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6)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6)

    “我用了七年才将他的心捂热。”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将往好的方向继续发展时,时间好像又回到我二十二岁那年。”
    “兜兜转转了圈,结局不过一场空。”
    薛明珠占据道德制高点后,仗着路祈盛的愧疚为所欲为,后来她交往了一个男友,是穆家的私生子。
    这个私生子,有着勃发的野心。
    于是薛明珠求到了路祈盛这里。
    这也是路祈盛将薛明珠这个人从心里最重要的位置往旁边挪的转折点,然而改变从来不是一朝一夕一蹴可几。
    所以在薛明珠来求路祈盛帮穆辉的时候,他答应了。
    穆家在城西,有黑道背景,掌控怀城地下经济的命脉,和薛家、路家都没有什么往来,然而在路祈盛的帮助下,穆辉竟还真抓住了机会一路往上爬,到后来,已经隐隐有与穆家少主穆戎分庭抗礼的态势。
    那时候薛春安和路祈盛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下来,虽然男人自己还未开窍,可薛春安能感觉得出来,自己正一点一点将薛明珠留在路祈盛心里的残根拔除干净。
    幸福似乎指日可待。
    可惜,薛春安没有等到那天。
    在一次连环车祸中,她和路祈盛双双丧命。
    “那不是意外。”
    “是穆戎派人做的。”
    “因为路祈盛帮穆辉,穆戎烦不胜烦,最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路祈盛毕竟是路老爷子钦定的接班人,路老爷子与穆戎的母亲曾结过善缘,所以在一开始知道他帮穆辉时,穆戎只是给予一些无伤大雅的警告,希望路祈盛能收手,如此,他也就当作没事发生。
    可惜路祈盛中了薛明珠的毒,面对鳄鱼的眼泪毫无招架之力,一时昏头做出许多愚蠢的判断来。
    到后来,连路老爷子出面都没用了。
    穆戎和穆辉间隔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由于穆辉被穆老爷子给护着,穆戎又刚上位不久,根基不稳,一时半刻还无法腾出手来对付他,没想到穆辉分不清轻重,还妄想争权夺位,后来自然是被处理了。
    只是把路祈盛和薛春安也一并拖下水。
    薛薛将薛春安的记忆接收完后,只觉得颇无语。
    她这次要待的世界,似乎集合了很多狗血元素?
    不过……
    “比起反派,路祈盛应该用男配来形容更适合吧?”
    还是那种身心奉献完没有利用价值就直接炮灰的可怜男配。
    薛薛的问题,系统很快给予回答。
    系统:“这世界的气运之子,是穆戎。”
    于是薛薛就懂了。
    和上辈子的易朗一样,有时候反派不见得是干了多罪大恶极,人神共愤的坏事,只是因为他不小心站到了主角的对立面。
    真惨。
    不过路祈盛也不冤就是了。
    自己傻的给人当枪使,怪谁?
    路家交到这样的人手上迟早要败,唯一比较可惜的就是薛春安了。
    薛薛的目光落到眼前的女人身上。
    美丽是必然的。
    薛家人都有一副好皮相,否则伊梨那时候也不会说薛明珠和薛家人生得并不相似,因为薛明珠就是个清秀甜美的长相,与美艳动人沾不上边。
    相比下,哪怕脂粉未施的时候,薛春安的眉眼都是漂亮的、妩媚的。
    眸光似水,风情万种。
    她安静地与薛薛对视。
    那双黑亮的眼睛,如今是一片沉寂。
    然而若仔细端详便会发现,在那冷淡的眸色中,蓄着热切、亢奋,似掺了团灰色雾霭的火焰。
    “你可以帮我吗?”
    沉默过后,她问。
    薛薛点头。
    “当然。”她笑了笑。“我就是为了帮你,才会出现在这里。”
    薛薛的声音轻轻细细,像怕惊扰了薛春安,又像是在诱哄着她。
    “所以,你有什么心愿,都可以说出来。”
    薛春安抿唇,望向薛薛的目光带着探究。
    薛薛则大方的任由她打量。
    她知道薛春安和之前的委托者都不一样。
    在虚空中,时间的流逝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薛薛展现了足够的耐心,哪怕亲和力稍嫌不足,依然让薛春安渐渐卸下防备,敞开心胸。
    “我知道我是被陷害的,虽然没有证据。”薛春安停顿几秒。“关于嫁给路祈盛这件事。”
    薛薛没有接话,等薛春安继续说下去。
    “不过嫁就嫁了,横竖嫁给路祈盛,我也不亏。”说着,薛春安嘴唇拉出一道嘲讽的弧度,也让她脸部的表情更加生动。“只是我不甘心。”
    说完这句,薛春安闭上嘴。
    薛薛明白她的意思。
    沉吟片刻后,她问:“你对路祈盛什么感情?”
    薛春安茫然了一瞬。
    回过神来后,她没有回答,而是疑惑地道:“这很重要吗?”
    薛薛毫不迟疑。
    “很重要。”
    关系着她该如何对待路祈盛。
    似乎是看出她的认真,薛春安敛下眼睑。
    薛薛知道对方这是在思考,毕竟上辈子,两人间的感情和经历就像一团纠缠的毛线,就在将要解开之际,陡然遭逢变故,一切化为乌有。
    所以薛春安也不知道,自己对路祈盛现在是什么想法。
    不过有一点她很肯定。
    “我希望他活下去。”薛春安开口了。“我也希望怀北薛家好好的,不是因为有多深的感情,而是我想让他们……明白薛明珠是什么样的人,然后,站到我这一边。”
    “我知道这其实没什么意义,却是我放弃原来的人生规划,为之努力了七年的事情。”薛春安的眼中有泪光一闪而逝。“所以……”
    薛春安看着薛薛,她直觉对方会明白。
    明白那些潜藏在她心里深处的爱与恨。
    无奈和不甘。
    既然如此……
    薛薛与她四目相对。
    半晌后,点头。
    “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