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2)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2)

    隔天由平台方公布数据,《良月》在五分四十九秒的时候销售额已达叁千万大关。
    所有猜疑不攻自破。
    那些上窜下跳,不停唱衰的人被打脸到都不敢发言了。
    可有的人还不死心,转而去狙实体专辑的销量。
    毕竟公司迟迟没有发表预售数字。
    直到《良月》发售当天,一个实时统计销量的网站显示,《良月》在第一天的销量就突破了四十万。
    这在国内近年低迷的实体唱片市场,已经是十分不可思议的数字。
    更不用说随着专辑发行,销量还在蹭蹭地往上涨。
    盯着一秒几跳的数字看到后来大家都麻木了。
    发现无法从这方面来打击易朗,黑子们便将最后的希望放到乐评人身上。
    的确有几个号抢先发表,且以负评居多,不过有的一点进去就知道没听歌,有的则带成见,处处针对易朗作为偶像的身分大肆抨击,却没怎么写到作品的部分。
    一看就是来蹭流量的。
    包括易朗的粉丝在内,大家等的是几个以专业性闻名的大v评论。
    其中最为人期待的就是“乐魂与悦耳”。
    此人文风干练,文笔诙谐,内容虽然只有百来字却是干货满满,后来有人扒出来他其实是音乐学院的讲师,年轻帅气,凭借几张糊图自带的美颜效果圈了一波粉,虽然在社群上并不活跃,却也给逐渐式微的圈子注入活力。
    “你到底在等什么?”
    易朗往薛薛的方向靠,见她专注刷网都不理自己,有些幽怨地问。
    薛薛瞥了他一眼后又将目光放回手机上,伸手敷衍地拍了拍易朗的头。
    “乖,一会儿再说。”
    易朗也不知道女人怎么能那么善变。
    在新专辑发行前,他和薛薛趁着假期的尾巴,到南方的城市转了一圈。
    虽然时间不多,行程又赶,易朗作为公众人物让两人出门不论走到哪里都得乔装打扮一番,以免被认出来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整个过程可以说是磕磕绊绊,体验并不好。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心情。
    易朗从来没有那么放松过,哪怕要赶大众交通工具,哪怕要在人群的目光中躲躲藏藏,可他的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惬意。
    大概是因为有薛薛陪在自己的身边。
    易朗想道。
    同时,这趟旅程也让他下定决心。
    对于薛永华那天提出来的意见。
    这些,薛薛暂时还不知道。
    她只是在易朗的专辑销量出来后,开心地扑进男人怀里。
    没有人比薛薛更清楚,《良月》对易朗来说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在经过前头那些糟心事儿后,这张专辑更是意义重大。
    某种方面,也是一种宣示。
    宣示易朗不会被打倒。
    她爱的人,无坚不摧。
    而现在,就只差一点了。
    虽然已经不需要靠一两个乐评人的肯定来证明什么,毕竟《良月》发行后仍持续缔造新纪录的销量数字已经说明一切,在各大流媒平台上歌曲的排名也是一阶阶上升,网上佳评如潮。
    可薛薛还是希望易朗能获得专业人士的肯定。
    因为这是易朗的心血结晶,就像他的孩子一样,爱屋及乌,薛薛自然也希望《良月》能得到更多的赞美与荣誉。
    可是……
    她失望了。
    “乐魂与悦耳”在当晚发布关于《良月》的长评,针对主打和几首非主打做出评分,褒贬不一,只在最后说了,这是易朗近年来的“诚意之作”,但质量配不上销量的老问题依旧存在。
    “什么嘛。”
    薛薛气得把手机摔到床上。
    易朗捡起来,看到还未跳转的页面便明白薛薛之前在等什么了。
    “不用为这些难受。”易朗笑咪咪的。“我都习惯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薛薛又止不住的心疼。
    “凭什么啊。”抱着枕头,薛薛将脸埋进柔软的面料里,声音闷闷的。“过去就不说了,这次真的不一样啊,你唱流行歌的时候说你曲风单一,等你尝试多曲风了又拿流行歌来比,这不是自己打脸吗?”
    易朗见她像只鹌鹑般将自己缩起来,嘴里却忍不住喃喃自语,只觉得可爱又有趣。
    他知道薛薛是替自己在抱不平。
    “所以才说刻板印象很可怕。”将枕头从女人弯曲的手臂间抽出来,易朗把她整个人搂进怀里。“要埋就埋我身上,不要埋枕头,不然我会嫉妒的。”
    “……”
    会意过来易朗的意思,薛薛从耳后根红到了脖子。
    “流氓。”
    “嗯。”
    易朗大方的承认了。
    “就对你耍流氓。”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这台词挺古早味的,没憋住先笑场了。
    从男人的胸腔处传来强烈的震动。
    感受易朗的心跳,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为薛薛的习惯。
    令人安心。
    唇边扬起淡淡笑意,她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窝在男人温暖的胸膛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