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4)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4)

    于是由此又衍生出一连串的感叹和讨论。
    网上热火朝天的氛围,易朗自然是不知道。
    他只不过按照流程,在红毯上接受完主持人的采访,于大面墙上留下签名后便往化妆室先稍作休息顺便补妆,等典礼正式开始。
    这些对易朗来说都是十分熟悉的事,就如往年每一次应邀参加一样,没有新意,也没有波澜。
    可今年对易朗的意义格外不同。
    或许因为如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亢奋,不再心如止水,如过客一样走马看花,而是能感知到真切的喜悦和期待。
    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即将出现。
    易朗知道。
    “先这样就好。”看着镜子,男人微微一笑。“麻烦你了,我想先休息一下。”
    平常易朗有固定合作的男性化妆师,不过像补妆这类的事情,通常都是交给团队里的助理化妆师去做。
    尤其是今天这样的场合。
    助理化妆师也算跟着团队给许多大咖们做过造型了,不过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接触易朗。
    在他们团队里流传着一则玩笑意味居多的名言,就是谁能和易朗的眼睛对视超过十秒,那就是性冷淡。
    助理化妆师本来不怎么相信的,可现在连叁秒都坚持不住她就已经胀红了脸,半是心虚半是不好意思地撇开目光。
    “好的。”匆匆忙忙将器具收拾好,她连忙道:“那易老师您慢慢休息哈。”
    她边说边退到门边,就在要把门把拉开时,刚好陈文华推门进来。
    两人差点儿撞在一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助理化妆师慌张地道歉,恰好手机又响起来,整个人可以说是手忙脚乱的。
    陈文华眉头一皱。
    他向来不喜欢毛毛躁躁的人,不过见对方急得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虽然心烦,也不愿和小姑娘计较。
    于是他挥手,示意对方赶紧离开。
    助理化妆师点头哈腰,只是在走出去后,才发现陈文华后面还跟着个女人。
    鬼使神差间,她回头看了一眼。
    鸭舌帽、黑口罩搭配藕色围脖,一件白色长版运动品牌的羽绒外套将身板遮得严严实实。
    她第一反应就是助理。
    然而接着才想起,易朗的助理小麦她见过不少次,看这身型明显不像。
    剎那,脑海里灵光一现,却还不待她抓住灵感的尾巴,门已经“碰!”地一声在眼前关上了。
    “你还真行啊,不在大化妆间待着,找了这么个小房间。”一没外人在场,陈文华立刻就现出原形。“啧,难为我们易大公子了。”
    易朗没理会陈文华的调侃,起身走到薛薛旁边,低声问:“冷吗?”
    薛薛边摘口罩边摇头。
    “还好。”顿了顿,想到方才接收到的打量,薛薛问道:“刚才从房间里出去的那个女生是化妆师?”
    “嗯。”易朗接过薛薛的羽绒服,随口一问:“怎么了吗?”
    薛薛眨眨眼。
    “没事儿,只是她刚才一直盯着我瞧。”
    闻言,易朗脸色一沉。
    陈文华见他俩旁若无人的讲话直把自己当空气,有些看好戏地说:“担心什么?都包那么紧了还能怎么的?退一步说,就算她真猜到了,薛薛也不是圈内人,放心吧。”
    这风凉话得了易朗剐了个眼风过去。
    陈文华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自易朗公开自己有女朋友后,因为没有揭露薛薛的身分,网上各种猜测就没停过。
    虽然后来工作室发表声明,大意是说易朗谈得对象是圈外人,过着普通生活,希望大家能尊重她的隐私,也不要再将无关人士牵扯进来。
    从那之后,一些乱七八糟的流言终于暂时停歇。
    当然仍不乏有阴谋论者怀疑这是易朗放的烟雾弹,为的是保护对方的事业发展,免得被过激的粉丝伤害。
    薛薛那时刚看完一则长篇大论的分析,笑得险些滚下床。
    “这人那么厉害,怎么不干脆去写小说算了啊?”
    薛薛和易朗分享。
    的确,如果稍微扩写,妥妥就是一部起承转合都十分完整的娱乐圈爱情故事了。
    易朗见薛薛看得入迷,备感无奈。
    不过没多久后,连少数的阴谋论者都不见了。
    那是在易朗宣布预售后没多久。
    何有斐和冯小乐的恋情在圣诞节当天被蹲点多时的娱记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