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5)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5)

    易朗到的时候,何有斐和冯小乐已经在等着了。
    自从何有斐在影视圈闯出名号来,不少影评人盛赞他是应了那句:「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就连何有斐的粉丝都以“君子”为名,说他「君子当如兰,品行亦如竹」,是圈子里难得的清流。
    大概也因为这样,何有斐在媒t前总是维持温润如玉,斯文端方的模样,习惯戴着没有度数的细框眼镜,一丝不苟、彬彬有礼,也就在谈笑间才偶尔会露出一丝骄矜来,毕竟以他的年纪摘下三大影节的满贯,时属难得。
    人设就像面具,戴久了,就变成身体的一部分。
    然而人的本性难移,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是抹不掉的。
    在易朗眼中,何有斐是冷漠的。
    与易朗被后天环境打磨出来的淡漠不同,何有斐的冷既是天x,也有人为的因素存在。
    h玉娴特别疼爱何有秀。
    虽然同样是亲生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然而那是说给外面听的,人心本来就有所偏颇,真正能一碗水端平的人少之又少,不过多数人会试图从中找到一个平衡点,而h玉娴不是。
    她将大部分的关爱投注在何有秀身上,对何有斐,总用一句话揭过。
    “你是哥哥,本来就该让着弟弟。”
    何有斐从来没说什么。
    可也许连h玉娴自己都没注意到,何有斐看何有秀的眼神与何有斐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像。
    某种程度上,何有秀最后会疯成那样与何有斐的纵容也脱离不了g系。
    可笑h玉娴从来没想过从何有斐身上找问题,毕竟在她眼中,何有斐就是个冷静、聪明、贴心地不用自己c心和担心的孩子。
    当年,h玉娴带着两个孩子嫁过来,易胜雄还未发家。
    后来易胜雄的事业越做越好了。
    明面上,可以说h玉娴旺夫有福气,也可以说易胜雄是龙潜深渊,藏锋守拙,只等时机一到便要一飞冲天。
    然而有件事只有易朗知道。
    说服易胜雄买下还未开发的商业区一楼店面,并投资冷藏设备将本来的小杂货铺往超市方向扩大营业的人正是何有斐。
    这也是易胜雄待何有斐格外亲近的原因。
    支持他的一切决定,就连h玉娴到后来,其实也不怎么管得了何有斐了。
    当然,何有斐也不需要她管。
    不过易朗隐隐感觉,何有斐和自己一样,去参加选秀并不是因为多远大的梦想或目标,只是想要脱离。
    脱离偏心的母亲和越来越疯的弟弟。
    踏进门的那一刻,易朗发出的动静让正哄着冯小乐喝汤的何有斐转过头来。
    这就是年轻的影帝。
    那些粉丝如果见到何有斐这般温柔小意,低声下气哄着一个女人的模样,怕是要气疯。
    何有斐虽然演技备受肯定,不过他和一般演员普遍国民度高,粉丝黏着度低相反,何有斐真正广为人知是在拿下大满贯后,而他的粉丝“君子”向来以剽悍着称,虽然作为演员粉有种高高在上的傲气,可若谁惹到何有斐了,那肯定是一阵腥风血雨。
    之前有个从国外回来,一举得下新人奖,被视为何有斐最强劲对手的年轻男演员,传出他在片场借机生事,把本该借位的打戏单方面真做,拳拳到肉地揍了何有斐一顿。
    后来这个男演员曾经学历造假的消息被“君子”扒了出来,本人被撕得t无完肤不说,连家人都受到波及,只能黯然退圈。
    这也是何有斐最被诟病的一点了,虽然与他本人并无太大关系,可真出事了,大家都是连坐的,没有谁能置身事外。
    退一步说,也许这正是何有斐或何有斐经纪公司默许的呢?以国内目前的娱乐圈生态,这个可能x恐怕不小。
    所以从传出易朗在团期间曾经欺负何有斐的消息后,这回机场事件,跳得最欢的除了对家,想把易朗拉下来的后进粉,大概就属何有斐的粉丝们了。
    最明显的就是在刷#易朗杀人犯#这个词条的人。
    撤下来一次,隔天又会再卷土重来。
    闹不开的原因一是没有证据,二是之前何有斐怎么给易朗下套易胜雄权当没看见,由着他开心,可这次牵扯出的事情太大,就连易胜雄都忍不了了。
    毕竟再怎么样,作为易朗的生父,一旦儿子被贴上“杀人犯”的标签,易胜雄肯定也会被牵连。
    尤其是在况蓝婕公开两人关系之后。
    生而不养,易胜雄与况蓝婕当年恩怨纠葛再如何复杂,他都不占理。
    这就是为什么机场事件感觉b前面那些似是而非的黑料严重多了,却反而没有起到什么水花的原因。
    从陈文华接到况蓝婕的电话,将易朗叫出去后,虽然易朗没有立刻决定要不要公开与况蓝婕的关系,可他与前面坚定拒绝不同的暧昧态度,让况蓝婕已经提早做好准备。
    她亲自联络易胜雄。
    当初那个从乡下来到城市,见证了花花世界的繁华,却在第一次婚姻惨遭滑铁卢,失意数年又东山再起,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精明商人的男人,在况蓝婕许以足够的利益后,他没理由和钱过意不去。
    两人于是达成合作,并不主动公开易胜雄的身分,易胜雄要做的,就是盯住何有斐,让他在风波平息下来以前,不再轻举妄动。
    至此,易朗的人生终于走向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另一条路。全*网*首*发:rourouẉṵ.oṇḛ [Ẅσσ₁₈.ν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