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67)woo16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67)woo16

    时间刚好,薛薛出门的时候,薛知念正要把车驶出车库。
    看到立在门边明显是在等自己的女人,他一脚踩住剎车,同时摇下车窗。
    “风那么大,傻站在这里干嘛?”薛知念盯着薛薛。“不把我未来姊夫盯紧点,不怕他到时候被爸灌倒吗?”
    语气酸溜溜的,偏偏面上还在故作平静。
    薛薛安静地打量着薛知念,好半晌后,轻轻一笑。
    “你承认了。”
    薛知念没反应过来。
    “什么?”
    薛薛往前俯身,将双臂撑在窗缘。
    “你承认,易朗是你准姐夫了。”
    “……”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走进薛薛的套路里,薛知念脸色一黑,恶狠狠地道:“滚开!我要走了!”
    薛薛已经摸清楚薛知念的脾气,当然不可能顺着他的心意。
    “我知道。”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薛知念怔了下。
    薛薛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依旧笑咪咪的。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怕易朗的身分没办法给我稳定的感情和生活,所以才一直表现出对他的排斥。”顿了顿,薛薛眼中浮现淡淡的温柔。“虽然你心里始终记着小时候的事,也总让人家觉得你还记着小时候的事,可我知道,不是这样的。”
    “你已经走出来了,就像我也走出来了。”
    “只是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久到我们都忘了,该如何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情感。”
    其实就算是普通家庭的兄弟姊妹,也不见得能多和谐友爱的玩在一块儿,且随着年龄渐长,眼界渐开,大家也会慢慢有自己的生活和朋友圈,平常会联系,逢年过节能聚在一起吃顿饭谈谈人生,那就算很不错了。
    大好大坏的例子,终究是少数。
    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奔波都觉得时间尚且不够了,哪还有闲功夫去操心别人的事呢?
    何况薛知幼和薛知念中间还横亘着往事。
    能有现在的相处模式,已经是两人所能磨合出来,最好的结果了。
    在薛薛到来后,透过几次主动找薛知念帮忙,或许稍微扭转了目前的状态,可个性和习惯也不是说变就变,说改就能改的,有时候顺其自然,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不过她还记着薛知幼的心愿。
    “知念。”
    因为薛薛方才那几句话而被惊到整个人都有些魂不守舍的薛知念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应了声。
    “我虽然相信易朗,也有自信能和易朗走下去,可未来是没有人说得准的。”
    “这个要求听起来很不要脸,但我希望你能当我的后盾。”
    “和爸爸妈妈一样,让易朗知道,我不是一个人,我身后还有爱我的家人。”
    “这样……”薛薛眉眼一弯,笑得像只狐狸一样狡黠。“他也不敢随便欺负我了吧。”
    “……”
    薛知念知道薛薛是故意这么说的。
    同样身为男人,薛知念看得出来,易朗对薛薛是真心的。
    言语可能造假,可一举一动间藏着的关心和在意骗不了人,若说之前薛知念对易朗的身分还有所顾忌,那么今天这一餐,无疑打消了他大半的疑虑。
    最重要的是,薛薛心意坚定。
    就算不看好他们能走到最后,薛知念也不觉得现在就能拆散两人。
    不如就先等着看看。
    易朗如果真欺负薛薛了,他再出手收拾,也算名正言顺。
    饶是薛薛也没想到,以为餐桌上的沉默不语是薛知念在生闷气,其实这个弟弟早已经想开,就是拉不下脸来。
    好比现在。
    沉默片刻后,低低的一声“哼”,是薛知念意味不明的回应。
    薛薛却懂了。
    有些事,说清楚了反而不美。
    于是,薛薛眨了眨眼,趁薛知念没注意的时候,伸手拍了下他的头。
    猝不及防被人像小孩子一样对待,薛知念反应过来后顿时炸了。
    “薛知幼你──”
    “谢谢你,知念。”
    白炽灯泡的光线落下,衬得薛薛清秀的眉眼像用工笔描绘出的线条般干净,一对盈着水的杏目里盛着月色,有醉人的温柔化作浅淡的波纹在荡漾。
    漂亮极了。
    薛知念一时有些恍惚,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薛薛的下一句话:“还有……对不起。”
    对不起,当年让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担惊受怕,惶惶不安。
    虽然严格来说不算薛知幼的错,可薛薛知道,薛知幼一直想对弟弟说,却始终找不到机会说出口的就是这叁个字。
    而薛知念在等的,也是这叁个字。
    剎那间,时光彷佛被拉回很久很久以前。
    薛知念看到了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手里握着布娃娃,不知道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去哪儿了,为什么要丢下自己和一个陌生阿姨一起生活的小男孩。
    他在偷偷地哭泣。
    他害怕,可他不敢说。
    他怕说了,就会像那个阿姨说得那样,以后爸爸妈妈和姐姐就不要自己了。
    于是小男孩抹掉眼泪,爬了起来,抱着布娃娃躺到床上去,用一层厚厚的棉被将自己裹起来。
    不要怕。
    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很快就回来了。
    小小的薛知念就这样,在一天一天的想,却又一次次的失望后,盼到了叶雯和薛永华带着薛知幼回家那天。
    那天,他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是被留下来的人。
    被父母和姐姐留下来的人。
    近一年压抑的情感终于在那一刻爆发了。
    像被打破的玻璃,就算捡起全部的碎片重新修复,裂痕也永远存在。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