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4)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4)

    和冯小乐的见面,最后由何有斐指定地点,易朗赴约。
    陈文华本来是不太赞同的。
    “那冯小乐跟个疯婆子似的……”一时嘴快,陈文华的脸色尴尬了一瞬,却见易朗难得没有发作,依旧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他心下惊讶,面上却是很快调整过来。“万一他们又给你设局怎么办?”
    陈文华的担心不无道理。
    可这回易朗的拒绝不像纵容,更像是……因为x有成足,所以不将对方放在眼里。
    真是稀奇了。
    不过不管心里如何想,易朗既然已经决定,陈文华也不好再劝,只道:“手机记得开着,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就打电话过来,不要和他们纠缠,知道不?”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两人就不是什么正常人,谁知道会不会来y的,啧。”
    闻言,易朗定定地看着陈文华好一会儿,唇角忽然挑起。
    “知道了,你当我小孩子?”
    “什么小孩子,小孩子也不用我那么c心。”陈文华见易朗还有心情笑,横了他一眼。“我不知道你和薛知幼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可易朗,你要记得,命留着,人才有未来可言。”
    陈文华这话说得格外认真。
    薛薛也说过类似的话。
    易朗有些走神,他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一个两个都让自己要惜命。
    男人不知道的是,陈文华和他相处多年下来,对他的脾气和个x不说全盘掌握也有了十分清楚的认知。
    甚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文华对易朗的了解不见得b他自己少。
    前一阵子,易朗的状态非常糟糕。
    虽然还是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可陈文华在一旁却是看得胆战心惊,怕哪天易朗忽然厌倦了这一切,甩手走人。
    若只是如此还好,更怕他想不开,拿把刀子割下去,一了百了。
    那时候刚好易朗上了个综艺,是一伙人到小县城旅行,别人挑的纪念品都是些木雕类的手工小物,就易朗买了把瑞士刀。
    主持人好奇的问易朗为什么买瑞士刀,易朗安静了片刻才笑笑道:“防身挺好用的。”
    那天易朗穿着修身的灰西k,上面是白色衬衣,衬衣下摆扎进k腰里,显得腰窄腿长,b例一绝。
    因为天空飘着细细的雨丝,本来往上梳开的头发落下几绺凌乱的垂在饱满的额头上,解开两颗扣子的领口敞着,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让端正的姿态透出几分不正经的意思来。
    再搭配上他英俊的眉目,深邃的目光,整个人就像是活在电影里的角色,颓丧又阴郁。
    那期节目易朗把玩瑞士刀的动图彻底出圈,粉丝疯狂舔屏不说,还拉了一波路人入坑。
    要知道,哪怕易朗到现在还红红火火,那也是已经出道十年的大前辈,该认识你的人都认识了,喜欢你的人也都喜欢了,剩下的不是无感就是黑,粉丝量t能维持住不流失已经难能可贵,更遑论再圈一波新粉。
    据说巩伊最后会在几个人选中拍板由易朗来演“当恋则恋”里女主的初恋,也是因为相中了那一幕易朗自然而然表现出来的神态。
    与剧中角色的气质十分相近。
    旁人都觉得这是易朗又一波事业上的小高峰,在迟滞许久后,连带着陈文华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只有他知道,那时候自己有多不安。
    作为少数能靠近易朗的人,陈文华能感觉到,男人的状态就像个快要失控的压力锅,锅里装满沸腾的水,按理已经要启动安全机制,偏偏感应不良,机器还在持续施以压力,到后来的结果会如何可想而知。
    就在那时候,薛薛出现了。
    陈文华还以为面临了最糟糕的局面,哪能想到,阴差阳错下反而成为一个突破口。
    而对易朗来说……或许是救赎?
    陈文华的眼神十分复杂,易朗回过神来后,突然丧失了解读的兴趣。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将外套披在身上,戴好鸭舌帽拿过口罩,在将那张家喻户晓的俊脸遮住前,易朗忽然低声道了句:“我还要陪着她一起到未来呢。”
    陈文华一愣,易朗已经抄起桌上钥匙往外面走去。
    男人的身型高大,肩膀宽阔。
    他后边的头发往上推了干净,露出修长的脖颈线条来。
    不知怎的,陈文华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易朗的时候。
    那个像是刺猬一样竖起一身刺,眼中写满渴望的少年,在岁月的砥砺下,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可以负责起自己和他人人生的男人了。
    本来到嘴边的告诫就这样收了回去。
    他想,易朗肯定能处理好的。
    不论是眼前的困难,还是往后可能遭遇的麻烦。
    毕竟这一路那么艰难他也都挺过来了。
    并且,b大多数人完成的都更出色。rouenw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