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63)woo18.vip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63)woo18.vip

    网络上正讨论得轰轰烈烈,热火朝天之际,薛薛已经准备带易朗回家见父母了。
    薛知念打电话来问她:“易朗说要公开恋情……不会是和你吧?”
    薛薛沉默。
    薛知念心中仅存的那点侥幸也没了,他落下一句:“爸妈就要回来了,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和他们交代吧。”
    说完也不等薛薛反应,径自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嘟……”薛薛无奈地把手机给摁熄。
    这时,男人的手臂缠了上来。
    “怎么?”
    薛薛偏过头,就见易朗睡眼惺忪,耷拉着眼皮,正懒洋洋地看着她。
    “没什么事。”薛薛犹豫了下,摇头。“吵醒你了吗?”
    闻言,易朗干脆的半撑起身子。
    “早醒了,只是不想起床而已。”说着,他手臂一个使力,直接将薛薛整个人揽进怀里。“赖床的感觉太好了,还有你在旁边,舍不得睁眼。”
    这话说的,薛薛既感到甜蜜又觉得心酸。
    易朗以前就像个机器一样连轴转,能休息的时间有限,且从出道以来他的睡眠质量就没好过,有时候躺在床上楞是能撑过两、叁个小时不阖眼。
    还不如爬起来继续工作。
    直到遇见薛薛,心结渐渐解开后,易朗看过许多医生吃了许久药都没能好转的毛病总算改善不少。
    刚好这两个礼拜,易朗也没有任何行程安排。
    专辑已经在收尾阶段,易朗的部分基本完成,就剩下后制和宣发。
    这张专辑里面,收录的全是易朗的自作曲。
    十年。
    他终于能推出一张真正属于自己的专辑。
    里面收录的八首歌,描述易朗从童年到少年,从少年到成人,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
    曲风多变,从说唱、摇滚、蓝调、抒情到最后一首,是认识薛薛后易朗才开始谱写的,旋律和歌词都十分简单,像童谣一样琅琅上口的短曲。
    其实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青涩也最真诚的告白。
    过去,易朗的创作能力一直为人诟病。
    千篇一律的流行音乐风格也让他成为各方乐评人重点“关照”的对象,只是架不住粉丝号召力强大,哪个年度易朗只要发专辑了,实销总能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
    让人恨得牙痒痒。
    可鲜少有人知道,其实从易朗成立工作室后,一直有在接受相关训练。
    且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尝试着作词谱曲,至今累积的作品数量可观,而在新专辑里发行的歌,除了最后一首,皆是在这数年的时间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呕心沥血之作。
    十年,同时也是他给自己和过去和解的时间。
    这张专辑象征着道别与新生,对易朗的意义非同凡响。
    而在上辈子,易朗并没有将之发表。
    因为戛然而止的生命。
    他的时光,永远停在了那一年。
    只有过去,没有未来。
    想到这里,薛薛觉得心脏闷闷地痛,像有人拿着钝器在敲。
    “薛薛?”
    眼眶发热,在察觉到湿意涌出的瞬间,薛薛将脸埋入易朗胸前。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是人还活着的最好证明。
    易朗也发现不对劲了。
    他又叫一次,发现女人肩膀耸动却没应声便强势地扶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扳过来。
    “你怎么……”
    易朗瞬间哑声。
    哪怕极力压抑,薛薛依旧哭得凄惨,上气不接下气的,眼泪彷佛从坏掉的水龙头里源源不绝,一股接着一股冒了出来,没多久,那张清秀漂亮的脸孔就像被雨水打湿的花瓣一样,瞧起来可怜极了。
    易朗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
    更多时候,女人总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有时候易朗甚至觉得自己还比不上她的一半坦然。
    既是积极生活,也是享受生活。
    薛薛身上,有易朗羡慕、向往的特质。
    或许,这就是他总不受控制被对方吸引的理由。
    尤其是那对经常闪烁促狭笑意的杏目。
    盯着盯着,烦恼似乎也在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了。
    易朗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心动。
    可现在……
    薛薛一口气差点儿喘不过来,苍白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像过敏似的。
    易朗一手拍着她的背,一手捞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喂她喝。
    “慢点。”
    虽然再叁提醒,薛薛还是不免被呛到了些。
    瞧女人咳到连鼻头和耳后根都红了,整个人像刚从温泉里捞出来的西红柿一样红通通的模样,看得易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好些了吗?”
    薛薛抽着鼻子,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哭了?”
    易朗抽过几张纸巾要给薛薛擦脸,可薛薛却一把将纸巾抢过来盖到自己脸上,不想给易朗看到自己现在这副蠢兮兮又不好看的样子。
    易朗却误会了她的举动。
    担心占据上风,男人开口,语气是少有的强硬:“薛薛,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说的吗?”
    薛薛仍没有回答,就在易朗想要掀开层层迭迭遮住她五官的纸巾时,终于,薛薛说话了。
    因为隔着阻碍,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有些模糊不清,可落到易朗耳里却像被放大数倍似的,格外清晰。
    “你愿意陪我回家见父母吗?”
    “我……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
    免┊费-首-发:fadɨanxs.Çom [fadian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