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5)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5)

    “姊姊,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那么信任你……你却,你却……”
    眼睛睁大,写满不可置信,表情伤心欲绝,是被亲近之人背叛的伤痛,还不待脑子昏昏沉沉的薛春安反应过来,薛辞、薛孟武、林溪云、薛茂、王小兰,还有许许多多的人闯了进来。
    接着就是一阵兵荒马乱。
    那是薛春安人生第二次割裂。
    她和路祈盛上床了。
    薛春安对这一夜没有留下任何印象,然而身体的酸痛,皮肤上斑驳的红痕,还有两腿间彷佛被撕裂一样的麻胀感,无不说明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若说薛春安还心存侥幸,在看到床单上那一滩血迹后,也只余冷汗涔涔的惊惶。
    同样的情绪还体现在另一个当事人身上。
    路祈盛那对工笔画般浓黑的眉紧紧蹙起,指尖颤抖,面色发白,下颚线绷起,如刀刃锋利。
    他显然是在试图回想,然而就和薛春安尝试的结果一样,一无所获。
    两人的目光对上。
    茫然中,有怀疑、猜忌、慌张、不安等种种复杂情绪。
    此时的路祈盛与平常文质彬彬的模样大相径庭。
    男人是冷峻的,眼神透出强大的压迫感,像不小心误入猎人陷阱的肉食性动物,极具危险性。
    命运用一道生硬的转折,在薛春安的人生中划下致命一刀。
    尽管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
    事情发生了,总要处理和解决。
    于是,本来该和路祈盛结婚的人变成了薛春安。
    因为这一桩突如其来的意外,养父母也和薛春安疏远了。
    她想不明白,好不容易上轨道的生活,怎么会在一瞬间调转方向,驶向未知的深渊。
    与路祈盛上床那天,薛春安刚从京市回怀城,薛明珠知道后,说要给她办接风宴。
    本来薛春安是拒绝的,怀城的上流圈她以前接触不到,被认回怀北薛家后没多久就又到京市念书,压根儿就没认识几个人,不过最后架不住薛明珠的热情相约,薛春安还是同意了。
    经过这四年,薛明珠和薛春安的感情发生质变,与寻常人家的姊妹差不多,且因为两人个性南辕北辙,一个稳重一个跳脱,虽然薛春安迁就薛明珠的时候居多,可也算相处融洽。
    其实,薛春安一直想要有个妹妹或弟弟的。
    薛明珠的出现很好的满足了薛春安内心隐密的愿望。
    有一个可爱的,活泼的,让人想要照顾的妹妹。
    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这个“妹妹”陷入几乎可以说是众叛亲离的境地。
    何其讽刺。
    薛春安酒量不好,这样的场合向来有戒心。
    在气味缭绕的密闭空间里被熏到头晕犯恶心,她随便找个借口就想先离开,毕竟这聚会明面上是给自己接风洗尘的,可到后来一群年轻人玩儿开了,也没有薛春安什么事。
    薛明珠见她意志坚定,只好放人。
    没想到这时候路祈盛来了。
    路祈盛在同龄人里一贯是出类拔萃、众星拱月的存在,他的到来让现场气氛再掀高潮,薛春安被薛明珠拉着,只能无奈地坐回去,继续陪玩。
    然后……
    断片的记忆,让薛春安注定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明珠和祈盛的喜帖已经准备发出去,你现在却搞了这一出,不收拾难道还等着拖薛家下水吗?”
    薛孟武的一句话,决定了薛春安的后半生。
    她嫁给路祈盛,成为他的妻子。
    男人的冷暴力持续长达叁年。
    这叁年里路祈盛几乎夜不归宿,即便回家了,两人也是同床异梦,离心离德。
    然而薛春安不想如此轻易就向命运低头。
    既然事情都到这地步了。
    她没有放弃,也不打算放弃。
    幼时家境贫苦,薛春安从懂事开始就在早餐店里帮着忙进忙出,手脚利落,脑子机灵,还能兼顾课业,成绩没有一天落下来过,又深得街坊邻里的喜爱,自然是有她的本事。
    只是在回到怀北薛家后,薛春安不愿和薛明珠纠葛太多,决定避其锋芒,刻意压低自己的存在感。
    这也是她在观察一段时间后,选择保护自己的方法。
    因为她能看出,比起自己这个半路认回来的亲生女儿,薛孟武和林溪云对薛明珠的感情更深,也更放心不下。
    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尤其在经此一事后,她对所谓家人,可以说是心灰意冷。
    不说相信她,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觉得是她单方面觊觎薛明珠路家太太的位置才做出这般下作事,却不曾想过,当初是因为自己的退让,薛明珠才能如此轻易的,留住她想留住的一切。
    没想到……
    既然不争的结果是让怀有恶意者得寸进尺,予取予求,那么,这次她无论如何也要争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