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4)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4)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
    从薛春安到京市上大学后,林溪云或许是对自己一直没能好好照顾女儿产生了愧疚,嘘寒问暖的电话隔一天一通,和王小兰来电的频率差不多。
    说不会给她生活费的薛孟武没多久就打了十几万过来,不过和薛茂定期定额寄来的生活费一样,薛春安都存在户头里,没有动过。
    半年后,薛辞到京市开会,给她带来一张房产证。
    “爸特地托关系给你办的套房。”薛辞推了下眼镜。“他担心你课业重,住宿舍不方便,在你决定来京市念书的时候,虽然嘴巴不饶人,可已经在替你想了。”
    薛春安抿唇不语。
    薛家虽然重点放在怀城,可行业跨得广,地域的限制也就浅了。
    他们在京市也不是没有房产,可这房产落在薛春安名下,那意义与给个钥匙可是大不同。
    薛辞知道自己这半路认回来的亲妹妹是聪明人。
    他叹一口气。
    “过年回家吧?”
    四年的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在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来京市念书并不在薛春安当初的规划里,直到被认回怀北薛家后,她才生出这个念头,却也不是非做不可的选择,后来会如此坚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和薛明珠正面起冲突。
    她有种强烈预感,如果留在怀城,自己会陷入一个被动的、无路可退的境地。
    与其这样,不如用四年的时间,到外头的世界走走看看。
    事实证明薛春安是对的,这四年里,她打工、参加社团、认真念书,还跟在教授身边以研究员的身分参与了大大小小的学术研讨会,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其中最让薛春安觉得不可思议的,大概是和薛明珠的关系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化。
    本来已经打定在怀城就当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来京市后更是天高皇帝远,可也不知道薛明珠怎么想的,几乎一有长假就带着一众姊妹往薛春安这里跑。
    不顾薛春安的冷淡。
    而在发现薛春安的冷淡只是表面功夫后,薛明珠就无师自通学会蹬鼻子上脸了。
    薛春安拒绝不了,只能无奈随她去。
    后来有次,薛春安发现跟在薛明珠屁股后面跑的其中一人,就是那时候在蔷薇馆和薛明珠说话的女生。
    对方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孔。
    和薛春安不相上下,却是截然不同的韵味。
    然而她是和薛明珠玩儿得好的女孩子里,家世最一般的。
    叫伊梨。
    “春安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注意到薛春安一直盯着自己,她有些疑惑地摸了下脸。
    薛春安收回目光。
    “因为你很漂亮呀。”说完,也不待伊梨自谦两句,就接着道:“明珠叫我姐姐是因为我比她早了几分钟出生,可是我没记错的话……”
    “你应该比我大吧?”她上下扫了伊梨一眼,淡声道:“这个姐姐我担待不起。”
    闻言,伊梨笑脸一僵。
    在一旁目睹薛春安怼的伊梨明明气得要命偏偏还发作不出来的过程,薛明珠笑得开心。
    “你笑什么?伊梨不是你好姊妹吗?”
    在伊梨受不住难堪先一步离开后,薛春安疑惑地问。
    薛明珠努了努嘴。
    “什么好姊妹,是她一直要黏在我身边的。”薛明珠的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厌恶。“就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吧,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薛春安恍然大悟。
    同时,她大概也明白,为什么薛明珠对自己的态度会好转了。
    “那我呢?”
    “你?”薛明珠嘴巴跟抹了蜜一样甜。“你是我姊姊,那自然是不一样的。”
    薛春安于是确定自己心里的猜测。
    薛明珠的亲近,在于自己已经不会成为她的威胁。
    起因于薛春安大一过年回薛家时,发生的一件事。
    关于薛家和路家的联姻。
    薛明珠从小就跟在路家独子路祈盛背后跑,玩过家家时次次都指定要当祈盛哥哥的老婆,路祈盛这人面上温和,从小就是绅士做派,其实对什么都清清冷冷不上心,尤其在女色方面,唯一例外就是薛明珠了。
    从黏人却可爱的妹妹到独得爱重的未婚妻,薛明珠这一身分转变不知羡煞多少心中恋慕路祈盛的名媛闺秀。
    所以薛明珠不是怀北薛家亲生的消息一传出来,许多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然而没想到最后笑话没看成,还等到两人先订婚,待薛明珠大学毕业,路祈盛学成归国后,就准备结婚的消息。
    大部分的人只看到结果,作为当事人之一,薛春安却是参与了整个过程。
    联姻是缔结两姓之好,背后牵扯到庞大的利益,而非只是单纯的男女情感。
    所以那阵子的薛明珠非常焦虑。
    哪怕被林溪云认做干女儿,她到底不是怀北薛家的血脉。
    如果路家因此生出疑虑,又或者薛春安想要顶替……薛明珠怪不了任何人,只恨自己的命运多舛。
    幸好折腾大半年,结果并没有改变。
    尘埃落定那一刻,提心吊胆了许久的薛明珠终于能将一颗心安稳放回原处。
    联姻照旧,她依然是唯一的路太太人选,没有谁能抢了她的位置。
    事情能如此顺利解决,除了路祈盛的坚持让路家松口,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薛春安并不想插足别人的感情。
    “路祈盛是薛明珠的未婚夫,不是我的。”
    “我还没有可怜到要觊觎别人未婚夫的程度。”
    两句话,堵住一大家子的嘴。
    这也的确是薛春安内心真实的想法。
    路祈盛她曾见过一次面。
    在薛明珠的订婚宴上。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
    的确是个非常优秀且出色的男人。
    然而再优秀再出色的男人,不是自己的,薛春安就不会多看一眼。
    她是这样想的。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