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2)

世界十、失格的偶像(52)

    易朗本身相貌出众,而他的气质较之相貌,又更上一层。
    尤其是在褪去青春期的青涩与稚嫩后,贺尔蒙爆发出来,b同龄人多一分的内敛包裹住曾经的张扬,让他身上的成熟魅力更显锋利。
    不是经由人工雕饰出来的作态,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性感。
    易朗的风格在充斥俊男美女的演艺圈里独树一帜,强烈到不容忽视。
    所以在易朗的粉丝群里有一部分人始终坚定认为易朗属于“不红就要回去继承家业”的富家子弟,没被扒出来的背景塑造出神秘氛围,倒让这种说法又多了几分可信度。
    且如此一来,他既不专精演技或歌唱,就在偶像一条路上走到黑的“傻劲”也有了理由。
    一切都是那样合情合理,只是没有实锤说出去容易被全网嘲,所以也就粉丝自娱娱人的产出各种同人作品来过过g瘾而已。
    没想到有朝一日,臆想变成现实,那种感觉甚至b美梦成真还要让人飘飘然。
    至于“所谓少爷”是易朗三年前接拍的一文件电视剧,他出演的主人公也是孤身一人闯荡娱乐圈,受尽白眼历经磨难后终于站上巅峰的角色。
    巧合的是,两人真实身分同样作为娱乐公司一离婚大佬的独生子。
    “我可以凭借他人的力量一举成名,可那是假的,也是虚的,我宁愿跌跌撞撞依靠自己的本事培养自己的能力,也不想做依附于资本的傀儡。”
    “所谓少爷不是我生来就是少爷,而是,我能把自己活成少爷。”
    况蓝婕发的声明简短,只说她与易朗为母子关系,针对近日在网络上散播的不实谣言和恶意诽谤将保留法律追诉权。
    重点是附带的一小段采访。
    “我是易朗的母亲,亲生的。”
    “当年我退圈就是和他父亲结婚去了,不过后来因为个x不合,生活上产生许多摩擦,很遗憾的,我们的婚姻关系持续没有多久便结束了。”
    “后来我把精力投入事业,缺席了孩子最重要的成长过程,直到他参加选秀我们才相认。”
    “我不是个合格的母亲。”
    “我对不起易朗。”
    “他没有作为况蓝婕的儿子享受到什么好处,到现在反而还被人w蔑、抹黑,我……我原谅不了那些人,更原谅不了自己。”
    不到三分钟的视频,说是采访,其实也就是一个问题,加上况蓝婕几句解释。
    细看破绽很多,可美人落泪的画面太令人印象深刻,尤其况蓝婕还是娱乐圈中的天之骄女,说得多了反而容易错,这般点到为止刚刚好。
    舆论的风向一下子翻转过来。
    在况蓝婕的个人博下面,一群粉丝欢天喜地的在喊“婆婆”。
    不是没有质疑的声音,可很快就被控评控住了。
    “都联络好了?”
    薛薛问陈文华。
    男人已经没有几天前那样满面风霜,满脸憔悴的样子。一身西装笔挺,闲适的泡着咖啡,联想到才结束不久的会议,薛薛想肯定是收获的效果超出预期。
    果然,听她这样问,陈文华当即给了薛薛一个白眼。
    “……”
    端着杯子坐到薛薛对面,陈文华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浓醇到让人精神百倍的黑咖啡,然后,满意的吐出一道长气。
    磨磨唧唧的。
    在薛薛无语的凝视下,陈文华终于纡尊降贵开了金口。
    “那当然,有我出马,还怕那些杂碎什么?”
    “……”
    想到之前那连在讲电话都像在喷火的男人,没想到陈文华还不老记忆就先退化了。
    她怜悯的看着对方。
    可惜大概太含蓄了,陈文华读不懂。
    “你也不用太担心了。”
    薛薛一愣。
    “什么?”
    “你从刚才就一直在盯着手机,是担心易朗谈崩了吧?”
    没想到陈文华会注意到这点,薛薛眸色一暗,却没有故作坦然的反驳。
    毕竟,她是真的不放心。
    走到今天,薛薛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像在拆炸弹似的,照着逻辑和直觉,一根一根地把线剪了,剪完一条发现没事儿就暂时松一口气,可接着却只能更加小心,因为随着电线数量的减少,也意味着剪到错误那条线的机率越来越大。
    从十分之一、五分之一、三分之一……
    到现在,二分之一。
    谁也不知道,易朗内心的炸弹会由哪条线引爆。
    想到上辈子男人的结局,薛薛觉得心脏抽搐般地疼。
    “他并不脆弱的。”
    陈文华的声音就像打破重重云层的天光,倏忽照进薛薛被过往记忆所形塑出来的恐惧与不安包裹得密不透风的心墙。
    她抬眼看向陈文华。
    “这十年他都走过来了不是吗?”收起不正经的表情,稍作思考后,陈文华对薛薛道:“易朗和一般人不同,他不会对恶意妥协,也不会屈折在流言蜚语之下。”
    “能打败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