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1)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71)

    殊不知,薛永华只是和他说了一个故事。
    一个易朗无法感同身受,却听得心都揪起来的故事。
    薛薛曾向易朗坦言薛知幼儿时的经历,然而从薛永华的视角切入,不一样的角度又带来不同的感觉。
    于是易朗想到薛薛和自己说的那句:“你救赎了薛知幼。”
    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易朗深刻的体认到,自己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可以承担的责任与必须承担的责任。
    如果没有当初的自己,就不会有后来的薛薛。
    如果不是当初的易朗救赎了薛知幼,就没有薛薛给未来的易朗救赎。
    所以说,人与人间的缘分真的十分奇妙,乍看下充满巧合,又何尝不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双向付出。
    也许我们当下感受不到,可种下去的“因”,或许会在某天结出意想不到的“果”来。
    易朗向来不信这些,现在的他依然将信将疑,可不论如何,他都心存感激,对命运,对努力把握住机会的薛知幼与过去的自己。
    为了与薛薛相遇。
    如果这样想,那么曾经经历的黑暗,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憎可怖了。
    “所以,我们其实是亏欠了那两个孩子的。”薛永华沉沉一叹。“幸好他们自己争气,没有走上歧路,也没有放弃生命。”
    易朗能明白薛永华的心情。
    作为父母,他和叶雯无疑已经尽心尽力。
    可他们是好人,好人永远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还不够好,与之相反的……
    易朗垂下眼睑。
    直到薛永华下一句话,让易朗浑身一颤。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他猛地抬眸。
    “伯父……”
    “你别看我好像不怎么着调,当年也是在生意场上打拼过来的。”薛永华哈哈笑了两声,打破方才萦绕淡淡忧愁的氛围。“从你踏进门后,考验就开始了。”
    闻言,易朗下意识挺直背脊,正襟危坐。
    他也算什么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可易朗觉得,面对薛永华一个人好像比在可以容纳叁万人的场子开唱还要更让人精神紧绷。
    薛永华大概也察觉到易朗的情绪。
    他笑了笑。
    “别担心,孩子。”他说:“你做得很好。”
    “看你这一整晚下来的表现,我和阿雯是放心的。”
    听薛永华这样说,易朗一口气还没完全吐干净,就因为对方接下来的“不过……”而重新屏住呼吸。
    一颗还未安放的心被提起,悬在空中,摇摇晃晃的。
    薛薛见易朗说到这里就停下,眨了眨眼。
    “然后呢?”
    “然后?”易朗拨开女人额前碎发,望进她一双波光流转,明澈晶亮的杏目里。“然后……”
    男人凑到她耳边,嗓子沙哑,声音低沉,透着欲气。
    “是秘密。”
    易朗这张新专辑的动向,不只粉丝打了鸡血,路人暗戳戳吃瓜,连业内都在等着看。
    看易朗经过最近的一连串风波后,会交出什么样的成绩单。
    不少人都觉得,经此一遭,也差不多到易朗跌下神坛的时候了。
    他已经占据好位置太久,久到让人眼红,等着瓜分他独霸市场的后起之秀和同期们都在跃跃欲试,只等确定易朗再无翻身的余力后补上一脚。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易朗这次推出的新专辑,是采数字专辑和实体专辑并发的模式。
    定名《良月》,将在圣诞节前一周同时展开预售。
    数字专辑方面,不同于以往采多平台合作的模式,这次工作室选择在时心娱乐前两年刚与互联网巨头合作成立的新平台“时光屋”独家发布。
    近年,以流媒为主的发表方式逐渐成为主流,在线影音平台更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虽然一方灌入资源,一方注入资本,乍看下两方牵手是共享双赢,可“时光屋”作为新入者,在几家老牌平台近年催生的改革浪潮下,也未讨得了好。
    所以不少人看衰易朗这次的决定,毕竟之前时心娱乐旗下的歌手也有在新平台独家发布的,出来的成绩却都差强人意,后来时心娱乐不得不退让一步,今年发歌的九组歌手里面,全部都与另外的平台有合作。
    其中最紧张的,大概要属易朗的粉丝。
    他们做足了准备,却只能对结果听天由命。
    结果,预售一上线不过几秒,很多人就卡的连“时光屋”的app都打不开了。
    粉丝气到跳脚,纷纷跑到官博下面骂人。
    销量数字更是频频卡顿。
    没想到五分钟后一刷新出来,在专辑封面下方已经用金灿灿的草书标出了七位数。
    不少人都怀疑是自己眼花,一盯再盯,确定没有数错后,易朗的粉丝群全炸了。
    《良月》不但破了单平台纪录,还直接缔造多平台预售最好的成绩。
    而这不过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