很清楚,自己一手教出来的孙子秉性如何。
    这点,薛薛也从薛春安的记忆里感受到了。
    不过她觉得,薛辞或许没有表面上来得那样淡漠,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表现,才能在顾全薛明珠的情况下,对薛春安释放善意。
    毕竟比起从小就爱撒娇卖痴的薛明珠,薛春安的个性对惯来不擅长主动的薛辞来说,并不容易亲近。
    这点,薛薛觉得时间能证明,不过对薛春安而言,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懒散的目光从容扫过在场所有人。
    用担忧却不赞同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薛茂夫妻,正和脸色苍白的路祈盛在低声交谈着的薛孟武,还有一脸恍惚的林溪云,与瑟缩在林溪云怀中,明显才刚大哭过一场的薛明珠。
    因为薛薛的出现,所有人都停下动作。
    谁也没想到薛薛的“整理一下”是半小时。
    薛明珠哭到最后,差点儿连眼泪都要流不出来了。
    幸好她方才面对路祈盛愧疚又无奈的目光,隐忍多时的情绪压抑不住,瞬间爆发出来,哭得足以让所有人相信,遭遇这件事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和即将步入礼堂的未婚夫。
    亲眼撞破两人“奸情”,任谁都会同情她的遭遇。
    薛明珠就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才会安排几个交情好的姊妹留宿薛家。
    虽然在第一时间就被薛孟武勒令封口,可八卦消息从来不是靠一人之力就能拦阻的,方才薛明珠看了眼朋友圈,果然大家都在传这件事。
    目的终于达到。
    薛明珠悄悄松了口气。
    没想到眼皮一掀,恰好对上正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的薛薛。
    剎那,薛明珠背上寒毛直竖,竟有种心思全被看穿的错觉。
    一切彷佛无所遁形。
    她忍不住往林溪云的身边靠,同时将整张脸埋进女人泛着淡香的怀抱中,以此遮挡薛薛尖锐的目光。
    林溪云回过神来,看向薛薛。
    薛薛这时已经将视线收回。
    她把玩着自己的耳饰。
    成串的星星以流苏状设计,轻巧又漂亮,挂在白皙的耳垂上,银光闪闪,璀璨夺目。
    见她还有闲心,好不容易心气顺了些的薛孟武脸色又拉下来。
    “薛春安!”
    连名带姓,每个字里都夹杂怒气。
    “在这呢。”将手放下,她笑着应:“我耳朵没背,您小声点。”
    “……”
    谁都没想到薛薛会这样和薛孟武说话。
    在过去,虽然薛春安和亲生父母间的关系一直不咸不淡,然而该有的尊重都有,除了坚持去京市念书这件事外,薛春安基本上是没反抗过薛孟武的。
    所以薛孟武一时也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薛薛走近,伴随陌生的香味钻进鼻间,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了。
    有的人表面看起来温文儒雅,风度翩翩,其实骨子里刻着古老的教条,将所有相悖的意见都当成蔑视。
    好比薛春安的父亲,薛孟武。
    “你!”
    “怎么,爸也和妈一样,打算未审先判,顺便打我一巴掌吗?”
    闻言,薛孟武不可置信的瞪圆了眼,他的肩膀随着呼吸的起伏而抖动,脖颈间的青筋突出,一跳一跳地,瞧着十分可怖。
    “春安……”王小兰率先回过神来。“你怎么和薛先生……你怎么这样和你爸爸说话?”
    “就是啊。”薛茂大概也没想到他们难得过来一趟却遇上了这种事。“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好好说,别意气用事……”
    薛薛听得出来,养父母的语气是关心多于责备,所以她没有反驳两老的话,只是挑起一边眉梢,颇为无奈地道:“我倒是想好好说,可前提是他们要让我说呀。”
    言词间不加掩饰地讽意让薛孟武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
    薛薛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手里有棍棒,薛孟武肯定会直接挥打下来。
    可惜他手里没棍棒,路祈盛的开口,也让薛孟武不得不将脾气给暂时压住。
    倒不是怕这个后辈,只是薛孟武爱面子,但凡还有点理智,在“外人”面前,就算心里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他也会按捺着不发作。
    然后,伺机报复回来。
    所以上辈子,自薛春安的“丑事”闹到人尽皆知那一刻,薛孟武心中残存的一点对自己孩子的爱惜之心也烟消云散了。
    这就是薛春安的家人。
    一个有秘密,偏心养女的母亲,还有一个看重脸面,锱铢必较,把什么都放到利益的秤子上仔细衡量的父亲。
    两人倒真是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