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3)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3)

    陈文华这一句话就如暮鼓晨钟,让薛薛恍然大悟。
    她终于明白上辈子的易朗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人言可畏,多数人抵不过谣言摧残。
    可易朗不属于多数人。
    甚至,他也不是因为冯小乐的步步进b而萌生死意。
    诚然,就如易朗之于薛知幼,冯小乐当年付出的一点善意,也让男人将她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不论有没有关乎爱情,或许更接近信仰。
    可冯小乐的针对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冯小乐的恨,对易朗来说更是习以为常。
    他或许会痛苦,会难受,可不至于用终结生命这样极端的方式来面对。
    就如陈文华所说,易朗是个坚强的男人。
    他之所以离开这个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能让他留恋的人和事物了。
    粉丝给予的温暖为他构筑出一道坚实的城墙,哪怕城墙外面接着泥泞的羊肠小道,易朗也愿意踽踽独行。
    因为爱是双向的,对易朗而言,他从粉丝身上收获到满满的爱,便必须用自己的方式和行动来回报这份爱。
    可上辈子,以性爱视频为起点,随着源源不绝的黑料被爆出,易朗的粉丝群分崩离析,脱粉回踩的人更是不再少数。
    墙倒众人堆,树倒猢狲散。
    正因为曾经深深喜欢过,在感觉被欺骗、被蒙蔽、被伤害后,由爱生恨的情绪便更为强烈,他们泄愤一样的用难听的言词辱骂,加入黑子和水军的大部队,用“亲身经历”作为武器,否决易朗,否决过去的十年,也否决曾经的付出和易朗做过的所有努力。
    这才是最后一根稻草。
    在你好不容易爬出深渊见到阳光后,阳光却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乌鸦鸦的云层压下,飞沙走石,狂风怒号,原来你曾经向往的世界b深渊更黑暗,那还有什么留下的理由?
    可是现在……
    热流涌上,温暖了四肢百骸。
    薛薛想到今天早上收到的那封简讯。
    没有多余的言词,只有三个字。
    “谢谢你。”
    看到的第一反应,薛薛以为易朗是要感谢自己这段时间替他忙前忙后的,甚至借助了职务的方便,拜托张茉莉推出好几期以易朗为主的专题报导。
    也是他们杂志社刚好有这个计划,不过第一人选并未决定,最后在薛薛的鼎力推荐下,从一众流量里挑出了易朗来。
    “你还真喜欢他啊。”张茉莉不知道个中原因,只以为薛薛还在追星。“如果不是你坚持,主编肯定不会同意的。”
    毕竟易朗最近黑料缠身又难请,拿来当市场的敲门砖并不是个好选择。
    只是最后编辑还是被她给说服了。
    同时,薛薛得挂上副手职,帮张茉莉高定这个企划。
    因为已经和陈文华透过口风也征得易朗的同意,薛薛并不担心。
    “我说……”
    “嗯?”
    “你真的那么喜欢易朗啊?”
    “……嗯,喜欢。”
    甚至b喜欢更多一点,也许,已经算是爱了?
    薛薛有些出神地想。
    “我也挺喜欢他的。”张茉莉一边转笔一边道:“那张脸,啧啧,就应该放到镜头里,接受众人的膜拜。”
    闻言,薛薛没忍住笑出声来。
    “有那么夸张吗?”
    “或许没那么夸张,但也差得不远了。”张茉莉耸耸肩。“做我们这行的,也算见多俊男美女了吧,而且我们看到的都是完成品,跟化妆师又不一样。”
    薛薛安静的听她说。
    “讲真的,从我入行后,感触最深的一件事就是,这世界上帅哥真得很多,也帅的各有千秋。”张茉莉放下笔。“可真的帅到让你第一眼就移不开目光,小心脏怦怦跳,自动脑补出一万字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来的……二十代的偶像里面,就只有易朗了。”
    薛薛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
    就连她,第一次见到易朗的时候也十分惊艳。
    有种世界忽然亮了起来的感觉。
    最浓重的一笔墨扫过眼前,明媚了视野里的风景,同时也让周遭色彩变得黯淡无光。
    那是易朗纵横娱乐圈的资本,是他红了十年依然长盛不衰的关键。
    没有人偷得走易朗身上的光。
    “那你呢?”
    “嗯?”张茉莉好奇的目光螫了薛薛一下。“我什么?”
    “你为什么会喜欢易朗啊?也是因为颜好吗?”
    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换做其他时候由其他人来问,薛薛可能不会回答。
    可张茉莉的话却让她不由自主的深入思考。
    为什么会喜欢易朗呢?
    “因为……”
    张茉莉不知怎的,有点紧张地屏住呼吸,期待薛薛的答案。
    卖关子一样的拉长语尾,伴随着办公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薛薛轻轻落下一句话。
    “他是易朗呀。”
    他是易朗,那个只用一句话便救了因为霸凌和冷暴力而落得满身伤的薛知幼的少年。
    他是易朗,是哪怕承受了毫无缘由的恶意和并不公平的恨意,也依然坚韧的向下扎根,向上生长,展现出蓬勃生命力的青年。
    他是易朗,一个在外面拥有万丈光芒,卸下光鲜亮丽的铠甲后却与普通人无异,会迷茫、会不知所措,会在发泄情绪过后把自己收拾干净,继续面对新的一天新的挑战的男人。
    但最让薛薛心动的,大概还是藏于骄傲表面下,令人心动的温柔吧。
    想到那个在滂沱大雨中出现的身影,想到他并不熟练却小心翼翼给自己吹头发的样子……看似有那么多原因,其实没有那么多原因。
    一点一点聚集起来的回忆碎片,映出了唯一的答案。
    因为他是易朗。
    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易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