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1)

世界十一、假千金的未婚夫(01)

    系统:“易朗的好感度为百分之百,委托者的怨气值为零……恭喜宿主,任务圆满达成。”
    闭上眼睛那一刻,薛薛觉得自己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
    薛春安的人生,在十八岁那年,割裂成两个世界。
    十八岁以前的薛春安在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父亲薛茂与母亲王小兰靠卖早点为生,起早贪黑,风雨无畏。
    兢兢业业,勤奋工作,两人日复一日的坚持,只为能给唯一的女儿挣个好日子。
    虽然家境清贫,可薛茂与王小兰夫妻恩爱,养育她,教导她,疼爱她却从不过分宠溺她,在两人的精心教养下,薛春安也没有辜负期望,是一个待人和善有礼,性格温柔可亲,品学兼优,才貌兼具的漂亮姑娘。
    不论同学老师还是街坊邻居都喜欢她。
    只要往人群中一站,薛春安总是耀眼的。
    不若七月艳阳刺目,却似四月春光灿烂,和煦又温暖。
    一家叁口的生活,朴实又平淡。
    简单的日子也能过得有滋有味,幸福温馨。
    直到薛春安十八岁。
    高考成绩出来,与估算只差不到二十分。
    她可以留在父母身边,上怀城的师范大学。
    得知这个结果,薛茂和王小兰同样开心。
    他们夫妻俩平生最骄傲的事,就是生了薛春安。
    从还是个粉粉糯糯的玉团子时就是个贴心的小棉袄,从老师那里得到糖果不会只想着一个人独食,而是会留着等爸爸妈妈回家一起分享,如果只有一颗,她就会存起来。
    “糖好吃,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吃。”
    奶声奶气的奶娃娃,圆溜溜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谁会不喜欢?
    到得再大一些,明白父母的不易与辛劳后,平日薛春安放学会帮忙做家事,周末则跟着一起到摊位上卖早点,因为薛春安生得漂亮,嘴巴又甜,有她在,生意总是比平时更好几分。
    不过薛茂和王小兰舍不得女儿年纪轻轻就跟着他们一起吃苦,总让薛春安专心念书,将来挣个好工作,也好让他们放心。
    薛春安嘴上应和,可从小学到高中,就没有哪个假日闲下来过。
    是人人见了都会道一声“好”的女孩。
    恰好,高考成绩出来没多久就是薛春安的生日。
    薛茂拍板,决定带女儿上蔷薇馆吃饭去。
    蔷薇馆顾名思义,四周的墙壁上都植着蔷薇花株,最纯洁的白上缀着最艳丽的红,在夜晚的朦胧月色与斑斓光影交错下,如童话故事中幽魅的城堡,被镀上一层神秘色彩。
    然而,蔷薇馆有名之处不在它的设计,真正让人望之却步的,是客单价。
    相传以万元起步。
    这是薛茂听说的。
    因为里面禁止使用摄录器材,包括手机和相机,而且菜单与价格随时变动,所以各种谣言众说纷纭,不过也因此奠定了蔷薇馆在怀城激烈的高端餐饮市场难以撼动的地位。
    “爸,干嘛要浪费钱上什么蔷薇馆啊。”薛春安无奈。“怀城好吃的那么多,而且听说蔷薇馆没提早个半年预约是排不上位的。”
    当然,这里只针对平民百姓。
    薛春安的同学中有个暴发户,家里每个月上蔷薇馆一次,次次都要拿来班上炫耀。
    可对薛春安来说,蔷薇馆的吸引力还没有父母做的早餐来得大。
    薛春安本来以为这样说能打消薛茂的念头,没想到薛茂乐呵呵地道:“真那么难订啊?那我运气好,还真订到了。”
    薛春安瞪大眼睛。
    王小兰拍了他一下。
    “什么你运气好,那天是安安生日,要说运气好那也是安安运气好。”
    “哈哈!对,是咱们闺女运气好!”
    见父母这样说,薛春安到嘴边的劝阻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拜网络发达之赐,薛家早餐店物美价廉,料多实在的好口碑不只为附近白领所熟知,也因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直播主介绍在社群上小小火了把,虽然不到网红店的程度,每到假日那也是从开门排队到关门。
    所以他们家这几年手头宽裕很多,只是一家叁口节俭惯了,仍是过着与以往无异的生活。
    现在看薛茂和王小兰如此雀跃,薛春安也不想扫了他们的兴。
    而且,这都是为了自己。
    薛春安心里默默地想,又感动,又觉得有点酸涩和惆怅。
    薛茂订的包间在二楼。
    用餐到一半,薛春安走出来上厕所。
    当她冲完水准备推门而出时,听到外面有人在说话的声音。
    “珠珠,真羡慕你,爸爸妈妈对你那么好,哥哥也宠你,还有一个那么优秀的未婚夫。”
    柔媚的女声让薛春安的动作一顿。
    “那当然呀,他们都说我是薛家的小公主。”
    回答的女声甜美,语气又娇又俏,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哪怕没有看到人,薛春安也能想象到那模样,定然是个从小泡在蜜糖罐里长大的女孩。
    而通常,会来到蔷薇馆吃饭的,非富即贵。
    毕竟里面没办法让人拍照,自然就吸引不到那些单纯想来打卡,过过有钱人干瘾也好的人潮。
    薛春安想着,手已经放到扶手上,没想到下一秒就听得一句:“不过珠珠,你和你家里人长得真的不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